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异明1561 > 第141章 为盟主‘风雨→花香’加更(5/5)
    这突然诞生的‘仙丹’,虽然受到了多方质疑,但还是被当作一等一的大事,直接由李芳奏报给了皇帝。

    不久之后,其余几名与山海监签约的炼丹道人,也纷纷赶到了衙门里,对这新出炉的仙丹或褒或贬莫衷一是。

    都是京城有名的高道,争论起来出了旁征博引,竟也不乏污言秽语。

    等到道录司也派了人来,就更是争的面红耳赤。

    直到午后不久。

    嘉靖皇帝派了人来,将张道士连同他那仙丹一并接回宫中,这场混战才算是告一段落。

    这些对王守业来说,其实没什么影响。

    真正让他不爽的,是钦差除了接走张道士之外,还把那火劫晶给封存了,说是在仙丹事件调查清楚之前,任何人都不许碰触。

    亏自己刚想出个绝赞的好主意!

    正在值房里腹诽不已,就见沈长福斜肩谄媚的从外面进来,先和麻贵、吕泰等人见了礼,然后挨挨蹭蹭的挪到了王守业面前,讪笑道:“大人,卑职已经把那龙虎山的蒋老道请来了,您看是不是……”

    莫说张道士已经被带去宫里了,就算没被带走,凭他膨胀到目空一切的架势,也绝不可能再配合山海监,去装神弄鬼吓唬犯人。

    所以王守业特地让沈长福,去外面请了位‘专业’人士——龙虎山【伪】蒋道爷,修的是五雷正法,干的是坑蒙拐骗。

    这样的角儿才好拿捏,要是不肯卖力演出,或者不小心演砸了,直接就能送去顺天府法办。

    此事听说主要演员已经到位了,王守业不咸不淡‘嗯’了一声,起身向外便走。

    沈长福急忙紧倒腾几步,抢在他前面把棉帘高高挑起。

    王守业撇了他一眼,依旧没说什么,微微低头步出了门外。

    之前他也曾盘算过,要不要干脆想法子,把这沈长福给撤换掉。

    可这样做,一来显得自己心胸气度不足;二来么,像沈长福这样没胆量、没智商、没背景的三无人员,在山海监里其实属于稀缺资源。

    要是把他换掉,甭管是换成冯佑,还是外戚出身的刘彬,貌似都未必会对自己俯首帖耳。

    当然,王守业也绝不会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就这么轻飘飘的放过他。

    先晾着吧。

    等以后腾出空来,再想想该怎么处置他。

    却说王守业到了西跨院,同那蒋道爷把事情简单说了,那原本吓到魂不附体的蒋道爷,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当下连忙拍着胸脯,保证完成官爷交代给自己的任务。

    王守业又带着他实地排演了两回,发现这货倒是个不怯场的主儿——话说回来,容易怯场的人貌似也做不了骗子。

    再加上是本色演出,他很快就进入了状态。

    眼见天色也已经不早了,王守业便下令正式开始今天的审问。

    临时设置的审讯室,同样是一件柴房——也不知到那位赵尚书,在家里搞这么多柴房干嘛。

    而要审讯的对象,则是在之前严刑拷打时,反抗最为激烈的年轻贼人。

    被蒙着眼带到柴房,绑在木桩上之后,那年轻贼人不出意外,又开始破口大骂起来。

    等到除去眼前的布条,发现屋里摆着的不是各种刑具,而是一座法坛之后,他就禁不住有些愣神。

    而这时,在王守业等人的簇拥下,那蒋道爷也架势十足的登场了。

    就见他大步流星的走到了那法坛前,手掐真诀念念有词的抽出桃木剑,冲着那年轻贼人一指,喝道:“呔!你便是那冥顽不灵的逆贼么?!”

    年轻贼人在莫名其妙之余,又隐隐显出些不安来,犹豫半晌,既没有开口搭话,也没有出言辱骂。

    这时沈长福适时上前,恭声道:“道爷,就是此人没错,请您速速施法吧!”

    “哼!”

    蒋道爷冷哼一声,挥舞着手中的桃木剑,猛地抓起一把豆子,撒在了屋子正中。

    劈哩啪啦!

    就只见他豆子落地后,登时激起了无数雷光电闪,一时直晃众人两眼发花。

    那年轻贼人见此情景,也不禁惊的瞠目结舌。

    这下王守业也放心了,显然对方并没有探听到,关于雷劫青砖的消息——主要是这东西一直放在厢房里,除了西跨院里一部分内卫之外,就没多少人知道了。

    只听得蒋道爷又傲然道:“大人请放心,我这五雷噬心咒最是玄妙不过,只消对面不是释教弟子,管教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年轻贼人听到这里先是一惊,继而却悄悄松了口气。

    沈长福又适时问道:“道爷,那对方要是个和尚呢?难道你这法术就不管用了?”

    “哼!”

    蒋道爷冷哼一声,照着王守业给的台词阴森冷笑道:“我这五雷噬心咒专克释教之人,若普通人中了,只会浑身麻痹,并不会因此丢了性命,可若是释门之人中了此咒,非但性命难保,死后还要被罪业纠缠,永远入不得轮回!”

    “还有这等事?”

    沈长福露出惊愕之色,随即啧啧叹道:“和尚们修的就是来世,您这倒好,连来世也都一并给毁了。”

    跟着,又向那年轻贼人道:“幸亏你不是和尚,否则……”

    “拦住他!”

    话说到一半,王守业就见那年轻贼人猛地张大了嘴,似乎有嚼舌自尽的意思,于是急忙大喝一声。

    早就预备在左右的内卫,立刻出手捏住了那年轻贼人的下巴,然后将个特制的嚼头塞进了他嘴里。

    这嚼头只是阻止他嚼舌自尽,说话却是并无大碍。

    王守业这才松下心来,回头向蒋道爷道:“事不宜迟,请道爷速速施法!”

    “大人稍安勿躁,且看贫道的手段!”

    蒋道爷口中念念有词,全身颤抖着使了几个身段,忽地抓起桌上的铜尊,猛地往那贼人身前一泼。

    滋滋……

    随着那浑浊的液体落地,一道道电弧便不断的延伸扩散开来。

    虽然离着那些水迹还有些距离,但年轻贼人的双腿,却已经有了麻麻触电感,而且那股酥麻,还在快速的向周身扩散。

    这种从未有过的感受,以及魂魄不入轮回的恐惧感,让年轻贼人再也保持不住强装出来的镇定,脱口嚷道:“弥勒佛下生,佑我真身!”

    这口号……

    果然是白莲教!

    “你说什么?!”

    只听到‘弥勒佛下生’五个字,沈长福就亢奋的大叫起来。

    和王守业不同,他可没想到对方竟然会是白莲教。

    而以朝廷对白莲教匪的痛恨与重视,这无疑是大功一件!

    沈长福因此亢奋不已,但那年轻贼人吃这一吼,反倒又沉默起来。

    “事到如今,你这贼厮难道还想隐瞒?!”

    沈长福厉声喝问着,不由分说抢到近前,就要去扯那贼人的衣领。

    然而他虽然避过了雷劫青砖,却在激动之下,不小心靠近了那地上的水迹。

    噼啪~

    就听得一声爆响,沈长福被炸起三尺高,一头撞进了那年轻贼人怀里,与他抖做了一团。

    这货……

    不会就就这么挂掉吧?

    【五更搞定,寒号鸟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