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异明1561 > 第55章 施药
    经反复测试。

    骨粉经佛光舍利照射六个时辰之后,根据患者病情轻重、年龄、体型,约服用两分至一钱的剂量,即可在一刻钟内令鬼指自行脱落。

    且因整体过程不适感较轻,除了少不更事的童子之外,均无需旁人照应。

    嘉靖四十年八月十五。

    天不亮,急于控制城内疫情,好将功赎罪的顺天府,就调派人手走街串巷,将朝廷已有驱邪治病的法子,并且从即日起,开始在思诚坊大市东街免费施药的消息,传递到千家万户。

    经过一上午的发酵,至正午时,在赵文华旧宅门前排队的民众,已经多达数千之众,几乎把半条街塞的水泄不通。

    其实这里面倒有一多半人并未染病,防着中秋节不过,跑来这赵府门外,也只是想提前领些药回去,做到有备无患罢了。

    门前台阶上。

    身穿东厂制服的高世良,粗略记录下对面妇人的名姓、户籍,然后回头舀了一勺骨粉,隔着桌子倒进那妇人的布口袋里。

    台阶下面的锦衣卫小校见状,立刻扬声呼喊:

    “下一个!”

    一个消瘦的汉子听到招呼,忙点头哈腰的上了台阶,没口子的谢着恩:‘多谢官爷、多谢朝廷活命之恩!”

    高世良却没有理会他,拿帕子揩去额头的汗水,起身自顾自到了柳泉身旁,压着嗓子抱怨道:“柳百户,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反正那药还多的很,要不你去和王百户说说,再增设些施药的人手。”

    眼下这长街之上,负责维持秩序的衙役、锦衣卫,足有三四百人之多。

    但负责施药救人的,却只有子字颗的葛长风、朱炳忠、柳泉、高世良四人,也无怪乎高世良会口出怨言。

    可柳泉听到这话,却立刻回头冲他翻了个白眼:“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放着这么多人不用,只让咱们几个人来施药,就是为了给东厂扬名!”

    “上面怕是都巴不得,这药一直施到月底去呢,你现在提议增派人手,不是自讨没趣么?”

    说完,见高世良嘴里唯唯诺诺,脸上却依旧挂着不满之色。

    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柳泉无奈的叹了口气,又压着嗓子道:“再说了,这对你来说,可也是天大的好事儿。”

    “好事儿?”

    高世良闻言眉头紧皱,不忿的嘟囔道:“我家里十几口子嗷嗷待哺……”

    “我说的就是这个!”

    柳泉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然后向府门内一努嘴:“你瞧那小子……”

    高世良顺势望去,就见李高背着个面口袋,鬼鬼祟祟的到了门洞里,将左手拇指、食指往嘴里一塞,打了个响亮的呼哨。

    当下就有几个锦衣卫、衙役迎了上来,将他围在当中好一番推搡争抢,等在散开的时候,那原本满满当当的面口袋,就变得空空如也。

    这是……

    “他们在、在倒卖灵药?!怪不得让咱们记录姓名,不准百姓私自转卖呢!”

    高世良险些怒喝一声。

    柳泉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压着嗓子道:“这大几千人,总有不愿意排队的主儿——放心,晚上分钱的时候,肯定少不了咱们那一份。”

    顿了顿,又戏谑的望着他:“怎么样,现在你还嫌不嫌慢?”

    高世良两眼烁烁放光,抿着嘴道:“要不……咱们再故意拖延拖延?”

    “可别!上面还想赚名声呢,你别这时候自找没趣。”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却说就在高世良干劲十足,重新开始发药的同时。

    刚领着赵奎、马彪,从内院运出一批骨粉的王守业,也接到了赵红玉的检举揭发。

    说是上午的时候,李伟就找到了负责看守骨粉的赵红玉,言称在门口被街坊撞见了,实在推脱不过,只好答应帮着讨些灵药,直接送到坊里分发。

    毕竟是王守业的师叔。

    赵红玉自然不好驳他的面子,于是就先分了一袋予他。

    谁曾想没过多久,李伟就又跑来讨要,说是那一袋不够街坊分用。

    如此再三,赵红玉不由得心下起疑,暗中调查了一番,才知道李家父子竟将那骨粉交由锦衣卫、衙役们,转卖给了外面的百姓。

    听完这番话,王守业也是无语的紧。

    这李家父子俩,还真是生财有道啊!

