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异明1561 > 第146章 自lv
    王守业的推测并没有出错。

    那最初惊闻乔氏有孕,继而踏碎了瓦片的,正是葛长风本人。

    却说在踩碎瓦片之后,葛长风心下一惊,就有意逾墙而走。

    后来听王守业依旧与乔氏对答,貌似并未注意到那声动静,这才惊魂稍定。

    又搭着他也想知道,乔氏这次能不能接着怀孕的名义,获取王守业的同情,于是便扒在房檐上未曾及时抽身。

    哪曾想就在这时,身后突然窜出几条黑影,二话不说挺刀就剁。

    要说葛长风年轻时,乃是东厂里有数的高手,惯会高来低去的本事,可这十数年声色犬马,一身本事也不过还余下两三成而已。

    再加上对方也都是好手,以众凌寡之下,片刻间葛长风就落了下风。

    恰在此时,又听得巷子里王守业下令,让那几个外卫也统统上房。

    葛长风只当要被前后夹击,心中愈发慌乱,被人抽冷子一刀砍在肩头,只疼的闷哼一声,单刀脱手而落。

    随即几柄兵刃架将上来,便逼得他只能束手就擒。

    直到这几人用帕子堵了他嘴,挟持着他从背街离去时,葛长风这才惊觉擒下自己的,貌似并非是王守业的同伙。

    哪这伙人是从那儿冒出来的?

    又怎会出现在王家前邻屋顶?

    这些疑问尚未得到解答,眼前猛然一黑,却是有个夜行人从背后用麻袋套住了葛长风的上身,随即又反绑了他的双臂。

    再然后,他便被推推搡搡的带到了一辆马车上。

    只闻得车轮滚滚、曲折反复,也不知行出多远、行了多久。

    等到眼前重新恢复光明时,就只见身前不远处,正坐着个胡须斑白却精神矍铄的老者,两下七八人雁翅排开,个顶个的横眉立目。

    葛长风还待再看,便有人上前一把扯下了他嘴里的帕子,随即就听那老者淡淡的问:“你是什么人?”

    葛长风勉力挺起了上身,满面堆笑道:“敢问诸位是求财,还是……哎呦!”

    不等葛长风把话说完,斜下里就有人飞起一脚,直接将他踹趴倒在地,然后又用硬靴底儿卡住了他的脖颈,一边用力捻动一边骂道:“你是什么东西,也敢探咱们的底!”

    葛长风被他踩得上气不接下气,不片刻功夫就憋的面红耳赤,只得连声讨饶道:“大爷饶……饶命,小的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那人又狠踩了几下,这才气咻咻的放开了葛长风,退回了原来的所在。

    葛长风正犹豫,是该重新挺起身子,还是趴在这里装可怜,就听那老者又不咸不淡的问:“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些到底是官是贼,葛长风一时难以分辨。

    但甭管是不是官,反正和王守业不是一挂的,否则为何不敢同王守业见面,还一副夜行人装扮的潜伏在王家门外?

    想到这里,葛长风便咬牙道:“在下葛长风,原是山海监六品协守,不想……”

    老者刚听了个开头,就忍不住诧异道:“你便是那临阵脱逃的葛长风?”

    “不!”

    葛长风仰起头,满面悲愤的辩解着:“在下实是受奸人所害,才落下这等污名!”

    “奸人所害?”

    老者眉头一挑,疑惑道:“你说的可是那王守业?”

    “正是那厮!”

    葛长风用力点头:“他恨我当初曾……”

    他原本想说,王守业是恨自己曾惦记过红玉。

    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该自报家丑。

    于是急忙改口道:“他恨我当初曾得罪过他,所以到了沧州之后,就刻意把我往死路上逼,又趁我深陷险地一时脱身不得,诬告我临阵脱逃!”

    “原来如此。”

    老者微微颔首,又追问道:“那你当初是怎么得罪他的?”

    “这……”

    葛长风也来不及想别的理由,便干脆倒打一耙道:“当初他曾窥伺我的续弦妻子乔氏,几次三番欲要染指,却被我坚辞所拒,因此愤恨……”

    正说的起劲,忽听侧后方有人插口问道:“可是那今夜巷中那娇小妇人?”

