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异明1561 > 第54章 除疫【下】
    也难怪考生们愤愤不平。

    他们非但和之前压来的病人一样,上身赤条条的未着寸缕,双臂还被反剪着绑在背后。

    因是刚刚被过了病气,那鬼指都在皮肉里含而未露,这一个个白斩鸡似的,又被衙役拿着套马杆呼喝驱赶。

    如此羞辱,让自诩人中才俊的考生们,又怎能忍受得了?

    更何况其中还不乏官宦子弟。

    一时直闹的沸反盈天。

    锦衣卫们连哄带吓,却似泥牛入海一般,完全没有半点效果,反而被喷个狗血淋头。

    王守业见状,不由暗骂顺天府无耻至极,竟把这一群大爷送来,打不得、骂不得、又不好拿来试药的,不纯粹是恶心人么?

    “王百户。”

    这时沈百户见手下人压不住场子,就悄没声的寻了过来,向王守业请示道:“这几个秀才该怎么处置?”

    “先晾着吧,等他们骂够了再说。”

    王守业说着,又催促赵奎等人继续进行测试——只要能找出驱邪治病的法子,那些秀才自然也就不是麻烦了。

    可谁承想他懒得理会那些秀才,那些秀才却兀自不肯消停。

    眼见马彪端了碗黑狗血,命某个病妇饮用涂抹,一个秀才突然越众而出,将那碗黑狗血踢出丈许远,直泼了马彪满鞋。

    “哎!你特娘想干什么?!”

    “你……你干嘛?”

    马彪气的破口大骂,病妇也沿着胸口,不满的怒视那秀才。

    那秀才却将脖颈一扬,义正言辞的道:“大丈夫死则死矣,却绝不能任尔等宵小羞辱!”

    哪个要羞辱你了?

    平白无故被说成是宵小,王守业无语的往前迎了两步,正待反唇相讥,却突然发现这秀才有些眼熟。

    仔细一打量,却不正是那日街上,大骂徐阶的‘熙载兄’么?

    见是他,王守业心下的火气倒小了些,和气的解释道:“这位秀才莫要误会,我们这是在驱邪治病,并非存心要羞辱谁。”

    “驱邪治病?”

    那‘熙载兄’却显然没能认出王守业,横眉冷目道:“假托驱邪治病为名,暴敛横财、***女的淫僧恶道,我倒是见过几个,不想你一个堂堂朝廷命官,竟也是这般胡言乱语,当真是可笑、可怜、可叹!”

    啧~

    自己这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主儿,都已经抛弃无神论了,不曾想反倒在封建社会里,撞见个不信鬼神的书生。

    王守业无语道:“既然你认为这‘勾魂鬼手’与邪气无关,那依你之见,这病究竟是因何而起?”

    就见这‘熙载兄’摇头道:“我张国彦并非医者,焉知其病理。”

    嘿~

    合着他是只管挑毛病,旁的一概不理!

    王守业气的直想发笑,再不愿和这厮多费唇舌,径自转身走进暖阁,打开了封印着舍利的书匣,然后回到门外,扬声道:“你既然不信邪,那就到这门前来走一遭试试。”

    张国彦倒也真是个愣头青,听王守业这般说,立刻迈开步子向暖阁行来。

    “慢着!”

    这时王守业倒又生出些恻隐之心来,提醒道:“你要是感觉到异样,就不要再往前走了。”

    张国彦斜了他一眼,依旧从容不迫的上了台阶。

    眼见离着那房门还有两步远,他脚步才猛地一顿,脸上也显出了异样之色。

    “如何?”

    王守业在一旁冷笑道:“你……”

    谁知还不等把话说完,那张国彦又迈开步子,走到了那门槛前。

    霎时间,就见他脖颈、额头青筋暴起,原本还算周正的五官,也变得纠结而狰狞,显然是在承受莫大的痛苦。

    王守业见状,正待上前把他拉扯回来,却不想张国彦却忽然身形一矮,盘腿坐到了地上,口中还念念有词。

    初时细不可闻,王守业还以为是在送念佛经;后来声音渐大,才知是孟子的名篇《梁惠王》。

    “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忧民之忧者,民亦忧其忧。乐以天下,忧以天下,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那诵念声初时还有些断断续续,可越到后来越是慷慨激昂,直如金铁交鸣、穿云裂石!