    但他却知道,这事儿既然已经扯上了外面的衙役、锦衣卫,倒不好直接踢爆出来——毕竟接下来还要指望他们维持秩序。

    而见他蹙眉沉吟,赵红玉反倒宽慰道:“其实这等事,原就难以禁绝——当初在漷县时,家父又何尝不是如此?”

    顿了顿,她又建议道:“不如咱们敞开了供应这‘灵药’,百姓人人有份无需久等,他们这买卖自然也就做不下去了。”

    显然后面这话,其实才是她真正要说的,前面不过是个由头罢了。

    对她,王守业自不好拿出东厂需要借此‘扬名立万’,以便尽快恢复元气的理由。

    略作沉吟,就一本正经的道:“我不肯放开了施药,自然有我的道理,一来太过容易得到的东西,人们往往就不会珍惜;二来么,这骨粉早晚是要作价发卖的,若一时滥发太多反而不美。”

    “作价发卖?”

    赵红玉闻言很是诧异。

    “没错。”

    王守业点头道:“既然知道朝廷有驱邪的灵药,往后少不了还会有人登门讨要,我有意请朝廷常设施药之处,低价向民间发售。”

    “这样一来可以避免,‘灵药’沦为达官贵人的禁脔,甚至囤积居奇借以敛财;二来也能好为新衙门自筹些银两——毕竟眼下成立新衙门最大的阻力,就在户部身上。”

    赵红玉听完这番话,又默然了半晌,才终于释然了笑了起来,两只杏核眼亮闪闪的盯着王守业道:“还是王大哥你看的长久。”

    可算是又忽悠过去了。

    不过方才这番急中生智,倒还真想出了条长久的财路。

    王守业心下暗暗松了口气,又怕赵红玉还有别的问题,于是主动问道:“那最开始拿出来的骨……灵药,药效有没有变化?”

    这就是‘见多识广’带来的好处。

    他虽然也是头一回炮制出‘衍生物’,可游戏、里见的多了,所以打从一开始,就考虑到了时效性的问题。

    所以第一袋被确定有效果的骨粉,除了用来给最初的那些病人、秀才驱邪之外,就一直留作测试之用。

    每隔两刻钟,都会找一个病情相差仿佛的患者,进行同等计量的药效测试。

    而听王守业问起此事,赵红玉立刻翻出了记录,逐行逐字的念道:“午时六刻,测试两指者三人、三指者一人,时常与之前仿佛,期间并无异状。”

    “嗯。”

    王守业交代道:“继续试下去,如果发现药效有减退的迹象,就立刻通知顺天府的人,让他们把这消息广而告之。”

    赵红玉郑重的应了,正待再说些什么,却忽见王老汉自外面走了进来。

    两人忙迎了上去,一左一右的搀扶住他。

    “爹,您老不再跨院里养病,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我这不是都好了么。”

    王老汉今儿的气色,倒的确比昨儿强出不少,可说是红光满面。

    就见他手舞足蹈的道:“儿啊,我这几天一直提心吊胆的,可今儿却踏实了——积德啊,你这是积了大德了!以后这官儿,咱们坐的是心安理得!”

    眼见老汉满口的因果报应,王守业和赵红玉相视一笑,就待扶着他去旁边坐下。

    谁知外面忽又闯进个锦衣卫小校,上气不接下气的禀报道:

    “王百户,内阁召见,让您即可进宫!”

    【今儿就一更,另:老丈人病危水米不进,已经买好了长明灯啥的,真要是人没了,近几天就只能先保底一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