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异明1561 > 第60章 穷则兼济天下,达则独善其身
    “茶能明目、茶能明目!”

    在门前的台阶上,用昨晚上泡的碧螺春搓揉好眼睛,王守业摸索着回到屋里,拿帕子狠狠揩了几把。

    重新睁开眼睛,看着四下里空荡荡的,他心下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别扭。

    果然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才刚被伺候了半个多月,就已经不习惯自己打理一切了。

    好在这孤单的日子,也不会持续太久。

    话说……

    等纳了赵红玉过门,自己是不是该再雇个老妈子什么的,负责洗洗涮涮之类的杂务?

    不然把那暖玉也似的小手磨糙了,岂不凭空少掉许多情趣?

    想着些有的没的,王守业草草挽了个发髻,用懒收网胡乱拢住,又戴了顶软翅纱巾,走到那撑着飞鱼服的衣架前,他犹豫了好半晌,最终还是从衣柜里翻出了套便服换上。

    赴严家的喜宴,穿东厂的番服忒也寒酸了;可要穿飞鱼服去,又总觉得有些招摇。

    还是穿一身便服吧。

    收拾齐整了推门而出,就见李高正在院子里,热锅蚂蚁似的来回乱窜。

    既是要去赴私宴,王守业也就没打算支使那些锦衣卫,而是准备让马彪赶车来着。

    可昨儿李高却主动找上门来,死活要跟着去长长见识,王守业实在推托不过,也就只好应允了。

    “我的哥哎,你可算是出来了!”

    一见王守业自门里出来,李高立刻两眼放光的迎了上来,碎碎念道:“我昨儿晚上翻来覆去就没睡踏实,着急上火的牙都肿了,早上那泡尿齁黄齁黄……”

    “你小子能不能少说点儿废话!”

    王守业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径自大步流星的出了院门,李高急忙也颠颠的跟了上去。

    两人先去了王老汉和李伟住的小院道别,然后才赶着租来的马车出了赵府。

    眼下那鬼指病已经在京城绝迹,骨粉的驱邪效果又不能持久,这大门外自然早不复当初的门庭若市了。

    但每日里来求药的人还是络绎不绝。

    就不知等上架收费之后,还能留下多少人捧场。

    话说……

    这两日里,河间府也陆续送了一批病人过来——那沈师爷在河间府,也曾传染过一些人。

    可奇怪的是,这鬼指病在河间府传播的速度、甚至于发病速度,都要远远低于京城。

    京城人患病后,平均两天就会长出一截鬼指,河间人却要十来天的功夫,因此京城都闹出一波大疫了,河间府才刚死了十几个体弱多病的主儿。

    要说气候环境,两边也差不了多少,按说不该有如此大的差别才对。

    是这病来京城后‘水土不服’了,还是另有别的原因?

    或许应该让朝廷,派人去河间府好生调查一下,如果能找出致病的源头就更好了,说不准就能再增加一件封印物。

    马车逆着人流,缓缓驶出了大市东街,王守业的思绪也越飘越远。

    先是从鬼指病跳到了封印物,又从封印物想起了新衙门,最后又从新衙门,拓展到了自己未来的道路。

    最初刚穿越过来的时候,王守业给自己规划的道路,是先致富然而攀附权贵。

    后来发现自己所处的世界,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他就又开始纠结,是该求田问舍还是寻仙仿道。

    直到最近,王守业才终于找到了明确的答案:

    穷,则兼济天下;达,则独善其身。

    这倒不是故意要和别人反着来,他所谓的‘达’,指的是伟力归于自身,也就是灵气复苏文里常见的那种,个人能力凌驾于大多数凡俗力量之上。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王守业到了新衙门,最重要的事儿就是先损公肥私,利用职务之便,尽快增强自己的实力。

    凭着穿越者的见识和附带的金手指,再以官方力量为后盾,他以后不说是天下无敌,起码混个第一梯队,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

    至于这‘穷’么,则要细分成两种情况。

    一是个人力量有限,所有人【包括王守业在内】都无法凌驾于集体之上;二是伟力归于别人,个体实力【不包括王守业】能够凌驾于集体之上。

    前者还好说,如果是后者的话,王守业恐怕就只能依托于官方力量,尽量设法平衡凡人与异人之间的差距,维持固有的社会体系。

    毕竟一旦固有秩序土崩瓦解,进入到灵气复苏里常见的混乱阶段,个体力量不够强大的人,多半就只能沦为炮灰了。

    所以才说是:穷,则兼济天下;达,则独善其身。

    当然,如果出现最后那种局面的话,王守业肯定也会借助官方势力,收编些善良守序阵营的异人,创立一个类似复仇者联盟的组织。

    咦~

    这么算起来,自己岂不是成了黑光头尼克佛瑞?

    呃……

    不对!

    自己就算以后没啥大发展,起码也有个金手指打底,应该是类似美国队长的角色才对。

    这么一想,王守业心里顿时舒坦多了。

    书不赘言。

    因是中午才开宴,王守业以为自己一早出发,来的就算是够早了,可到了严府左近,才发现那道路两旁旁早就停满了马车、轿子。

    但这里面有一多半人,其实都没有资格参加今天的喜宴,最多也就只能在门外随个份子,甚至都未必能换来严府家奴半句好话。

    但他们依旧是趋之若鹜。

    甚至能把车停的离门近些,都自觉是莫大的荣耀,顶着沙尘谈笑风生的时候,那嗓音都比别人大些。

    严家父子权势之盛,由此可见一斑。

    而眼见于此,李高立刻放缓了车速。

    但这并非是为了避让旁人——那些小官小吏、巨商大贾们,也不敢堵塞严府门前的街道。

    就见他放缓车速之后,一手扯着缰绳、一手从怀里摸出那张烫金的喜帖,状似悠闲的扇着风,一双眸子却是滴溜溜乱转,将两旁官吏商贾们艳羡的表情尽收眼底。

    心里那爽利劲儿,直似是偷吃了人参果一般!

    要不是怕王守业等急了,他真有心一直把车赶到对面街口,然后再来个巡回表演。

    等到了严府门前,李高才收了小人得志的嘴脸,跳下车陪着笑递上了喜帖。

    严府的门房验看之后,见是第二等的帖子,便喊来豪奴将马车引进了府门——若是第三等的帖子,就只有被邀请宾客能进去了。

    随着引路的豪奴,来到一处宽敞的院落里,就见里面早停了二十几辆马车。

    李高将车赶到空位上,这才请往王守业下了车。

    “请大人随我去客厅落座。”

    严府的家奴向王守业躬身一礼,随即又补充道:“等邻近中午时,尊仆自然有人会来照应。”

    李高来之前还特意带了干粮,却不想这喜宴也又自己一份,当下喜的是抓耳挠腮。

    这厮该不会偷走严府的杯子,拿回家炫耀吧?

    王守业也懒得理会他,正准备跟着那豪奴离开停车场,忽然发现斜前方不远处,正有人在探头探脑的打量自己。

    定睛细瞧,却竟是冯保的弟弟冯佑。

    【呃,貌似低估了自己的手残,今天怕是三更不了,明天再试试吧O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