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异明1561 > 第129章 邀买人心
    夜色茫茫,王守业的骑术又稀烂无比,这沿途之上自然不敢提速。

    等回到家中已是亥时过半【22:00】,王守业原想着回后院简单洗漱一番,就直接睡下,等明儿一早再跟老汉讨论买房的事儿。

    谁承想还没进家门,就见那客厅里灯火通明的——向开门的李高一扫听,果然是来了客人。

    来的不是别个,真是李成梁父子。

    见是他们两个,王守业心下就已经有了猜测。

    等分宾主落座之后,问起他父子二人的来意,果不其然,正是为了李如松入职山海监一事。

    今儿兵部出了通告,李成梁成功补上了正四品开原卫参将,只等十五号集体受封之后,就可以走马上任了。

    这对李成梁来说,原本是天大的喜事儿。

    毕竟他今年都三十有六了,半辈子心心念念的就是继承祖业。

    可偏偏除了他自己任命之外,那榜上还有李如松的名字——积功,实授山海监都事。

    要搁在以前,李成梁说不定会为儿子高兴自豪,可自打弄清楚这山海监,竟是要和神神鬼鬼的事情打交道,他就拿定主意要敬而远之了。

    “贤弟。”

    李成梁搓着手,有些拘束的讪笑着:“孩子还小,你看是不是先让他跟着我历练几年,再放出来当差比较合适?”

    虽然已经实授了四品,但李成梁在王守业面前,可半点不敢托大。

    如今这京城上下,谁不知道山海监是皇帝心头肉?谁不知道王守备是简在帝心的主儿?

    “唉。”

    王守业装腔作势的叹了口气,无奈道:“这多半是白监正的意思,昨儿洗尘宴上,监正大人就对如松青睐有加——也是我思量不周,若当时坚持不带松儿去沧州,就不会有这事了。”

    “不不不!”

    听王守业满口自责,李成梁忙道:“这怎么能怪贤弟你呢,当时明明是我的主意。”

    顿了顿,又赔笑探问道:“那这事儿还有没有转圜的余地?”

    “不好说。”

    王守业摇头道:“辞肯定是能辞掉的,可就怕白监正心下不喜——汝契兄大概还不知道吧?眼下白监正在严府守灵,听说二三品的尚书侍郎们登门祭拜,都是由他出面支应着。”

    嘶……

    李成梁闻言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这意味着白监正,已经成了严家最信重的亲信之一,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代表严家父子的意志。

    这要真被他记恨上,都不用亲自出面,只要在京城歪一歪嘴,自己在开原卫怕就难以安生的了。

    不!

    说不定连袭爵的事儿,都有可能直接黄掉!

    “那……那……”

    李成梁苦着一张脸,再不敢说拒绝的事儿,却又怕儿子就此交代了,当真是进退维谷左右为难。

    “汝契兄。”

    王守业这时拍着胸脯道:“你要是信得过我,就先把松儿留在京城,有兄弟照应着,指定不会让他轻易犯险。”

    李如松站在父亲身后,已经憋了老半天,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了,昂首挺胸道:“义父,孩儿不怕危险!”

    “你插什么嘴?!”

    李成梁回头瞪了一眼,顺势起身拱手道:“那就只能麻烦贤弟了。”

    两人有说了几句家长里短,因天色实在太晚了,李成梁便识趣主动告辞离开。

    王守业一直把他们父子送到了胡同。

    临上车的时候,李成梁又想起个事儿来,转头道:“那二百两银子,等我在开原卫站稳了脚,就托人送……”

    “诶!”

    王守业故作不悦的把脸一沉:“什么银子不银子的,全当是我给孩子的见面礼了!”

    “这怎么使得……”

    “怎么使不得?”

    王守业正色道:“汝契兄此去是要做一番事业的,若因为苛敛银子坏了名声,岂不是我的罪过?”

    说着,他把手一扬,不容置疑的道:“连崇秩兄那二百两你也别惦记了,等过几日我让点齐了银子,让如松给他送去就是了。”

    “这……这……”

    李成梁一时感动的都有些哽咽了,此时再要推辞反倒显得矫情,故而他郑重一礼,慨然道:“大恩不言谢!日后贤弟若有用到我处,李成梁万死不辞!”

    依依惜别。

    好容易送走了李家父子,王守业转头回了胡同里,刚迈过门槛,就见那门洞里影影绰绰站着个人。

    王守业初时还以为是李高,张嘴就骂道:“你小子还不去睡觉,戳这儿……”

    “说谁小子呢?”

    对面一还嘴,王守业才发现原来是自家老汉。

    于是忙讪笑道:“是爹你啊,我以为李高呢——您怎么还没睡下?”

    “这不是为了等你么。”

    老汉说着,倒背着双手径自往客厅行去。

    王守业还以为他要进门详谈呢,紧赶几步过去把帘子挑开,一回头却发现老汉蹲门前在了台阶上。

    “爹,里面暖和些。”

    “就几句话,再说坐着那木头疙瘩,我这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不知道价钱的时候,您不也坐的挺踏实么?

    王守业没奈何,也只好折回来蹲在了他身边,听老汉讲了今儿看房的经过。

    絮絮叨叨一大堆,总结起来就俩字:忒贵!

    “嗐!”

    王守业听完之后,忍不住翻白眼道:“我寻思您这半夜三更不睡觉,为的什么呢——不就是银子么?您捡着好的给他们买就是了,银子的事儿不用操心!”

    豪气来源于底气。

    这次去沧州王守业苛敛足有一千多两银子,其中大半是离开沧州时,当地士绅送的‘别敬’。

    当时王守业也曾犹豫该不该首,但张四维表示这是官场上的常例,不要白不要。

    还有五百两,则是漷县张家托李高转送的——估计是看王守业的官职翻着番往上涨,怕当初那二百两‘不够意思’,所以又送了五百两给他。

    这笔银子要拒收的话,估计张汝原、张汝济兄弟俩,就该整日提心吊胆了。

    这又让人于心何忍?

    于是王守业也只能勉为其难的笑纳了。

    总之,有这一千多两银子打底,王守业自然是硬气的紧——反正老汉也不可能去买那三四进的大宅子。

    同老汉分开之后。

    王守业才终于得了功夫,会后院洗漱安歇。

    不过这里外里一耽搁,就已经过了子正【24:00】,他躺床上翻来覆去的,反而睡不着了。

    你说这娇杏也是的。

    昨儿那锲而不舍的,今儿怎么就没动静了呢?

    孤枕难眠。

    后半夜好容易才迷糊过去,睡了也还不到半个时辰,就突然被人给推搡醒了。

    王守业浑浑噩噩的自床上坐起,看看还在不住呼唤自己的娇杏,那气就不打一处来。

    你说早盼她来,她不来,偏自己刚睡踏实了,她就跑来闹妖!

    正待张嘴呵斥,忽听娇杏急切道:“快起来啊老爷,衙门里闹贼了!”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