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异明1561 > 第143章 ‘姐夫’与小舅子
    虽然都是性别男、爱好女的纯爷们,但看到陆景承策马而来,王守业和麻贵还是禁不住生出惊艳之感。

    人们常用‘仿佛从画里走出的XX’,来形容一些俊男靓女。

    而这位却仿佛将周遭的人和物,全部融入了画中,沦为一副动态背景板。

    总之,这是个自带焦点效应的男人。

    如果是在影视剧里的话,或许还会自带BGM。

    话说……

    他方才好像自称是陆景承?

    当初那藏头露尾,试图和自己尽心私下交流的帷帽男,貌似就叫做陆景承来着。

    想到这里,王守业心中顿时警惕起来,原本他还以为这陆景承,是原主当初结交的朋友。

    可看对方这风采气度,又岂是一个泥瓦匠能高攀上的?

    因想的多了,王守业便没能第一时间开口,反倒是旁边的麻贵皱眉问道:“陆公子拦住我二人的去路,不知究竟有何贵干?”

    “两位不要误会。

    陆景承飒然一笑,随即甩蹬下马,撩起衣襟下摆,亮出了个铜制的腰牌:“景承是锦衣卫百户,如今在宫内当值——今儿是为了送同僚离京赴任,不想却与王守备巧遇。”

    原来是护卫宫廷的‘大汉将军’,怪不得生如此相貌堂堂。

    不对!

    即便是在讲求仪表相貌的大汉将军里,这厮应该也称得上是门面担当了。

    这时陆景承又拱手一礼道:“实不相瞒,近来听闻王守备沧州除妖的事迹,在下便对王守备仰慕不已,今日恰巧道左相逢,一时忍不住上前相认,失礼之处,还请王守备多多见谅。”

    呵呵~

    这瞎话倒还编的似模似样。

    可惜却在关键地方露了马脚。

    王守业在马上颔首还礼,随即悠悠问道:“却不知陆百户,是如何认出王某的?”

    既然之前只是听闻过自己的事迹,眼下又是在路旁巧遇,他又怎能一眼就认出自己?

    却听陆景承不慌不忙的答道:“前几日在严府时,我就曾经见过王守备一面,只是当时琐事缠身,实在不便上前见礼。”

    顿了顿,又解释道:“其实早在数月之前,景承就听说过王守备的名字了——曾被您从北镇抚司救出的严昊然,正是景承的姐夫。”

    这竟是严鸿亟的小舅子?!

    那他前几日藏头露尾的,又是为了哪般?

    正百思不得其解,那陆景承便歉意的向麻贵陪笑道:“景承有几句话,想单独同王守备聊一聊,这位大人能否……”

    麻贵立刻看向了王守业。

    王守业犹豫半晌,还是好奇这严鸿亟的小舅子,究竟找自己有什么事儿。

    而且……

    就算白莲教的人有意对自己出手,应该也不会找这么扎眼的货色吧?

    因此他便也翻身下马,向麻贵道:“崇秩兄先行一步,我随后就到。”

    麻贵点头应了,这才领着属于他四名外卫,向着城门前的一众将官行去。

    而王守业则是就近找了个茶摊,甩出二十几个大子儿清了场,又让四名外卫两下里把手,算是腾出了一个并不怎么私密的私密空间。

    再加上是隔桌对坐,就算这陆景承是个冒牌货,想要突袭王守业也没那么容易。

    不过等到落座之后,陆景承还是给了他一记‘突袭’,而且是直戳心窝,让人措不及防的那种。

    “姐夫。”

    就听他压着嗓子,嬉笑道:“想跟你说点事儿,可真是够费劲的!”

    姐……

    姐夫是什么鬼?

    他不是严鸿亟的小舅子么,为什么管自己叫姐夫?

    难道说他还有个姐姐,准备和自己攀亲事?

    不对……

    要真是那样,就更不会没头没尾的叫什么姐夫了。

    王守业愕然之余,猛然想起了当初去严府上香时,遇到的古怪丫鬟。

    难道又是误会?

