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异明1561 > 第84章 全城热潮
    从白常启那儿出来。

    王守业原是想喊上麻贵,直接去酒楼赴宴来着,谁知到了值房门口一招呼,应声迎出来却是沈长福。

    却原来那一大锅‘甜水’,熬到眼下终于是熬干了。

    因王守业早有交代,所以即便临近散衙,沈长福还是急忙赶来禀报。

    同麻贵交代了一声,随着沈长福匆匆赶到西跨院里,就见那架在墙角的大锅里,依旧是热气腾腾的,显然是刚熄火没多久。

    凑上去探头向锅里张望,发现锅底正躺着块乳白色半透明的胶状物,薄薄的约莫有煎鸡蛋大小。

    王守业向看守灶台的锦衣卫,讨来翻炒用的长柄铁铲,小心翼翼的把那胶状物铲起,想要凑近了细瞧究竟。

    可刚把东西从锅里捞出来,一股浓烈的腥甜气息就直冲鼻孔,只呛的王守业两眼发黑,脚下发软踉跄,险些害的他一头栽进锅里。

    嗡~

    关键时刻,又是那护膜及时做出反应,让王守业再次逃过了一劫。

    话说……

    貌似只要启动了清明灵目,这主动防沉迷的功能,貌似就不起作用了——看来在无法确定安全与否的状况之下,这清明灵目还是要尽量少用为妙。

    将铁铲连同那胶质物,一并丢回铁锅里,又命人打了井水连饮带洗,好容易那股腥甜味儿才散了个干净。

    王守业没敢再去捞那胶质物,而是唤过负责看守灶台的锦衣卫,询问他在烧水的时候,可曾出现什么异状。

    那锦衣卫听王守业问起异状,当下连忙点头道:“还真有些古怪!起初熬煮的时候,还有甜味儿传出来,后来反倒渐渐变淡了——小人奇怪,就趴在锅沿上仔细嗅,结果那锅里甜的呦,真真儿腻死个人!”

    “可古怪的是,只要不趴在锅沿上,就又一点甜味儿都闻不到了。”

    也亏得他是上午嗅的,要是下午的话,说不准儿连命都得搭进去。

    王守业听完这番话,围着那简易灶台来回转了三圈,见那锅怎么看都普普通通,不似有半点神异之处。

    显然锁住味道不外泄的,应该是这‘甜水’本身的功效。

    虽然不明白是什么原理,但至少可以确定,它在熬煮过程之中,并不会对周边造成影响。

    重新抄起长柄铁铲,王守业可没敢把那胶质物捞出来,而是试着用铲子,从中间将其剖成了两半。

    这Q弹的触感,倒有点像是软糖。

    内里也不见有什么杂质,整体呈鲜嫩的乳白状,若非刚才已经嗅到了它腥甜的味道,看上去还挺能刺激味蕾的。

    拨弄着观察了几下,王守业又再次丢开铁铲,转头吩咐道:“用铲子把它搅碎了,想法喂给那些畜生吃——记得到时候带个口罩,尽量不要去嗅它散发出来的味道。”

    见沈长福虽然唯唯诺诺,却似乎并未太当作一回事,王守业就又补了句:“这东西的气味似乎有毒,刚才本官就险些被毒晕过去。”

    沈长福这才郑重起来,随即却又小心请示道:“大人,这一次喂多少合适?”

    王守业看看那铁锅的大小,又在心里粗略估量了一下,这才道:“循序渐进吧,先从一粒米大小开始喂,喂上三次没有异状的话,再把用量翻倍——这些怕不够用,你让人再架几口锅,明儿多熬出些来。”

    这胶状物散发出的腥甜,既然能引动护膜,那它本身必然也存在神异之处。

    不过这东西的神异之处,也未必就能通过喂食家禽家畜显现出来,但王守业一时之间,也还没想出别的测试方法,因此暂时也就只能因循旧例了。

    …………

    给沈长福铺排好任务。

    王守业就折回东跨院里,喊上麻贵一起离开了衙门。

    因是私事,不好动用衙门里的马匹、车辆,王守业自己又没置办代步的坐骑。

    好在约定的地方离着不远,两人干脆安步当车,沿着大市街一路向东,赶奔朝阳门左近的翠云楼。

    虽说王守业每日早晚,也都是步行往返于家和衙门之间,但一来公务繁忙,二来又惦念着那罗汉符篆,以至于行色匆匆无心旁顾。

    今儿得了周吴晟的提醒,王守业沿途仔细观察,发现这城中果然已经掀起了修仙求道、参禅礼佛的狂潮。

    那路旁的书店,不是写着某某佛经收清,就是标着那本经注来了新货。

    进进出出的文人士子,手里捧着的不是道家九大典籍,就是佛门的三藏十二部,间或还有些神神鬼鬼的白话。

    就连茶楼酒肆里的说书人,一多半讲的也都是些成仙得道的故事,少部分干脆诵读起了佛道两家的典籍。

    其实单单只是僧道渡劫的事儿,也未必就能引起这么大的风浪。

    主要还是这大半年来祥瑞迭出,以及前些日子肆虐京城的鬼指病,让京城的百姓对鬼神之说,愈发的笃信不疑。

    有了这些铺垫,再加上张国彦意外乱入,当众使出了起死回生的‘仙法’,也难怪会引来全民热潮。

    眼见王守业一直在留意街头巷尾,那些痴迷仙佛的狂热之徒,麻贵忍不住忧心忡忡道:“老弟,你说满街都在学佛论道,下回再有个什么节的,会不会一下子死上不少人?”

    咦?

    这倒真是个大问题!

    嘉靖年间京城的常住人口高达百万,没‘本地户口’的四方之民,数量也在百万之上。

    别往多了说,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渡劫几率,那也是数百人的死伤。

    如果是千分之一……

    而届时收集遗蜕,搜寻渡劫成功者的南渡,又有十倍百倍的增加,期间难免会有流落民间的……

    这事儿必须做到防微杜渐!

    可究竟该怎么做呢,难道要以官方的名义,禁止民间谈佛论道?

    和麻贵探讨了几句,却始终没个章程可言,于是王守业干脆建议他,在明天的晨会上提起此事,看张四维等人能否想出解决之道。

    说话间,就见那翠云楼的幌子在前面不远处迎风招展,同样招展的,还有二楼阳台上几条白生生的胳膊。

    啧~

    看来今儿喝的还是花酒。

    王守业的目光,正在那些白胳膊上打转,就听的前面有人爽朗大笑:“崇秩老弟,你可算是来了!”

    王守业忙循声望去,就见个身量不高的圆脸汉子,正快步迎上前来。

    呃~

    这李成梁的颜值,貌似比想象中差了不少。

    【还有两更,第三更估计要过12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