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异明1561 > 第176章 检尸
    山海监。

    西跨院东厢廊下。

    一名膘肥体检的中年妇人,用力推开了北数第四间厢房的大门,正待抬腿跨过门槛,却忽然想起身后还有位官老爷。

    于是她忙又收住脚步,讪笑着退到了一旁。

    等那官爷跺去脚上的积雪,迈步走进厢房里,她这才亦步亦趋的跟了进去,抢前两步指着正中的浴桶道:“老爷,那妇人的尸首就在里面。”

    王守业也懒得告诉对方,这尸首其实是自己放进去的,直接冲那浴桶一努嘴道:“打开吧。”

    就见那妇人快步上前,先将浴桶顶部的盖子掀开,又解下了蒙在上面的细绸,然后捧着那细绸,小心翼翼的征询着:“老爷,可要民妇去讨盏灯笼来?这下雪阴天的,屋里也看不太清楚。”

    “不必了。”

    王守业说着,就已经凑到了那浴桶前。

    今儿是十一月初三,距离乔氏被封存在浴桶里,整整过去了十天。

    但他探头向内望去,却只见那尸首依旧是栩栩如生,仿佛是新死不久的样子。

    看来这甜水还真有福尔马林的效果。

    不对……

    王守业的目光缓缓下移,落在了乔氏微微隆起的小腹上。

    它可不仅仅只能防腐而已!

    盯着那隆起处略一犹豫,王守业就开始宽衣解带。

    这可把那妇人吓的够呛,险些把那细绸捂到自己脸上,哆哆嗦嗦的直往后退。

    “你干嘛?”

    王守业莫名其妙的横了她一眼,想想又吩咐道:“去给本官找条干毛巾来。”

    那妇人闻言如蒙大赦,惶急的奔到了门外,转身扯住左右房门,正待用力的闭拢了,忽又想起了什么,于是小心翼翼的探问道:“老爷,民妇是两刻钟后回来,还是……还是再晚些?”

    两刻钟?

    拿条毛巾用的着两刻钟?

    王守业狐疑的回头望去,见她扶着房门抖如筛糠,直带的那门板都嘎吱作响。

    这女人什么毛病?

    王守业先是有些莫名其妙,随即猛地恍然大悟,这妇人该不会以为,自己要对乔氏的尸首,做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把?!

    当下恼怒的呵斥道:“你这疯婆子乱想什么呢?!本官是要把手伸进桶里,检查她的肚子!”

    说着,他用左手扯着右袖,用力挣出了半边膀子,当着那妇人的面,换换探入了浴桶之中。

    半条胳膊甫一入水,就觉得寒彻骨髓。

    这绝对有零度以下!

    看来这浓缩甜水的冰点,要低于普通的水质。

    咬牙忍着那刺骨冰寒,将手小心翼翼的贴到乔氏小腹上,先是轻轻的附魔,紧接着有试探着按压几下。

    乔氏的小腹表面皮肉触感柔软,全然没有尸体应有的僵硬。

    而用力按压的时候,那紧致的弹性甚至还在活人之上。

    想了想,王守业又把手挪到了乔氏脸上,然而这部分的皮肉,却明显没有腹部那么柔软。

    似乎……

    那胎儿非但成功活了下来,还激发了她腹部肌肉的活性,好给胎儿的成长创造足够的空间。

    这是婴儿自身的缘故,还是浓缩甜水的功效?

    如果是甜水的功效,那为何其它部位都已经僵硬,而且失去了弹性?

    如果是胎儿造成的影响……

    这怕已经不是普通的胎儿了。

    该不会最后孕育出什么怪物来吧?

    想到这里,王守业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考虑着要不要给这间厢房增设岗哨,然后再搞些陷阱机关什么的。

    正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多搞些安保措施总是好的。

    而且如果真生出什么凶残的异种怪物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其扼杀在幼生期。

    “老……老爷。”

    正思量着,就听那妇人战战兢兢的提醒道:“您可千万……千万要保重身体,别给冻坏了。”

    保重身体?

    王守业楞了一下才晃过神来,急忙将手臂从浴桶里拔了出来,淋淋漓漓间,就觉着半边身子都已经木了,手指更是鸡爪一般不住的抽搐着。

    那妇人急忙上前帮着仔细擦拭干净,王守业又把手臂缩回了温暖的袖子里,连胳膊带手指好一通活动,这才觉得稍稍舒坦了些。

    命那妇人将浴桶原样封存好,王守业这次抄着手出了厢房。

    站在门前思量了片刻,他径自寻到了杨同书房中,将尸首的变化简单描述了一遍,然后郑重其事的吩咐道:“此事万不可轻忽大意,你与钱启商量商量,看该如何布置岗哨、机关,等拟好了章程,立刻呈给本官过目!”

    “卑职明白!”

    听他说的郑重,杨同书自然不敢怠慢,连忙躬身应了,表示一定尽快拿出切实可行的方案来。

    王守业却依旧有些不放心,再次提醒道:“若是胎儿自然最好,若是生出什么怪物异类,怕寻常手段未必制的住它——对了,把甜水胶也用上,上次拿贼的时候,咱们不就全赖此物么?”

    杨同书不疑有他,忙又连声应了,没口子的夸王守业高瞻远瞩、心细如发。

    却说从勾管值房里出来,王守业心下也是暗暗松了口气。

    他昨儿晚上下定决心,要锤炼灵魂触须的能力。

    可这东西却不是想练就能练的。

    起码得先触发护膜才成。

    佛光舍利、罗汉树倒是都能用,但这两样东西,却又无法携带出山海监。

    而在山海监里演练的话,又怕会被谁给撞破。

    思来想去,王守业就打起了甜水胶的主意。

    这东西也一样能触发护膜的。

    而且少量持有的话,还可以用瓷瓶封存起来随身携带。

    但带着甜水胶进出山海监,也是需要登记在册的,尤其之前还发生过窃盗事件。

    故而王守业刚刚才特地提醒杨同书,要在东厢房里布置上甜水胶,到时候只需打着检视尸体的名头,悄悄切一块下来即可。

    做好了铺垫。

    王守业就准备去后院巡视一番——昨儿兵部送了二十几匹淘汰的劣马来,还派了个六品主事来当监工。

    于情于理,他都该过去打个照面。

    不过刚走到半路上,就又被人拦了下来。

    却是礼部终于定下山海监官服的制式,派人过来丈量尺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