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良医 > 第二十五章:酒中大“人身”
    刘仁礼也怔住了,看看周恒这收徒论辈分真的不容易搞清楚,他明白周恒只是不想要师傅这个名头,想了想说道。

    “周公子既然不想当师傅,还是代替祖父收徒,也别计较辈分的事儿,就称呼师叔算了,不然真的乱了套。”

    周恒点点头,“那就按照大人说的,叫师叔吧!”

    周易安这个壮硕的汉子,扑通一下跪倒在地。

    “师叔在上,受师侄一拜!”

    周恒砸吧砸吧嘴,似乎有些草率了,也没啥拜师礼,亏了......

    “好,起来吧,我们去看看死者!”

    周易安一骨碌身爬起来,弓着身前面带路,时不常还抬起袖子擦擦眼角,瞧着是真激动了。

    绕过厅堂的游廊,来到一个狭小的房间,此处已经有几个差役,人人带着皮围裙,一条汗巾遮住口鼻。

    一进房间,那酒味儿和尸臭味道就窜鼻子,周易安递给周恒和刘仁礼两条面巾,看着那颜色,周恒是抗拒的,不过想想尸臭还是赶紧戴了起来。

    周易安挺着微突的肚子,用力吆喝道。

    “都闪开,让我师叔看一下!”

    王八之气全浮现在脸上,周恒当做视而不见,当自己的师侄,骄傲是必须的,那几人闪开身,朝着刘大人见礼。

    周恒这才看到酒缸,两人合抱的酒缸非常硕大,上面有一个木制的盖子。

    一只手臂......

    不,现在是一只仅剩骨骼的手臂悬吊在一侧,黑乎乎上面,不时有蝇虫飞起,盖子歪歪斜斜地扣在缸口。

    蹲下身子,可以看到酒缸与盖子的边缘,卡在肱骨上,骨骼表面没有很光滑,不时有液体滴落。

    酒缸下方,有一个二十公分厚的木托盘。

    托盘中间带着凹槽,将酒缸固定,边缘大于酒缸口的边缘,上面落着很多蛆壳。

    刘仁礼侧头,问道。

    “死者身份已核查?”

    周易安见何捕头未在房内,赶紧禀报道:

    “回大人,何捕头已经盘查过,死者叫魏季晨,就是这酒肆的老板。此人乃济南府人,为人甚是节俭,在清平县经商十余年,不过家人并未在清平县。至于酒肆前身是米行,原本的伙计早已在三月前辞退,新人招募了两日,只是半月前,也就是八月初三突然关门,问及隔壁铁匠他未曾听闻什么异动。”

    刘仁礼不断点头,“那铁匠一般什么时间离开铺子?”

    “一般日落关门!”

    周恒没有理会二人的问询,蹲下身子,朝周易安伸手道:

    “可有木夹子?”

    周易安递过来一个竹子的夹子,有点儿像卖油条的夹子,只是纤细一些,夹起数个蛆壳比较一番,周恒将夹子还给周易安。

    “这些蝇虫的蛆壳都是一代蛆壳,看着死者手臂已经被啃食干净,死者死亡时间在半月。”

    周易安不断点头,“这蝇虫师侄研究的不多,只知死者身边会有蛆壳,请师叔赐教,死亡时间半月是如何知晓的?”

    周恒瞥他一眼,见其已经准备了炭笔记录,站起身说道:

    “但凡有死人或者腐肉,夏日蝇虫会在一刻钟发现,并在其体内产卵,十二至二十二个时辰虫卵化为蛆虫,三至六日化为蛹,七日左右变为蝇,这里的蛹都已成了干燥的蛆壳,并且将手臂的肉啃食干净,算下来在半月时间。”

    周易安和那几人快速记录,这些知识可不是先人所知晓的,刘仁礼看向周恒。

    “周公子怎知道的如此清楚?”

    周恒瞥他一眼,“观察,儿时的观察,还有祖父的教诲!”

    “受教了!”

    周恒见几人已经记录完毕,随即一挥手。

    “掀开盖子!”

    那四人一起动手,将木盖子缓缓抬起,周易安握着木夹子按住那节枯骨。

    就在盖子被举起来的时候,周恒双眸盯着那盖子一顿。

    “将盖子立在一侧!”

    说着赶紧走过去,在盖子的边缘出现两个圆圈,一个深些另一个湿痕浅淡。

    在粘贴着一些衣袖布料的位置,出现了很多抓痕,抓痕的边缘,有深棕色的血迹。

    “你们移动过盖子?”

