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异明1561 > 第145章 一场只闻其声的械斗
    按说沧州那边儿准备妥当之后,就该将墨韵‘明正典刑’了。

    但王守业实在没有连夜杀人的兴致。

    于是便吩咐吕泰暂且瞒住这个消息——主要是瞒过那监斩的太监——等到明天午时三刻再行动手不迟。

    带着四名内卫,顶着满天星斗回到小巷。

    正准备下马拍门呢,冷不丁那门洞里就跳起个人来,抱着肩膀楚楚可怜的往前凑,只看那娇小的身量,王守业就知道肯定又是葛长风的续弦乔氏。

    这小妇人倒还真有点儿锲而不舍的劲头。

    王守业无奈的暗叹一声,不等乔氏开口,就先板着脸道:“我不是早就说过了么,该如何处置葛长风,朝廷自有公论,轮不到本官、更轮不到你来做主!”

    “大人!”

    面对王守业的拒人千里,那乔氏还是坚持凑到了马前,两只冻僵了的小手,姿势别扭的搭在小腹上,微微福了一福,凄楚道:“小妇人原本也不敢再来讨饶您,可……可偏偏今日诊出了喜脉……”

    咔嚓~

    话音未落,王守业就听头顶传来一声脆响,似乎是瓦片被人踩断的声音。

    他心中一动,抬头看看自家对面的宅院,随即利落的翻身下马,接着马背的遮掩,扯过个外卫耳语叮咛:“悄悄爬到对面屋顶上去,看看是不是有人在上面!”

    说完之后,他转头狐疑的打量着着乔氏,扬声道:“这和本官又有什么关系?”

    “大人!”

    乔氏双膝一软,却被王守业急忙拦了下来,她便也没再下跪,只是用手背揩着眼角啜泣道:“我们老爷虽然有错,可那也是被吓坏了,又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勾当,看在孩子的份上,您就行行好,饶过他这一回吧!”

    咔嚓、咔嚓咔嚓……

    话音未落,又是一连串的瓦片碎裂声,紧接是叮叮当当的金铁交鸣声,显然是正有人在对面屋顶上捉对厮杀。

    果然不愧是官军中的精锐,这么快就爬到屋顶上去了!

    该不会是有轻功傍身吧?

    王守业心中一喜,忙仰头呼喊道:“上面怎么回事,是不是葛长风潜伏在屋顶上?!”

    旁边乔氏听到丈夫的名姓,也忙仰头嚷道:“老爷、老爷,您在上面吗?!”

    结果上面只顾厮杀,却是半点回应也没有。

    搞什么鬼?

    就算打斗再激烈,也不至于连回话的功夫都没有吧?

    王守业正疑惑不解,忽听身旁有人尴尬道:“大人,小的……小的还没爬上去呢。”

    王守业一低头,却见面前满面惭色的,可不正是那得了吩咐的外卫么。

    他既然还在巷子里,那如今在屋顶上打斗的又是什么人?

    “都别愣着,快爬上去瞧瞧,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随着王守业一声令下,几个外卫便无头苍蝇似的四处乱转,好容易找到个容易攀爬的缩在,搭着人梯到了屋顶上,却只看到了一地碎裂的瓦片,以及主人家的破口大骂。

    这可真是奇哉怪也!

    在屋顶上默然酣斗的两伙人,究竟都是什么身份?

    他们是因为什么动起手来,又是为何一起悄然消失的?

    王守业心下是满腹疑惑。

    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先把乔氏带回家中审问——虽然不敢百分百确定,但最初踩碎瓦片的,极有可能就是潜逃多日的葛长风。

    因为除了葛长风之外,应该没谁会对因乔氏有孕一事,有那么大的反映。

    而葛长风会埋伏在屋顶上,不外乎两种可能。

    一是向寻自己报仇;二是尾随妻子来此。

    如果是前者的话倒还罢了,可要是后者的话,那或许在自己的提醒下,乔氏能想出什么蛛丝马迹来也不一定。

    对了,还有那两个一直跟在乔氏左右的内卫。

    想起那两个内卫,王守业不觉就有些纳闷,刚才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怎么也不见他们两个现身帮忙?

    跟乔氏一打听,才知道那二人似乎也受到了衙门里的消极情绪影响,最近几日明显不像之前那样尽心竭力了。

    所以今儿乔氏只是略微使了些手段,就成功的摆脱了他们。

    这些丘八可真是……

    “不对!”

    王守业突然起了疑心,盯着乔氏质问道:“你来我这里,又有什么必要非得甩掉他们?难不成在来这里之前,你还做过些什么?!”

    “不不不!”

    乔氏吓的花容失色,忙将两只莹玉也似的小手摇了又摇:“是因为他们这几日,时常说些……说些不三不四的,奴家实在不敢带着他们在外奔走。”

    两个色胚!

    就算没有懈怠之举,以后也定要用外卫太换掉他们!

    不过乔氏这话,还是显得不尽不实,既然她担心两个内卫会意图不轨,那为何不带上丫鬟婆子一起出门?

    就算没有家仆,找两个小妾陪同也成啊。

    那天王守业可瞧见了,环肥燕瘦好大一群呢。

    “大人有所不知。”

    乔氏抹泪道:“自从我家老爷出事以后,便有人撺掇奴家的继子生事,现如今家中的一切都由那逆子做主,反倒是我这个为娘的成了孤家寡人。”

    原来如此。

    怪不得她这几次都是单独一人,而且只是反复哀求,从未有贿赂邀买的意思,感情早就失去了家中的财政大权。

    而这同样也解释了她为何如此锲而不舍——如果葛长风的案子就此尘埃落定,她日后多半就要过上‘寄人篱下’的生活了。

    “大人。”

    说倒这里,乔氏便又开始哀求起来:“眼下我家老爷还只是被张榜通缉,他们就把奴家当成眼中钉肉中刺,若日后老爷要真是被重判了,我们娘俩可怎么活啊!呜呜呜……”

    这妇人说着说着,便哭了个梨花带雨婉转低吟,直引得望老汉、李伟父子在院里探头探脑。

    王守业又勉强盘问了几句,见她一直泣不成声,也只好先许下了些空头支票:“你就算想让本官出面求情,总也得先把人找着再说吧?”

    乔氏一听这话,急忙抹着眼泪追问:“大人答应要为我家老爷求情了?!”

    “先等找着他再说。”

    王守业又耍了个花枪,随即诱导道:“你仔细想想,最近身边是不是总有被人窥伺的感觉?”

    “这……”

    乔氏泪眼婆娑的想了片刻,那湿润的双颊就带了些潮红,捏着狐裘下摆不自然的避开了王守业的眼睛,嗫嚅道:“倒的确有个家丁,曾试图偷看奴家洗澡,幸亏奴家警觉的早,才没让他得逞。”

    “我不是问这个!”

    王守业无语道:“我是说,你有没有一种感觉,就好像葛长风一直在你身边?”

    乔氏低头想了想,又怯声反问:“做梦的时候算吗?”

    王守业:“……”

    这可真是对牛弹琴!

    罢了,还是明儿寻那两个内卫过来,再仔细盘问一遍吧。

    【状态不好,有点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