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异明1561 > 第45章 立制
    这老狐狸倒真耐得住性子。

    王守业放下最后一只蟹钳,眼见赵奎依旧稳稳当当,坐在院中央的石桌旁,不由得暗赞了一声。

    原本抛出香饵之后,见他喜的手足无措,还以为他会主动向提起‘举荐’一事呢。

    那曾想赵奎很快就又冷静了下来,一直到自己慢条斯理的吃完早饭,都不见他有半点异动。

    也好~

    那就比一比看谁更沉得住气吧。

    懒洋洋的自餐桌前起身,赵红玉立刻往铜盆里倒了些井水,又奉上一块四四方方的香胰子。

    眼见几根葱白也似的指头,愣是比香胰子还细嫩些,王守业那不安分的爪子,便又习惯性的往下沉了几分。

    可不等他攥个满把,赵红玉素手一翻,就把那香胰子塞进了他掌心里,还顺带附赠了一个娇俏的白眼。

    “咳。”

    王守业若无其事的缩回了手,腆着脸分辨:“这怀苏楼的醉蟹约莫用的是陈酿,吃多了就上头,连块胰子都拿不准。”

    顿了顿,见赵红玉懒得理会自己,便又笑道:“不过味道倒还真不错,等中午多买些,叫上赵叔,咱们也开个螃蟹宴。”

    赵红玉先是随口应了,随即却又道:“听说这怀苏楼的醉蟹甚是抢手,怕等不到中午就卖完了——要么,我先去买些回来?”

    “那就算了吧,待会还有事儿要麻烦你呢。”

    王守业说着,随手把毛巾往面盆架上一丢,施施然向外便走。

    赵红玉却又把那毛巾重新摆整齐了,这才追着他到了院里。

    “大人。”

    这时赵奎也已经迎了上来,躬身问道:“咱们今儿是不是继续摆弄那舍利?”

    “不急。”

    王守业摇头道:“先把这几天的记录,重新梳理一下再说。”

    他这几天是被困在狱神庙左近不假,但却并没有饱食终日无所事事,而是一直在对佛光舍利进行各种测试。

    准确的说,是各种基础基础测试。

    毕竟条件所限,有许多设想根本难以验证。

    “哪我去把东西准备好。”

    赵红玉听说要做记录总结,忙又回折了屋里,不多时捧出文房四宝并两本小册子。

    研得了墨、掭饱了笔,她又当仁不让的坐到了石桌前——因自幼练得一手好字,这几日的实验记录,一直都是由她来主笔。

    不过与此时的恬静秀美相比,王守业倒更喜欢她下午教授骑术时,那英姿飒爽的样子。

    每次瞧见都瞬间激活心头热血,恨不能高呼一声:教练,我想打球!

    呸~

    应该是:教练,我也想骑!

    闲话少提。

    却说等赵红玉准备就绪之后,王守业一边翻看原本的记录,一边口述道:“先写抬头吧,就写‘地字零零壹号封印物,佛光舍利’。”

    赵红玉提笔在筏纸上,写下一行骨力道健柳体楷书,然后才好奇道:“王大哥,封印物是什么意思?”

    去看闺蜜……

    “咳~”

    王守业清了清嗓子,正色道:“我是这么想的,佛光舍利本身有不小的危害性,但只要运作得当,它也一样能发挥出正面效果。”

    “譬如驱邪、谛听的功能,在很多方面都能用的到——就连摄魂夺魄的梵唱、佛光,用好了也能发挥奇效。”

    “这样的东西,直接毁掉就太可惜了,但又不能放任它伤及无辜,所以平时就得封印起来,等到关键时刻再拿出来用。”

    “其实那两条人面鱼如果还活着,也同样可以照此处理——平时把封在水里,关键时刻拿出来,用十恶不赦的死囚做饵料,救治于民有功之人,岂不也算一桩功德?”

    最后这段话若搁在后世,肯定是政治不正确。

    但眼下即便是赵红玉这样,满心正义感的女孩,也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听王守业解释完,她若有所思的道:“我明白了,王大哥你是想把类似这样的东西,都归在一个门类当中。”

    “对!”

    王守业点了点头,恬不知耻的将命名权据为己有:“鉴于它们平时需要被封印的特点,我就干脆给它们起了个名字叫封印物。”

    “哪‘地字零零壹号’又是何意?”

    “这封印物肯定也有强弱之别,我暂时设定了‘天地玄黄’四个等级,又把这佛光舍利定为‘地’字级,以后再找到别的封印物,就可以拿它当作标准衡定等级。”

    说到这里,王守业将两手一摊,无奈道:“不过这只是初步的划分,主要是参照物不够,否则后面的数字也可以利用起来。”

    “譬如第一位数从小到大,代表着危害性的不同;第二位数则代表着对人的益处多寡。”

    “如果不够用的话,还可以加上甲乙丙丁的注释。”

    听他滔滔不绝说了这许多,赵红玉却渐渐蹙起了秀眉,忧心忡忡的道:“王大哥,你说的我心里倒有些发慌了——以后咱们大明朝,难道真会魑魅魍魉横行不成?”

    “呃……”

    王守业挠了挠头,又义正言辞的道:“我也说不准会怎样,但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不瞒你说,我近来每天测试那舍利,又定下封印物之说,就是希望朝廷能未雨绸缪,主动将这些于人有害、却又能为人所用的奇物,先行收集封印起来。”

    “这样就算真到了妖魔乱世、生灵涂炭的时候,咱们也不用去奢求神佛庇佑,只凭着收集来的奇物,就能搏一个朗朗乾坤!

    这一番慷慨激昂,却是正中赵红玉心坎痒处。

    当初她曾被李慕白的才学所吸引,可对于一个满怀正义感的女孩,个人才学又哪里比得上胸怀苍生、匡扶乱世的志向气魄?

    一时目眩神迷又热血盈胸,早把那李慕白忘到了爪哇国。

    好半晌她才缓过神来,决然道:“小妹就是粉身碎骨,也一定要帮王大哥你做好这件事!”

    王守业却扑哧以一笑,摇头道:“哪里就说到粉身碎骨了?就是你舍得,我还不舍得呢。”

    “王大哥~~!”

    赵红玉不依的娇嗔一声,随即又肃然道:“这事儿万万耽搁不得,那些记录该如何誊抄,还请王大哥明示。”

    她这干劲,倒比自己这始作俑者还足。

    好在王守业对此早有定计,当下又侃侃道:“首先是标注上来源出处,然后是特性——也就是它都有什么神异之处,再然后是每个特性的效果,以及影响范围。”

    “再有就是克制物,譬如该用什么来封印,又会被什么所削弱——当然,眼下除了香樟木之外,到底有没有其他克制物,咱们还查的不是很清楚,可以暂时先空出来。”

    “再有就是衍生物、又或者衍生效果,这个指的是,封印物能不能赋予其他东西某种特性,譬如说让植物、动物发生异变,又或者让水、事物,拥有驱邪的效果——这些也都还有待测试。”

    “还有……”

    眼见一个说的滔滔不绝,一个记的聚精会神,旁边赵奎却是安安欣喜不已。

    就凭两人亲密无间的默契,这金龟婿和东厂的官职,便都十拿九稳了!

    【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