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异明1561 > 第115章 沧州行【十四】
    【那两章终于解封了】

    州衙门外,满地狼藉。

    数十只火把将一名衙役团团围住,直将他周身映的分毫毕现。

    “嗝嗝嗝嗝嗝……”

    但见这衙役直挺挺的躺在地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打着嗝,中间连一丝喘息的机会都没有,不多时一张老脸就憋的紫茄子仿佛。

    初时捂在胸口的双手,开始在胸膛上狠命的捶打。

    初时紧紧绷直的双腿,开始在雪地里不住的踢动。

    到了后来,他甚至不住的昂起头,将后脑勺狠狠往地上磕砸,想要借此抵消窒息带来的痛苦。

    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随着时间奔流不返的推移,那连绵不断的打嗝声变得越来越虚弱,挥舞踢动的手足,也软绵绵的垂了下来,直至再无一丝生息传出……

    当啷~

    在一片死寂之中,也不知是谁撒手丢掉了手里的兵刃,仓皇的尖叫着:“不干了、不干了!这差事老子不干了!”

    他边喊着,边用力搡开身边的同僚,跌跌撞撞的奔出了圈外。

    眼见这人转瞬间就奔出了十数步远,人群中不由得骚动起来,几乎一多半的衙役都有些跃跃欲试。

    “红玉,拦下他!”

    这时忽听得圈外有人一声低喝,紧接着羽箭破空,咄的一声钉在了逃跑之人身前。

    与此同时,王守业冷森森的言语,也清晰的传遍了全场:“从现在开始,城中官吏敢擅离职守者,皆以临阵逃脱论处——杀、无、赦!”

    话音未落,身边的山海卫便都刀出鞘箭上弦,甚至还有人架起了三杆鸟铳,那虎视眈眈的架势,让衙役们连大气都不敢乱喘一声。

    企图逃走了衙役见状,战战兢兢的往回退了几步,发现无人上前阻止,便忙一溜儿小跑着混入人群,悄没声的捡起了地上的兵刃。

    这时王守业再次扬声道:“既然吃了这碗公门饭,关键时刻就别想往后缩——就算想辞了差事,也先给老子熬过这一关再说!”

    顿了顿,他又道:“自即日起,连同本官在内,城内所有官吏分成三班轮值,逾期不至者、擅离职守者,皆以临阵脱逃论处!”

    说到这里,他顺手指了指那衙役横尸处:“待会儿就在这儿搭一座帐篷,我和项大人、马大人轮流在里面值守!”

    这话一出,后面项文山、马兴毅顿时吓的面无人色,有心上前同商讨一二,可看王守业那杀气腾腾的架势,终究还是没敢张嘴。

    反之,那些衙役们心中的怨气,却是顷刻间散去不少——这给我冲和跟我冲之间,区别可不是一星半点。

    成功止住了这场溃散。王守业又命葛长风带人收敛尸身,然后寻了几个当事人,细问方才的情形。

    等听说那官印冲出门外,并非是有意要逃走,而是专门前来寻仇的,王守业心中就打了个突兀。

    下意识的看向赵红玉,只见她身量拔的笔直,瓜子脸上写满坚毅,那眉宇间透出的英气,更是远超以往任何时候。

    她该不会是想……

    “……宋老蔫被它在腿肚子上撞了一下,踉跄着瘫倒在地上,那官印精才转头回了衙门里,临进门还笑了几声呢!”

    听到这番花,王守业一时也顾不得红玉了,连忙追问道:“它真的掉头了?那是正面,那是背面,你们可曾看清楚?”

    “这……”

    班头韩光被问的哑口无言,连忙抬手给了自己一记耳光,讪讪道:“小人随口胡说而已,那官印精是直接回了衙门,好像没有什么前后之分。”

    “以后禀报事情,不要加那么多没用的形容词!”

    王守业没好气的呵斥了一声,随即便陷入了沉思当中。

    好半晌,他才断然下令道:“吕泰,吩咐下去,让召集来的丁壮各自回家歇息吧。”

    吕泰闻言一愣,忙拱手道:“大人?!这怕是……”

    王守业抬手止住了他的话,扬声道:“我原本以为哪东西虽然邪性,却是个胆怯的,多半不会主动伤人——然而现在看来……去吧,把民壮全部遣散。”

    吕泰虽觉不妥,但见王守业执意如此,还是乖乖的依命而行,不多时,衙门四周便响起欢呼雀跃之声。

    不到两刻钟的功夫,映红了半边城郭的篝火,便统统被积雪掩盖,空荡荡的长街上,也只余下一众官吏差役。

    眼见衙役们各自寻来材料,开始在衙门口搭设帐篷,王守业悄悄屏退了左右,将红玉单独带到了一旁。

    “老爷。”

    还不得王守业开口,红玉便先一步开口探问:“您是不是觉得那官印精,不会轻易离开衙门,所以才下令遣散民壮?”

    “也许是离不开,也许是舍不得,要是后者,就更不能逼得太紧了——当然,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体恤百姓。”

    王守业随口答了,忽地脸色一沉:“你方才在想什么?难不成是想以身犯险,引那官印精入套?”

    如果那官印精真会记仇的话,除了曾用铁锹扣住它的衙役之外,最能吸引仇恨的应该就是红玉了。

    赵红玉倒没否认,微微颔首道:“等老爷准备好万全之策,我便诱它出来……”

    “不行!”

    王守业断然否定了她的提议,沉声道:“那些驱邪除妖的偏方,眼下都试的差不多了,哪还有什么万全之策?待会儿我让马兴毅给你在城门外找个落脚处,等佛光舍利到了,你再跟着一起进城!”

    说着,就待将马兴毅请过来说话。

    “老爷!”

    红玉去急忙拦住了他,忧心忡忡的道:“那鬼东西寻不见我,若找到老爷头上……”

    “放心,我自有分寸!”

    王守业止住她的话头,又抬头看了看天色,道:“这眼见天也快亮了,到时候我命人到大牢里,找些罪大恶极的犯人进行搜索,只要让他们预先吸引仇恨,想来撑过这几日还是不成问题的。”

    听说是要拿罪囚做挡箭牌、替死鬼,红玉这才勉强应允了,但仍是有些放心不下。

    千叮咛万嘱咐的,王守业被烦的狠了,干脆又道:“到时我再让如松弄柄大铁锤防身,真要是被那官印精找上门来,一锤砸扁了它就是!”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