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到地球去 > 第5章 长脚的麻袋会跑的门
    平京最繁华的地方无疑是长安大街,最嘈杂的地方无疑是草上门。

    草上门是大运河在平京的唯一码头,也是大运河的起点。

    大旻帝国开国后兴建了两大工程,一是长城,另一是大运河。

    长城横亘东西,是帝国防御北漠入侵的屏障。

    大运河贯穿南北,是帝国经济连通的命脉。

    南北方的物资交易绝大部分走的都是大运河。因此,大运河上百舸争流,千帆竞影,永远是一派繁忙景象。

    作为大运河起点又是平京城唯一码头的草上门自然最为繁忙。这里一直回荡着号子声、叫喊声、怒骂声,空气中永远充斥着汗臭味。

    在山里住惯了的陆千尘初来这里,极不适应,本欲扭头就走,可一想到扛一袋米就能挣两文钱,而两文钱就能买两个包子,还是禁不住诱惑地跟着胖工头来到一个精瘦的管事面前。

    瘦管事的叭了一口旱烟,眯眼道:“能行吗?”

    胖工头点头哈腰道:“乡下来的,虽然年龄小了点,个头矮了点,但我看他身体还结实,应该没问题!”

    陆千尘冲瘦管事的腼腆地笑了笑。

    瘦管事的眉角挑了挑,心想这孩子笑起来像个小媳妇似的,能扛得动一百来斤一袋的大米?

    胖工头连忙道:“要不让他先试试?现在正值漕运时节,人也难招,真的不行,挣不到钱,他也不会赖在这不走。”

    瘦管事的这才勉强点了点头,胖工头急忙冲一个走到跟前背着一袋大米的黑壮青年叫道:“刘三七,你带小陆一下!”

    那个叫刘三七的青年瓮声瓮气地应了声,陆千尘就乖巧地跟了过去。

    刘三七一直没说话,直到将肩上的麻袋‘吭哧吭哧’地扛上山丘一般高的粮垛后,才回头瞅了瞅陆千尘,摇头道:“你个子没有麻袋高,身子没有大米重,你看看,从船上扛袋一百来斤大米,就像爬山似的,一趟有一里多路,你能爬几趟?别到时候,钱没挣到,身子骨累散了架,可没谁同情你!”

    陆千尘笑了笑道:“真扛不动,我也不会勉强的!”

    …………

    早春的阳光温煦得很,瘦管事的抽了两袋旱烟,打了个哈欠,便懒洋洋地靠在竹躺椅上打起盹来。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瘦管事的忽然惊醒。

    惊醒他的不是高亢的号子声,也不是激烈的叫骂声,恰恰是突然地无声。就像现在有些人习惯于开着电视睡觉,电视突然卡了……突然无声,他一定会被惊醒一样。

    没有码头上这些嘈杂的声音,瘦管事的怎么也睡不着。揉了揉惺忪睡眼,瘦管事的正想问怎么回事,结果他突然瞪大了眼,张着嘴,发不出声来。

    他被眼前的一幕吓得不轻!

    就见一包麻袋,下面有双脚,从他眼前一闪而过!

    活见鬼,麻袋长脚会跑?

    瘦管事的从竹椅上蹦了起来,落地时一个趔趄,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好在胖工头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他身边,一把将他拽住。

    “有……鬼呀,麻袋怎么会跑?”瘦管事的见胖工头在身边,心稍微定了些,颤声问道。

    胖工头笑道:“管事的,看来你刚醒,大白天的哪来的鬼,那是我先头给你领来的,那个姓陆的乡下少年在背大米!”

    瘦管事的愣了会,发现远近有不少人竟停下手中活,静静地站在两旁围观。

    怪不得原本嘈杂的码头突然安静了!

    他再抬头朝粮垛看去,恰巧看见那袋长脚的麻袋,倒在粮垛顶上,露出了先头对他腼腆一笑的那个姓陆的乡下少年身形。

    “他……他背了多少袋了?”瘦管事的惊讶问道。

    “还不太清楚,但我估计有七八十袋了!”胖工头笑呵呵答道。

    瘦管事的张大了豁了门牙的嘴,半天合不拢。

    …………

    黄三一觉醒来,发现大殿里早没了陆千尘的踪影。

    他摸了一下鼻子,诡笑道:“看来,他真的去草上门挣钱去了!”

    原来昨天晚上,陆千尘就向他打听,在京城怎么挣钱最快。他当时打趣道:去长安大街乞讨或者去青楼当少爷!

    陆千尘揪了他耳朵后,他才告饶道:这两样都不愿意,那只有去草上门卖体力!

    其实他还是在促狭陆千尘,以陆千尘这么小的年纪这么小的身板,怎么可能扛得动那百十来斤的大米跑上跑下?他亲眼见过孔武有力的彪形大汉背过几趟大米,就累得像狗一样气喘吁吁。

    想象着陆千尘一文钱也没挣着,回来后一脸沮丧地表情,黄三忍不住笑道:“有必要吗?区区几十两银子,就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黄三伸伸懒腰,笑道:“待我出去,讨点银子回来,看他还瞧不起乞丐不!”

    可接着他又皱起了眉,因为他记得陆千尘昨晚警告他,这两天不能出门,虽然他现在恢复得差不多,但还见不得风,必须再静养两日。

    黄三起身活动了一下,觉得没有任何不适,嬉笑道:“唬人,哪有那么多的讲究!”

    于是他找出那身乞丐衣装换上身,朝大殿门口走去。

    道观的大门虽然紧闭着,但阳光还是透过门缝照进了大殿。

    透着阳关的大门离他并不远,黄三三步两步来到门口,伸手推门时,忽然发现推不动,再定睛一瞧,发现自己双手按在了墙壁上。

    黄三吃了一惊,退一步后,才看清他走偏了,门在他左方三尺远的地方。

    他也没多想,调整方向,再走到门口,伸手推时,讶然发现,还是推在墙壁上,而透着阳光的大门居然在他右方三尺的地方。

    黄三一激灵,大白天的,活见鬼了?门会跑?

    黄三摇了摇头,掐了掐手,确认自己很正常。

    于是他又后退几步,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大门,伸着手,朝大门摸去。

    结果他的双手还是按在墙壁上,大门又在他的左边三尺处。

    黄三额头冒出冷汗,慌不跌地跑回床边。

    道观里闹鬼?

    但他在道观住了一段时间了,深更半夜都没诡异的事发生,怎么大白天会出这样诡异的事?鬼不是不能见光的么?阳光明明从门缝照进大殿,说明外面一定阳光明媚,那就不会有鬼呀!

    黄三可不是胆小的人,否则他也不敢一人住进废道观里。

    黄三可不是没见识的人,虽然他年龄小,可在这个世上,见识比他广的人并不多。

    因此,黄三定下神后,便想到一种可能:大殿被人布了灵阵!

    那,是谁布了这座灵阵呢?

    难不成仙吏司的灵阵师寻了过来?

    不可能!如果灵阵师来过,这时候这里早就戒备森严了,外面怎会这么安静?

    黄三琢磨了半天也琢磨不透,他摇摇头。

    他一摇头,忽然想起陆千尘摇头的模样,那模样真的有点萌,萌得连他都觉得可笑可爱!

    在他不自觉地笑了笑时,一个念头忽地从他脑海中蹦出:难不成这灵阵是陆千尘布的?

    他还会灵阵?

    他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如果真是这样,这位荆州来的乡下少年就了不得了!

    小小年纪不但医术精湛,还会灵阵,大旻帝国还会有第二个这样的人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