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异明1561 > 第23章 朝阳门外【续】
    【求各种……】

    “叔,这到底怎么回事?”

    赵三立站在车辕上,抻着脖子张望了半天,也没瞧明白前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只好转头请教自家叔叔。

    “我上哪知道去?!”

    赵奎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焦躁的把手伸向腰间,却不出意外的抓了个空——在离京还有十几里的时候,他的刀就被锦衣卫收走了。

    这让赵奎很没有安全感,更隐隐生出些不详的预兆。

    不过真要是有什么凶险,也应该轮不到自己这个官差头上吧?

    毕竟后面车上那两人才是正主。

    而且一个出身匠户贱籍;一个是即将被革掉功名的不孝之人,就算他们客死他乡,多半也不会有人追究什么。

    “王守业、哪个是王守业?!”

    刚想到这里,就见几个锦衣卫大呼小叫的冲了过来,个顶个罩着一身靛蓝锦袍,最小怕也是个从五品的副千户。

    这一群贵人,大呼小叫的找那小瓦匠作甚?

    赵奎满心的疑惑不解,忍不住从车辕上出溜下来,想看看他们究竟意欲何为。

    谁知某个络腮胡的锦衣卫千户,却误会了他这番举动的意思,猛然来了个急刹车,指着赵奎喝问:“你就是王守业?!”

    赵奎哪敢胡认?

    忙满面堆笑道:“小人是漷县班头赵……”

    啪~

    没等他自报完家门,那千户一耳光上去,差点又把赵奎抽回车辕上!

    “不是你,你特娘耽误什么功夫?!”

    那络腮胡千户嘴里骂骂咧咧,甚至还想补上一脚。

    “诸位大人,王守业在此!”

    幸好后面车上及时响起了王守业的声音,几个锦衣卫这才舍了赵奎,一股脑的寻了过去。

    “叔,你没事吧?”

    躲在一旁的赵三立见状,这才敢上前搀扶自家叔叔。

    “起开!”

    一把推开堂侄,赵奎紧咬着牙关,抹去了嘴角的血线,正要在心底发狠咒骂几句,却见那些锦衣卫千户,又簇拥着王守业折了回来。

    赵奎急忙低下头,遮住了怨愤的嘴脸。

    谁知打头的王守业,看到他之后却又停了下来,拱手笑道:“赵班头,咱们后会有期了。”

    赵奎听的不明所以,正不知该如何回应,方才那动手打人的千户,就又不耐烦起来,一面伸手去搡王守业的后心,一面骂道:“啰嗦什么,赶紧……”

    谁承想王守业一闪身,竟让他推了个空!

    那络腮胡千户先是一愣,继而勃然大怒,扯出半截腰刀喝道:“好小子,今儿我非……”

    “这位大人。”

    王守业退开半步,不卑不亢的笑道:“就算有什么事儿,也该先等我应付完吴大人的差事吧?”

    那千户顿时发作不得,可又有些羞刀难入鞘。

    好在旁边几个同僚,也怕在这里耽搁久了,吴景忠那边儿再出什么意外,于是纷纷开口,劝他莫和乡下泥腿子一般见识。

    于是这一场小小的风波,才算是消弭于无形。

    “呸!”

    眼见王守业与锦衣卫们渐行渐远,赵三立立刻又活跃起来,蹲在车辕上狠狠啐了一口,幸灾乐祸道:“这不知死的东西,连锦衣卫都敢招惹!”

    赵奎却觉得事有蹊跷。

    这王守业明明是个聪明人,又怎么如此不知死活?

    可他区区一个匠户,又有什么底气,在锦衣卫千户面前硬充强项令?

    百思不得其解。

    赵奎下意识转过头,望向了王守业原本乘坐的马车,不想却恰巧与一道深邃的目光对了个正着。

    赵奎为之一怔,眼睛的主人却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随即车帘垂下,遮住了那衰老清瘦的面孔。

    那诡异的笑容,在赵奎脑中久久挥之不去,更让他内心深处隐隐生出了一丝凉意。

    或许自己当初,真就不该把那两条怪鱼献上去!

    ………………

    与此同时,朝阳门外。

    远远瞧见一条矫健的身影,飞快跳上马车钻进车棚,不多时就捧出个小巧的朱漆书匣来。

    吴景忠脸上的阴沉,这才稍稍减退了些。

    他偏头问道:“世英,这就是你信里说的那个匠户?”

