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异明1561 > 第27章 重逢
    酒店新开在半塘,当垆娇样幌娘娘。

    引来游客多轻薄,半醉犹然索酒尝。

    明朝中叶,世风日奢。

    便寻常酒肆,也惯以红裙当垆招揽顾客。

    似芳菲楼这等正儿八经的娼所,自然更是花样百出。

    又搭着这里的鸨儿,是葛长风年轻时的姘头,往大了说,他也算半个主家。

    既是当着‘主家’的面,那些姐儿又怎敢不卖力气?

    十八般武艺,外敷内用……

    也亏得是午宴。

    青天白日的,到底还是留了些廉耻,否则王守业这自诩吃过见过的主儿,都未必能拔出腿来。

    不过‘子字颗五虎’,到底还是折了两员大将。

    一是葛长风,吃酒吃到半截,他就被鸨儿拉了去,直到酒酣宴散也没回来。

    二是做东的柳泉,给人们劝酒,反把自己给灌了个酩酊大醉,被姐儿带到房间里醒酒去了。

    王守业走的时候,倒是想叫上他来着,可只隔着门板听了一耳朵,立刻又改了主意。

    左右已经喝的上头,衙门里又实在没什么公务可言。

    因此出了芳菲楼之后,朱炳忠、高世良二人,就都与王守业分道扬镳,各自回家安歇了——今儿席上的残羹剩饭,全被高世良卷了去,他自然不用再惦记伙房的剩馒头。

    不提旁人如何。

    却说王守业一路踩着棉花,好容易回到东厂,脑袋都有些发木了,却并不愿就此回屋歇息,而是在前院喊来厂里的杂役,帮自己打了半桶井水,一瓢一瓢的头上浇。

    等稍稍清醒些,他又折回大门口,叮嘱几个锦衣卫小校,若是有自称‘宋五’的人找上门来,就立刻去子字颗通禀。

    说到底,他还是放心不下老汉的安危。

    虽然相处不长,但那七八日光景,却是他头一次体会到家人之间的温情。

    交代清楚之后,王守业就回了子字颗官署,在高世良的书桌上,翻出了最近一期的邸报。

    一是闲来解闷,二来也是想了解一下朝堂上的最新动向。

    原本王守业还以为,能在上面看到佛光舍利的消息呢。

    毕竟根据柳泉的说法,现如今东厂和锦衣卫,为了佛光舍利的监管权,都已经闹到快撕破脸的程度了。

    谁知看了半天,别的什么都没瞧着,就记住了一个人名:欧阳必进。

    这一版邸报上,几乎就没别人什么事儿,通篇都是在叙述欧阳老先生的各种光辉事迹。

    刚开始,王守业以为这是位学问大家。

    可很快又多了道德君子的标签。

    再后来什么能吏、铮臣、清正廉明的,也都一股脑套了上去。

    最稀奇的是,这位欧阳老先生竟还是个科学家,曾在四川任上发明过,一种以绞索滑轮驱动的人力耕地机。

    据邸报上说,那耕地机效果拔群,堪称是前无来者后无古人。

    话说……

    这位‘十全老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竟然能让相当于后世内参的邸报,如此不遗余力的吹捧。

    权倾朝野的严嵩、严世蕃父子,估计也就这待遇了吧?

    叩叩叩~

    正揣测欧阳必进的身份背景,敞着的房门上,忽然传来轻轻的敲击声。

    王守业一抬头,就见个杂役毕恭毕敬的禀报道:“大人,外面有个自称是您同乡的……”

    “宋五?!”

    王守业一跃而起,三步并作两步的出了厢房,风风火火的赶到了厂门外。

    可跨过那半尺多高的门槛之后,王守业却不由得愣在了当场。

    门外的确是宋五。

    而且他还不是一个人来的。

    但宋五带来的却不是王老汉,而是个短衣襟小打扮的‘伪’男子。

    赵红玉?!

    这小娘皮怎么找到东厂来了?

    王守业正纳闷不已,一身男子打扮的赵红玉,就抢先迎上前抱拳见礼:“王家大哥,小妹这厢有礼了。”

    她倒还有些自知之明,没有硬充男儿身。

    王守业皱眉扫了宋五一眼,这才松松垮垮的还了礼,然后示意赵红玉去角落里搭话。

    说实在的,再次面对这小丫头,他的心情还真有些复杂。

    按说那天赵红玉也算是救了他一命。

    可当时拦住他逃生去路的,也是这小娘皮。

    而当时要害自己性命的,又是她爹赵班头。

    这父债子偿的……

    应该算是恩怨两抵了吧?

