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异明1561 > 第134章 赵全
    一个两个的,怎么都这么高效?

    王守业满腹狐疑的到了东跨院议事堂,听戴志超把情报简单叙述了一遍,这才知道他其实并没有查到,和贼人有直接关系的线索。

    而是通过北镇抚司的相关档案,发现了一些极有可能是作案动机的讯息。

    根据北镇抚司的档案记录,打从八月底开始,民间一直就有传闻,说今年北方之所以大熟,都是因为有佛光舍利庇佑的缘故。

    而朝廷明明知道真相,却因为皇帝一贯崇道抑佛,所以非但不愿承认此事,反而将佛祖的功劳栽在了自己头上。

    一些僧人和狂信徒,对这本末倒置的谣言十分笃信,私下里颇多抱怨,甚至有诽谤朝廷诋毁嘉靖的言辞。

    锦衣卫也正是因这些诽谤诋毁,才暗中对此事进行了持续追查,准备收集到一定程度之后,再具本上奏。

    今儿戴志超去北镇抚司求援,说起贼人的动机不明来,就有人想到这上面,于是翻出了过往的记录任其查阅。

    戴志超看完之后如获至宝,急忙赶回山海监,向白常启做出了汇报。

    这么说来,那些人都是狂信徒?

    听完前因后果,王守业沉吟半晌,也觉得这在相当程度上,能够解释赛威等人甘冒奇险,来盗取佛光舍利的原因。

    但是……

    他又总觉得似乎还欠缺了些什么。

    譬如说,就算那赛威是狂信徒,他身边的护院、打手,难道也都是狂信徒不成?

    偏偏这几个年轻的狂信徒,还都是神箭手……

    “会不会是白莲教的人?!”

    这时忽听周吴晟开口道:“要说无法无天、藐视朝廷的佛教徒,普天之下恐怕非白莲教莫属了!”

    白莲教?

    听到这个鼎鼎大名的造反组织,王守业顿时精神一震。

    对啊!

    白莲教既是佛教狂信徒,又有着鼎定天下的意图,会对传闻中能庇佑天下的佛宝神器,产生窥伺之心,简直再正常不了。

    佛光舍利真要落到白莲教手里,既能借此打击朝廷,又能提升白莲教自身的威望和实力,称得上是一举两得。

    这已经足够让他们铤而走险了。

    而这一来也能够解释,那几个年轻人为何愿意铤而走险,被抓之后还满腔怨愤——多半都是些和朝廷有血仇的白莲遗孤。

    至于高超的箭术么……

    也或许他们是想用来刺杀朝廷要员?

    “或许……”

    这时又听白常启沉吟道:“这还不是一般的白莲剿匪。”

    不是一般的白莲教匪?

    这又是什么意思?

    王守业正满心疑惑,身旁麻贵突然失声叫道:“难道是赵全的人?!”

    跟着,他又重重一拍大腿,亢奋道:“是了、是了!那几个小崽子的箭术,多半就是在草原上练出来的!”

    赵全?

    草原?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看周围有一多半人在点头,王守业正犹豫着要不要先不懂装懂,等散会之后再问个究竟。

    就听白常启吩咐道:“麻守备,你久在边镇,对赵全应是十分熟悉才对,不如就由你来介绍一下此人的平生事迹吧。”

    “卑职遵命!”

    麻贵起身应了,便滔滔不绝的说起了这赵全的平生事迹。

    这赵全本是雁北地区的白莲教头目,嘉靖三十三年正月,当地官府查知此事,就准备要调集人手将其一网成擒。

    熟料风声走漏,赵全直接带着数以千计的白莲教匪越过边境,投奔了土默特蒙古部的俺答。

    据说因赵全治好了俺答的腿疾,一度颇受俺答的礼遇。

    而此后俺答数次挥军南下侵扰,这赵全所部的白莲教匪都有出力。

    这些人仗着本就是汉人,经常作为前驱探马,侦查边塞各地的兵力部署情况,甚至还曾几次里应外合,引蒙古人入城烧杀劫掠。

    故此边镇的军民提起此人,都是咬牙切齿恨之入骨。

    而在这一次次的劫掠中,赵全所属的白莲教势力,也迅速膨胀到了上万之众。

    身为汉人,自然不惯居无定所。

    于是在土默特内部,便渐渐形成了以汉人为主的固定聚落。

    当时土默特部落里,许多人对此颇有微词。

    赵全生怕引来祸患,便蛊惑俺答在汉人聚居处建了一座城池,名为板升城,并准备将其当做俺答称帝的所在。

    不过还没等俺答称帝,大同总兵刘汉就于去秋天攻陷了板升城,并将其付之一炬。

    赵全也因此失了宠信。

    因为土默特部里许多人,都认为是白莲教督造的不得法,才使得板升城轻易被汉人攻陷,以致白白损失了大笔的财物。

    说到这里,麻贵正色道:“如果真是赵全的人所为,多半是想把佛光舍利献给俺答,好重新换回俺答的宠信。”

    “这无耻的东西!“

    戴志超闻言,忍不住骂道:“若今年北地大熟,真是那佛光舍利带来的,他将这舍利带去俺答那里,岂不是害了无数的百姓?!亏这狗贼也是人生父母养的,却丧心病狂到如此地步!”

    王守业也跟着骂了几句,随即正色道:“大人,真要是那赵全指使的,怕未必会就此退缩——您看是不是调些外卫,提升一下衙门里的防务?”

    白常启点了点头,又道:“白莲教一贯睚眦必报,诸位家中也该做些提防才是——这样吧,先调一百五十名外卫进城,一百人填充弥补衙门的疏漏之处,余者暂时充作协守、经历以上官员的亲随。”

    听这一说,王守业倒有些提心吊胆了。

    自家老汉前些日子早出晚归不说,这两天又满世界找房子,真要被白莲教的人盯上……

    不成!

    得给家里下个禁足令,除了自己和赵奎之外,旁人一概不得轻易外出——即便非要出去,也必须有人护卫才行。

    就连厨娘买来的食物,也要经过验毒之后再吃。

    却说此后众人又商议了一番,为了确定是否白莲教所为,决定继续和北镇抚司通力合作,透过潜伏在土默特部的细作侦查此事。

    另一面,则是尝试旁敲侧击,从几个俘虏身上进行验证。

    说来也巧,刚提到那几个俘虏,就有人飞马来报,说是赛威的妻子已经在家中服毒自尽了。

    至于他的独生子,则是不知去向——据赛威府上的下人声称,少爷已经有半个月没露面了。

    这下用老弱妇孺的逼供的想法,是彻底破产了。

    不过王守业反倒因此松了口气。

    毕竟这年头的逼供方式——尤其是对女人的逼供方式,基本只能用‘生不如死’来形容。

    下令杀几个罪囚,又或是墨韵那样,为一己私欲坑害百姓的,王守业倒没什么心理障碍。

    但这祸及妻儿么……

    “王守备。”

    偏这时白常启又点名道:“审问犯人的事儿,怕还要你多废废心。”

    得~

    到头来还是没躲过去!

    【三更完毕,明天继续三更,给盟主补上……话说我都给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