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异明1561 > 第113章 沧州行【十二】
    【忘记说了,被屏蔽的沧州行八,我修改后合并到沧州行九了,没看过的可以去补一下。】

    那黄澄澄的物事的跳出木盒,稳当当落在了铁锹上,赫然正是一方铜印。

    这铜印分量显然不轻,直压的锹头猛然向下一坠,木盒失去平衡,当即掉到了地上。

    但那官印却仿佛黏在铁锹上一般,非但没有滑落,反而顺着铲柄飞快的攀附而上。

    “快闪开!”

    红玉高声娇叱,顺势甩开了王守业,自肩头扯下猎弓想要进行远程支援。

    但官印攀附的速度实在太快,而那擎着铁锹的衙役,又惊的瞠目结舌,完全忘了要闪避。

    啪~

    眼见要触及那衙役,那官印忽地一个小跳,不偏不倚的砸在了那衙役的手背上。

    “哎呦!”

    那衙役痛呼一声,这才急忙丢掉手中的铁锹,同时狠命的一甩手腕,意图抖落官印。

    那官印被他抛出道弧线,翻滚着落到了地上,然后又像个特大号的甲虫一样,贴地向书房左侧的院墙爬去。

    “拦下……”

    王守业刚要呼喊,耳旁就传来弓弦响动,一支利箭电射而出,咄~的一声钉在了官印的逃跑路线上。

    那官印猝不及防撞在上面,将箭杆压的向后弯折,但却终究没能撞断箭杆,反而被弹的倒退回来。

    啪~

    也就在这当口,斜下里有个衙役大步赶上去,一铁锹将那官印扣在了下面。

    “逮着了、逮着了!”

    “压紧他,别让它逃了!”

    “这特娘官印竟还成精了!”

    众人松了口气的同时,气氛也陡然活跃起来。

    拿着长柄兵刃的,都忙凑上去帮手,也顺带分润些功劳;手持单刀的一时寻不到名目,又担心凑得太近会惹上麻烦,便留在外圈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有个衙役见最初将官印铲出来的赵五,还呆愣愣的站在原地,便上前在他肩膀上一拍,打趣道:“老五,你这回可是……”

    那风凉话刚说到半截,他脸上的笑容却骤然凝固了。

    盖因他这轻轻一拍,赵五的右肩竟然就软趴趴的垮了下来,连同左臂缓缓滑出了袖筒,吧唧~一声摊在地上。

    但只见黄套红、红套白,皮肉血骨一环圈一环的,直似在地上用油墨重彩画了个靶子!

    “啊!!!”

    见此情景,嘲讽赵五的衙役不由得放声尖叫,踉跄着向后倒退着。

    赵五似是被这尖叫声惊动了,缓缓转过头来,那五官溶解扭曲的样子,若让王守业瞧见了,肯定会想到一副世界名画:呐喊。

    但赵五并没有喊,甚至连出声都做不到,因为他转头的同时,脖子就被拧成了皱巴巴的麻花。

    等扭到九十度,赵五的脑袋突然向前一倾,直接顺着肩膀滚了下去。

    吧唧~

    约莫是因为高度不同,这脑袋落在地上,就如同从高处打翻了一桶油漆,直溅的方圆丈许尽是红白之物。

    扑通~

    赵五的无头尸身随之倒地,烂软粘稠的肉身自袖口、裤腿缓缓淌出。

    “啊!!!”

    更多的尖叫声,在人群中蔓延开来。

    那扣着官印的铁锹、长枪,也都不约而同的颤抖着!

    “不想死的,就千万别放手!”

    王守业一声低吼,同时死死扣住红玉的手腕,不让她往那官印身前凑。

    “怎么回事?!”

    然而话音未落,人群中骤然爆起一声尖叫:“这……这怎么变成石头了?!”

    “真是块石头!官印哪儿去了?!”

    “我方才明明死死压住了!”

    一众衙役尽皆哗然,却是那活蹦乱跳的官印,不知何时竟然化作了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

    王守业忙又提醒道:“先别急着放开,也或许……”

    他是担心,那官印是用了什么障眼法。

    然而还不等说完,有又衙役叫道:“在那儿呢,已经跑到西墙根儿底下了!”

    这是……

    替身术?

    这回可没谁再敢追上去了,一个个眼瞅着那官印无视地球引力,飙车蜗牛似的爬上了墙头,然后纵身一跃,消失在忙忙夜色之中。

    “大人,这……”

    吕泰看看地上那具可怖的尸首,惶恐道:“咱们怎么办?要不要去……去把它搜出来?”

    “这大晚上的怎么搜?”

    王守业一咬牙,扬声下令道:“所有人即刻撤出州衙!”

    “全撤出去?”

    吕泰虽然也不想留在这里,与那恐怖的官印斗智斗勇,但听王守业果断下令撤退,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他迟疑道:“此物玄奇至极,上面若知道咱们就这么放弃了,怕是……”

    “谁说要放弃了?”

    王守业横了他一眼,压着嗓子道:“咱们先退出去,免得打草惊蛇,然后召集城内青壮,将这衙门团团围住,先撑到天亮再设说!”

    吕泰一琢磨,这的确是当下最佳的应对方式。

    毕竟眼下乌漆嘛黑的,想要找到一方活蹦乱跳,翻墙过院如履平地的官印,怕是比大海捞针还难。

    再说真要逼急了,让这官印逃出州衙,再想找到它就更难了。

    当然,也有可能它眼下就已经逃走了。

    不过这是最坏的设想,在没有确定之前,还是要先假定依旧留在衙门里。

    想到这里,吕泰又请示道:“大人,要不要宣布暂时封口?不然被城中青壮知道……”

    “出去再说也不迟。”

    王守业打断了他的话,拉着红玉缓缓后退,到了月亮门前,这才转身向外走去。

    “老爷。”

    出门之后,红玉也悄声问道:“您是怕被那官印听到?”

    “嗯。”

    王守业微微颔首。

    若之前听到的童稚笑声,真是那方官印发出来的,这玩意儿很可能已经有了相当的智慧。

    笑声?

    王守业心中一动,示意红玉搀扶着自己前行,然后闭上眼睛侧耳倾听。

    片刻之后,一股熟悉的凉意涌向双耳,与此同时,方圆十数丈内的动静,也都巨细无遗的纳入耳中。

    “嘻嘻……”

    其中果然也有哪童稚的笑声!

    显然它就藏在这附近不远处。

    王守业心下稍一犹豫,还是放弃了立刻进行追捕的念头。

    主要是仓促之间,也准备什么对应之策,即便能抓到那官印,也奈何不得它的替身之术。

    “吕司务。”

    想到对应之策,王守业招手将吕泰唤了过来,耳语道:“派人去内衙大堂,让如松带上徐怀志、墨韵,还有哪些克制僵尸的物件一并撤离!”

    顿了顿,王守业又道:“另外,八百里加急传讯京城,请吕大人速速派人将佛光舍利送到沧州来!”

    【呃,给盟主加更失败,再次推到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