    想到这里,王守业没等赵红玉再开口,就主动推脱道:“你来找我,多半是为了打听你爹的消息吧?那你可就找错人了,打从进了京城之后,我就再没见过你爹和李秀才他们。”

    说着,他两手一摊,做了个爱莫能助的表情。

    赵红玉闻言先是小脸一沉,可很快又和缓下来,柔声道:“王家大哥,我爹走的时候,说好了一到京城就寄信回去,可我们娘俩在家等了五天,也不见片纸家书。”

    “我这次找上门来,也不求您别的,只求能帮着打听一下我爹……”

    “这怕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虽说她是头一回,在自己面前这般软语温言,但王守业又不是见了女人,就走不动道的瓜皮,怎肯为了几句软话,就去趟这摊浑水?

    当即打断了她的求肯,摇头道:“我虽然侥幸做了东厂的番子,可说到底也不过是从七品,芝麻绿豆大的官儿,平常怕是连北镇抚司的门进不去,又哪来的本事去钻营打探?”

    听他把话说到这个地步,赵红玉银牙一咬,忿然作色:“那我就去顺天府告你借尸还魂!”

    别说,这小娘皮越是嗔怒便越显俏色。

    但王守业可顾不上欣赏。

    听她又拿这事儿威胁自己,当下也横眉立目起来,沉声道:“赵姑娘,咱们素日里没什么冤仇吧?你爹这次陷在北镇抚司,那也是他主动献上怪鱼,自作自受的结果!”

    “你要是去北镇抚司闹上一场,我还钦佩你的胆气孝心,可这跑来威胁我算怎么回事?真当老子是软柿子了?!”

    说到声色俱厉处,王守业就差喊过守门的小校,把这小娘皮当场拿下,好生修理一番了!

    赵红玉大概也觉得不占理,因此气势为之一馁。

    可很快的,她又梗起脖子,决然道:“眼下我只能找你帮忙了,你若不肯帮忙,大不了我去顺天府告完了状,再赔你一条性命就是!”

    您是恐怖分子吗?

    这还强行一换一了!

    王守业被这话噎的直翻白眼,可却不得不放软了语气——他眼下大好的前途,可舍不得与人同归于尽。

    “算我服了你了。”

    他叹了口气,无奈道:“你容我几天功夫,我试试看能不能打听到你爹的消息。”

    赵红玉大喜过望,忙又深施了一礼:“多谢王……”

    “等等!”

    王守业却又拦住了他,正色道:“可先说好了,我帮着打探消息就已经是勉为其难了,你爹真要是有什么好歹,可别指望着我去搭救他!”

    赵红玉的笑容微敛,却不肯把顺着这话往下说,依旧深施了一礼道:“多谢王大哥深明大义,那我每天上午来这里等您的消息。”

    啧~

    看来要做两手准备了。

    要是打探完出赵奎的消息,这小娘皮还不肯罢休,就只能……

    眼里闪过一丝戾色,王守业不耐烦的冲她摆了摆手,转身就准备回东厂。

    “等一下!”

    谁知赵红玉却又叫住了他。

    王守业疑惑的回头,就见这小丫头低垂着臻首,满脸的酡红羞涩。

    这……

    该不会是怕筹码不够,想来个以身相许什么的吧?

    王守业的心肝错跳了半拍,勉强板着脸催促道:“有什么事儿就快说,我还有公务要处理呢。”

    “我……”

    赵红玉前所未有的扭捏,好半晌才吞吞吐吐道:“我是瞒着我娘出来的,走的又急,身上的盘缠……盘缠……”

    原来是没钱了。

    王守业偏头往东厂门前望去,那宋五却早不知跑到何处去了——多半是方才见两人神色不对,吓的脚底抹油了。

    唉~

    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从怀里摸出那锭银子,递给赵红玉道:“我还没领过薪俸,身上就这么一锭银子了,你可千万省着点儿花。”

    “您放心,等我爹一出来,指定加倍还您!”

    那这银子还不如打了水漂呢!

    等赵红玉接在手里,千恩万谢的去了,王守业左思右想,觉得这事儿还是得着落在柳泉身上。

    他家是世袭的锦衣卫,虽然到了柳泉这一辈儿,就转到了东厂当值,但祖一辈父一辈的人脉并没有断。

    然而王守业在东厂左等右等,也不见柳泉回来,眼瞅着天色渐暗,反倒是等来了顺天府的衙役。

    说是有个刚收押的女犯,自称是他的表妹赵红玉。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