    可这丫鬟误会一回,亲弟弟又误会一回,总不能全都是空穴来风吧?

    难道说严鸿亟的老婆,真对自己有什么‘非分之想’?

    可咱爷们虽然说不上丑怪,但也就是一般大众脸,最多比寻常人生的雄壮些,远不到能招蜂引蝶的程度。

    不过……

    王守业下示意的看了看陆景承,从小守着这么个帅惨了的亲弟弟,因而审美观产生了扭曲,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毕竟再帅,也帅不过自家弟弟。

    而那陆氏眼下虽还不是寡妇,却和守活寡没什么区别,长期欲求不满,口味会偏向‘量足份大’的实惠型,也在情理之中。

    所以说……

    她或许就好这一口!

    想到这里,王守业就忍不住心生得意。

    那毕竟是严世蕃的儿媳,称得起是豪门贵妇,却对自己芳心暗许……

    等等!

    她这先是被丫鬟察觉,然后又被弟弟探知,再这么发展下去,岂不是要弄得尽人皆知了?!

    “姐夫?”

    这时陆景承见他久久无言,面色变幻不定,忍不住疑惑的唤了他一声。

    “别别别!”

    王守业这才晃过神来,忙摇头道:“你大概是误会了什么,我与令姐从未见过,更未曾谈婚论嫁,那里就当得起什么姐夫之称?”

    从未见过?

    那为什么当初在玉茗面前,能一口道破姐姐的随身饰品?

    这便宜姐夫忒也谨慎了!

    陆景承白眼一翻,无奈道:“姐夫,你不愿意承认也没关系,但看在我姐姐面上,你可不能不管我。”

    这还赖上自己了!

    可自己能帮他什么?

    难不成他家里闹鬼,想让自己上门驱邪?

    王守业试探着问:“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我想调到山海监去!”

    蛤?!

    王守业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眼下山海监里局势动荡,许多人都挖空心思想要调回锦衣卫呢,这偏偏还遇到上赶着的!

    而且为达目的,还不惜拿自家姐姐阴私说事儿。

    这时陆景承又道:“自从和小阁老闹翻之后,成国公的人就开始变本加厉的排挤我们陆家,我是实在受不得这夹板气了——姐夫,你可一定得帮这个忙!”

    按说成国公虽然和严家闹翻了,也还不至于如此对待严鸿亟的小舅子吧?

    就算成国公有意,他手下那些人,难道还敢往死里得罪严家的亲戚?

    等等!

    “你姓陆?不知和忠诚伯是什么关系?”

    “文明公,正是景承的伯父。”

    这就说得通了。

    成国公一系正在加紧清除陆系旧臣,再加上和严世蕃父子闹翻了,对陆景承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话说……

    自己到底应不应该帮他?

    按理说是应该拒绝的。

    毕竟自己和那严陆氏毫无干系,最多也就是隔着窗户瞄了几眼,即便对方因此芳心暗许,那也不是自己卖她面子的理由。

    然而……

    这厮要是心怀怨愤之余,不小心传出什么风言风语,届时自己可未必能掰扯的清。

    这特娘的,被人暗恋也有罪了!

    还是先稳住他吧。

    “山海监可不是我王某人说了算。”

    王守业正色道:“再者,山海监是干什么的,你应该也有所耳闻,真要调过来,那可就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随时都有可能……”

    “我不怕危险!”

    陆景承猛地提高了嗓音,惹得四名外卫齐齐望来,他忙又压着嗓子道:“姐夫,我只怕被投闲置散,不能重新广大陆氏门楣!”

    这还想在山海监里,完成家族的伟大复兴是怎么滴?

    “容我先考虑考虑吧。”

    王守业说着,又郑重叮咛道:“你以后别乱叫,令姐和我真没什么关系。”

    最好叫你姐姐也别胡思乱想!

    “我懂、我懂!”

    陆景承亢奋的点头道:“那姐夫,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这一口一个姐夫的,懂你妹……不,懂你姐啊!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