    葛长风忙回头应道:“正是拙荆!”

    “那不对啊!”

    插口的汉子皱眉道:“我曾见她几次三番拦路,却都被那姓王的命人赶开了——要像你说的那样,姓王的早对她垂涎三尺,又怎会如此?”

    “这……”

    仓啷~

    葛长风只是稍稍犹豫,旁边便有人拔出刀来,森然冷笑道:“这厮说话不尽不实,留之何用?干脆杀了吧!”

    “对!杀了他!”

    “杀了这狗官……狗贼!”

    两下里一呼应,那人就提着刀直奔葛长风。

    葛长风吓得魂都飞了,急忙叫道:“壮士饶命、壮士饶命啊!小人说的都是实话,那姓王的命人赶走拙荆,实是……实是因为那姓王的喜新厌旧,早就已经玩腻了她!”

    那提刀的汉子脚步一顿,愕然道:“你不是说,当初拒绝了他么?”

    “我是拒绝了。”

    刚才那话其实是逼急了口不择言,但既然已经说出口了,葛长风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胡编:“可拙荆却畏惧他的权势,偷偷与他行了……行了那苟且之事。”

    “哈哈哈……”

    那提刀汉子哈哈一笑,嗤鼻道:“什么畏惧权势,我看是你这厮不中用,喂不饱那小浪蹄子吧?”

    众人闻言也都是哄笑不已。

    随即又有人戏谑道:“如此说来,她肚里那孩子,应该也不是你的吧?”

    “这……”

    葛长风刚一支吾,对方就故作惊诧道:“怎么,究竟是谁的孩子,连你都弄不清楚了?”

    周遭顿时又是一通哄笑。

    直到那为首的老者抬手示意,房间里才有重新恢复了安静。

    就听那老者捻须道:“你那续弦虽然与人有染,但肯三番五次上门为你求情,倒也还算有些夫妻情分。”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葛长风连忙点头道:“她当初也是为了我,才不得不向那姓王的狗贼屈服!”

    “既然如此……”

    老者身子微微前倾,盯着葛长风道:“为了你的性命着想,她应该也愿意冒些凶险吧?”

    冒些凶险?

    葛长风小心翼翼的探问道:“什么凶险?”

    老者并未开口,而是向身旁的护卫使了个眼色,那护卫躬身离去,不多时从外面捧进来个小小的药葫芦。

    老者接在手里,磕出粒红彤彤的药丸,手掌微微一倾,用中指和食指夹了,递到葛长风面前:“你只需让她将此物喂给那王守备,我保证让他亲自出面,帮你官复原职。”

    “这……”

    葛长风猜出这多半是什么慢性毒药之类的,心下就先有几分意动。

    要说他不恨王守业,那绝对是信口开河,如果能借机除掉王守业,又使得自己官复原职,岂不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可是……

    这些人让自己给王守业下毒,自然不可能仅仅只是想帮自己官复原职。

    这背后说不定有什么天大阴谋,自己要是卷进去,怕是一辈子都难以脱身!

    不过这还不是最大的问题。

    最大的问题其实是,乔氏压根和王守业没什么私情,更没有怀上他的骨肉,想要找到下毒的机会谈何容易?

    自己若是答应了,却没能做到……

    “怎么?”

    这时老者双目微微一眯,依旧是心平气和的问:“葛大人不想报仇?”

    语气虽然平淡,内里却藏着凶险。

    葛长风身子一颤,就想着不管不顾,先答应下来再说——实在不行,就让乔氏多下些本钱,到时候将十八般手段施展开了,就不信那姓王的不入套!

    可就在此时,门外忽又走进个人来,匆匆到了那老者身边,与他耳语了几句。

    老者听完之后脸色就是一沉,冷笑道:“不过是个狗奴才,竟也敢这般嚣张——去,把他带上来说话!”

    随即又伸手指了指葛长风:“先把葛大人押下去,好生‘劝一劝’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