    周易安点点头,“是,在酒肆看到酒缸后,何捕头下令让属下等掀开检查,发现了死者浸泡在酒中,这才赶紧将酒缸一起运送会衙门。”

    周易安还算淡定,那四个人已经眼睛瞪圆,显然对周恒的判断,觉得不可思议。

    周恒踩着酒缸下方的托盘,看向酒缸内,死者仰着头瞪大了双目,脸上带着狰狞的表情张着嘴巴,并未**,也未肿胀成巨人观【1】。

    在头部左侧的颞部【2】有一处凹陷,呈长条形状,延伸到发中。

    “将人捞出来吧,那现场有何异状,是否有餐具或者木棍?”

    周易安递给周恒一张纸,上面是一幅画,虽然画得潦草不过非常的仔细,每个位置有什么,都详尽的进行了说明。

    柜台内的地上丢着一只棍子,棍子是斜着摆放的,上面有一个带着血迹的五指抓痕。

    桌子上摆着八个碟子,两个碗还有两个酒盏一个酒壶,从残羹上发现,这有鸡骨头、有鱼骨和田螺壳,各种物品的形态都有描述。

    其他到无所谓,估计这鱼周易安没见过,所以将鱼骨画了出来,周恒一看就稍微顿了顿,没想到在这里也能见到这种黄颡鱼。

    “这是黄颡鱼,肉质鲜美皮黄无麟,因为稀少很难捕获。”

    刘仁礼抻头看看,那三棱状的鱼骨,一脸的恍悟。

    “此鱼我在济南府吃过一次,并非清平县所产,多是溪流活清澈的水中才有。”

    周恒抬眼看向周易安,这图中以一楼为主,后面并未描绘,他们去了现场只能问一下了。

    “酒肆后面是何用途?”

    “后面是一个小隔间,后院有伙计的居所和库房,并无厨灶锅台。”

    周恒点点头,看来周易安知晓此问的原由。

    “楼上可查看了?”

    “楼上是居所,无恙!”

    周恒眯起双眸,看向酒缸边捞起死者的四人,说道:

    “一个异乡人在此经商,独自一人没有伙计,为人又极为节俭,接触之人的范围也小了很多,供货的酒家不会有如此待遇,邻里也不会一人赴宴,如此一桌酒席,还有这济南府才有的黄颡鱼,多半是这位来访之人带来的,送去清平县的大酒楼做了送来。”

    周恒顿了顿,环顾一圈,伸出一个手指在空中半晌,周围的几人都看向周恒,随即接着说道:

    “铁匠都未曾听闻异动,就是说酒席还有行凶都是在晚上!餐食过半,用木棒击打魏季晨的太阳穴,敲晕后将人丢弃在酒缸之中,因窒息魏季晨醒来,将缸盖抓下痕迹,不过还是被溺亡了!”

    此时尸体已经摆放在台面上,酒水不断从台面流淌下来,周恒径直走过去,看了死者太阳穴的伤处,垫着汗巾按了按,骨擦音【3】明显,从太阳穴到发际内足有十几公分的骨折凹陷。

    丢下汗巾,周恒看向刘仁礼。

    “从济南府而来,探望魏季晨,与其关系极为亲密之人,并且是单独而来,日落到访,力量甚大下手稳准狠,是男子,身高体重均在魏季晨之上,看来凶手的身份,多半是他的......至亲!”

    这番话震惊四座,单是看看死者,就分析出如此多的内容,刘仁礼的脑子已经有些死机,潜意识告诉他这不可能。

    “怎可能是至亲......”

    ————————————

    【1】巨人观:(bloated cadaver/giant cadaver),一种尸体现象。

    人死后,由于生命过程的终止,使得那些在生活状态时就寄生在人体内的**细菌,失去了人体免疫系统的控制而疯狂地滋长繁殖起来。

    这些数量惊人的**细菌可以产生出大量污绿色的**气体。这些**气体充盈在人体内。

    形成巨人观的为高度**的尸体,由于其全身软组织充满**气体,颜面肿大、眼球突出、嘴唇变大且外翻、舌尖伸出、胸腹隆起、腹壁紧胀、四肢增粗、皮肤呈污绿色、**静脉网多见,皮下组织和肌肉呈气肿状。

    有的手和足的皮肤可呈手套和袜状脱落,整个尸体肿胀膨大成巨人,难以辨认其生前容貌。这种现象称为**巨人观。

    【2】颞部:颞部是脸部上方,头部左右边头骨软组织,特指我们日常生活中俗称的太阳穴部位。

    【3】骨擦音:即骨折后伴随骨的异常活动而出现的骨折端之间的摩擦或碰撞声音,是完全骨折的特有体征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