    与此同时,他身上刚刚冒出些痕迹的鬼手,也在皮肉里溃烂、翻腾着,直至彻底消融。

    果然!

    只要毅力足够的话,直接照射驱邪也是可行的。

    这时,张国彦的诵念声才终于停下来。

    他依旧盘腿坐在地上,转回头望向王守业,直愣愣的道:“噫!世上真有神鬼耶?!”

    说完,两眼一翻,向后便倒。

    王守业忙托住了他的脑袋,伸手在他鼻子底下试了试,发现只是脱力昏迷,这才松了口一口气。

    即便最后找不到其它驱邪的办法,有这一个成功案例打底就足够交差了——旁人用不了,也只能怪他们心智不坚。

    “熙载兄!”

    “你把熙载兄如何了?!”

    “快放开张兄!”

    这时秀才们又群情激奋的叫嚷起来。

    王守业示意赵奎、马彪,将张国彦抬到一旁休息,然后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道:“方才那一幕,诸位应该都瞧见了吧?我说要驱邪治病,并非是装神弄鬼欺骗诸位。”

    秀才们这时,也都看出张国彦非但没死,反而是因祸得福驱除了病气——否则也就没人敢直接触碰他了。

    当下面面相觑,然后就有人追问道:“这位大人,我等是否也要像熙载兄那样,去那门前……”

    “不。”

    王守业摇头道:“这法子太过凶险,非是百折不挠、体魄健壮之人,怕未必能撑得住——还请诸位稍安勿躁,容本官找出更为妥贴的法子。”

    原以为死期将至,却突然窥见了生路,这些秀才们喜不自禁之余,自然不会再吵闹搅扰。

    反而全都满眼希冀的,围观那些普通病人‘试药’。

    王守业见状,也便让那些普通病人,帮他们解了绑缚。

    如此这般,又是半个时辰过去了。

    眼见从暖阁里搬出的物件,也已经用了个七七八八,可换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在场众人包括赵奎、马彪在内,都禁不住有些焦躁起来。

    “呕~!”

    就在此时,一个刚吞下些灰烬物的病人,突然捂着喉咙干呕起来。

    因之前生吞虫子、黑狗血的时候,就已经吐过好几个了,所以一开始众人也并未太过在意。

    可很快那人又倒地惨嚎起来,同时指着肚子叫道:“疼、疼!肚子里钻心的疼!像是被火……被火燎着了!”

    眼见他忍不住要去抓挠肚子,王守业急忙喝令道:“快、快按住他的手!”

    赵奎、马彪都犹豫着裹足不前,那些锦衣卫更是充耳未闻一般。

    不过王守业也没指望他们,他喊的其实是旁边那几个病号。

    可那几人却吓的手足无措,压根不知听命而行。

    好在围观的秀才们反应过来,纷纷扑上来拼命按住了那人双手。

    那人又痛苦挣扎了好一会儿,肚子上的手指就突然一个个的脱落下来,只在肚皮上留下一个个灼伤的痕迹。

    王守业看到这一幕,兴奋的挥了挥拳头,回头大声喝问:“刚才他吃下去的,是什么东西?”

    “这个……”

    马彪挠头支吾着,方才长时间机械劳动,他却是早就无心去分辨,喂给病人吃的究竟是什么了。

    好在赵红玉一直都在默默记录,当下脱口答道:“是骨粉,羊骨头磨成的粉!”

    原来如此!

    那舍利多半也是骨头所化,能异化骨粉也算是在情理之中。

    王守业当即又下令道:“把他剩下那些骨粉,稀释了喂给别人——另外,立刻去收集更多的羊骨头回来,然后统统磨成骨粉,放在暖阁里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