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异明1561 > 第120章 贪生怕死莫入此门
    十月初十,山海监门外。

    虽然这次沧州之行,连来带去也不过十余日光景,但王守业站在台阶底下,仰望着那门楣上高悬的匾额,却不禁生出了恍如隔世之感。

    “王守备。”

    正自感慨不已,忽听得吕泰在身后喜道:“监正大人出来迎接咱们了!”

    低头看去,就见一席绯红官袍的白常启打头,后面山海监的大小官员几乎悉数出迎。

    见是这等阵仗,王守业怎敢怠慢?

    忙紧赶几步跨过门槛,将众官吏堵在了门洞里,躬身见礼道:“卑职惶恐,不敢当监正大人如此礼遇!”

    白常启上前一把将他搀起,哈哈笑道:“你若还当不得,这山海监里还有何人当得起?”

    佛光舍利受损的消息,应该早就通传回来了,可怎得白常启却是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

    王守业心下疑惑,又真心实意的惭然道:“卑职疏忽大意情敌冒进,以致损兵折将……”

    “唉~!”

    白常启抬手止住了王守业的自责,正色道:“这种事谁能苛求万全?你此去为天下除一大害,于朝廷便是有功无过!”

    “可毕竟死了那么多人……”

    “此言差矣!”

    白常启再次截住了他的话头,挥袖道:“便太平年间,边塞之地死于胡虏之手的官军百姓,又何止上百?我等直面鬼神,其中的凶险诡谲远在在军阵之上,若没有矢志报国、舍身忘死的决心,这山海关岂不形同虚设?!”

    说着,他顺势转身面向一众官吏,慨然扬声:“借着今日,我白伯伦不妨把话说明白些,谁要存了贪生怕死的心思,就趁早调离山海监,免得误了卿卿性命!”

    众官吏便真有贪生怕死的,此时又哪敢表露出来?

    当即在李芳的率领下,齐齐拱手喝道:“吾等为朝廷、为陛下、为苍生,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眼见此情此景,王守业脑中忽地灵光一闪,两步跨到李芳身侧,高声道:“壮哉斯言!以卑职愚见,不妨在门外竖一石碑,上书‘贪生怕死莫入此门’,如此既能警示后人,亦可申明我山海监上下精忠报国之志!”

    “好、好、好,正该如此行事!”

    白常启闻言连道了三个‘好’字,李芳也是满面的慷慨激昂之色,冲着王守业连连点头不已。

    这二人一个背负着幸臣小丑之名,一个是阉宦出身,对这种打着大义旗号的扬名之举,最是热衷不过了。

    等三言两语定下此事,又拟在那石碑两侧,篆刻山海监为国捐躯之人的名姓。

    众人这才逐渐散去,最后只余下王守业随在白常启身旁,一起到了西跨院堂屋正厅。

    分宾主落座之后,白常启因那石碑一事,而激动不已的心情才渐渐平息,于是一面命人奉上香茗,一面细问王守业在沧州府的见闻经历。

    待说到佛光舍利与那妖印两败俱伤,致使舍利威能受损时,王守业便又急忙起身告罪。

    白常启对此却是云淡风轻的很,笑着摆手道:“区区身外之物,如何能与一城百姓的安危相提并论?”

    顿了顿,又道:“其实这几日有关于妖印的消息,在朝中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此事对朝局的影响之深,怕还远在僧道渡劫之上!”

    其实这也不难想象。

    僧道渡劫再怎么神奇,也是旁人之事,但官印却是朝廷威权的象征之一,更是每个朝廷命官不可或缺的必备工具。

    而这次官印成妖,反噬其主的事情一出,便意味着每一位官员,都有可能会直面妖邪!

    面对此情此景,满朝文武自然无法继续装聋作哑掩耳盗铃。

    近几日里,关于神鬼妖魔魑魅魍魉的讨论声喧嚣尘上,作为相关部门的山海监,自也被人频频提及。

    常驻宫外的李芳,甚至一连数日被招入宫中,接受嘉靖皇帝的垂询。

    而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正是白常启梦寐以求的!

    对他而言,只要能得到朝廷、士林的认可,佛光舍利即便完全坏掉,便也算不得什么损失了。

    简单介绍完朝中的舆论动态,白常启又把话头拉了回来,微倾着身子询问道:“听你方才所说,那李如松颇立了些功劳,可本官在随员名录里,却怎得未曾查到他的名姓?”

    王守业略一犹豫,便把李如松的出身来历细说分明,然后又添油加醋的将其大加褒赞。

    这次沧州之行,让他愈发坚定了将李如松留在身边的想法。

    如果能借机替李如松在山海监里讨个差事,届时非但公私两便,李成梁那边儿也不好推辞拒绝。

    白常启听了他的极力吹捧,显然也有些意动,但却并没有明确表态,只是叮嘱王守业,次日午时的洗尘宴,不妨将李如松一并请来。

    瞧这意思,应该是要亲眼相看相看。

    眼见该问的都已经问清楚了,白常启又交代王守业抓紧时间,将此中细节具本成章,以备宫中垂问之后,便有意要端茶送客。

    王守业忙拱手道:“大人,卑职还有一事要向您禀明——当日我路过漷县时,偶闻得……”

    提前得知了消息,却隐瞒不报的事实,自然是不能吐露的。

    因此王守业便声称,自己是路过漷县的时候,偶然听苏知县提起弃婴一案,因此起了疑心,并顺势指派赵奎留下来追查究竟。

    “岂有此理!”

    当听得赵奎在通州,发现了十具赤果尸首时,白常启愤然拍案而起,倒负双手在厅内来回踱了两圈,又不容置疑的道:“此事你不用管了,本官这就剧本上奏,务令通州官府查明此案!”

    瞧他方才那义愤填膺的,王守业还以为他要亲自彻查此案呢——看来他应该也已经意识到,这背后藏着巨大的利益牵扯。

    心下略有些失望,却也知道趋吉避凶是人之常情,强求白常启追查到底,纯属是痴人说梦。

    唉~

    说到底还是自己权柄不够。

    否则何须顾及那个、指望这个的,一门心思追查到底就是了。

    嗯……

    也不知裕王府那边儿,究竟能不能搭上线儿——毕竟想要一举登上高位,从龙之功无疑是最佳选择。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