    在得到陈彦彬肯定的回答之后,吴景忠又沉吟道:“若能通过此人,把佛光舍利留在咱们手里……”

    “大人。”

    陈彦彬忙凑近些提醒:“那佛光舍利简在帝心,怕不是咱们能惦记的,若只是人财两失也还罢了,就怕成国公……”

    听出他话里未尽之意,吴景忠脸色又是一变,半响缓缓点头道:“说的也是,千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咱们还是先顾眼前吧。”

    话音刚落,就见蒋世帆捧着两根绳子,匆匆的赶了过来。

    他先看了陈彦彬一眼,继而把那绳子双手奉到吴景忠面前:“大人,这是绑着书匣的绳子,上面似乎被人动了手脚。”

    吴景忠闻言仔细一打量,果不其然,那绳子上的断口十分平滑,只有极少一部分拉扯断裂的痕迹。

    这明显是被什么人,先割到了只剩一丝相连!

    如此一来,等到惊马狂奔之际,绳子就会因为颠簸整个散开,将那佛光舍利解放出来。

    吴景忠的脸色,登时又黑的锅底仿佛,狠狠瞪了陈彦彬一眼,咬牙切齿道:“好啊、好啊!忠诚伯尸骨未寒,你们就学会吃里爬外了!”

    “大人!”

    陈彦彬急忙单膝跪地,刚想要自辨几句,忽又想起正事,忙回头喝道:“负责赶车的徐老三何在?!”

    蒋世帆也跟着喊:“快去把徐老三带来!”

    等不远处有人恭声应了,陈彦彬这才又颤声道:“大人,您是知道我的,死了也不敢外心啊!”

    “哼!”

    吴景忠冷哼一声,正待说些什么,朝阳门的门洞里,却突然传出轰隆隆的脚步声。

    吴景忠收住话头,皱眉望向了门洞。

    立刻有人飞奔过去查看,不多时大声回禀,说是五军营的人马到了。

    朝阳门附近就设有望楼,这城门外发生如此骚动,五军营的人马赶过来查探究竟,可说是在正常不过了。

    但既然有外人在场,吴景忠也就不急着处置‘家务’了,下巴向王守业一点,吩咐道:“让他把那舍利重新封存好,然后回到自己的马车上。”

    “卑职明白!”

    蒋世帆立刻小跑着奔了过去,向王守业交代了几句。

    但让吴景忠、陈彦彬诧异的是,王守业竟随手把那书匣放在了地上,理也不理蒋世帆,大踏步的向这边走了过来。

    “他这是要做什么?”

    吴景忠狐疑的望向陈彦彬。

    可陈彦彬又哪里知道,王守业到底想做什么?

    正支吾以对,忽又听人禀报道:“大人、大人!不好了,赶车的徐老三被人灭口了!”

    这回非但是陈彦彬吃了一惊,连正昂首阔步走过来的王守业,也不禁脚步一顿。

    姓蒋的还真是心狠手辣!

    刚冒着性命危险出手帮他的人,转眼就被灭了口。

    这人绝对深交不得!

    “站住!”

    正思量着,以后该如何疏远蒋世帆,几个凶神恶煞的锦衣卫,就挡住了王守业的去路。

    为首那人,正是方才吃了瘪的络腮胡千户。

    眼见他目露凶光,分明有公报私仇的意思,王守业果断单膝跪地,在数十名锦衣卫诧异的目光中,摸出了蒋世帆给的腰牌,双手托举过头顶:

    “下官东厂子字颗番役王守业,参见诸位大人!”

    一时鸦雀无声。

    唯有五军营隆隆的脚步,擂鼓似的传入众人耳中。

    “你……你是东厂的人?!”

    半晌,陈彦彬自地上一跃而起,失态的叫道:“这怎么可能?!你明明是漷县南新庄……”

    “卑职奉命隐瞒身份,在漷县追查一桩旧案。”王守业打断了他话,不卑不亢的道:“因事涉我东厂机密,所以卑职才一直不敢表露身份。”

    陈彦彬分开众人,居高临下怒视着王守业:“那你如今,又为何敢……”

    “够了!”

    这次却是吴景忠喝止了他,不由分说的下令:“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回北镇抚司。”

    旁人都齐声应诺。

    偏王守业又**的丢出一句:“按规矩,卑职既然已经漏了底,就该立刻回去述职。”

    “放心,误不了你的差事!”

    吴景忠从牙缝里挤出回应,随即甩袖子怒气冲冲的上了轿。

    “大人、大人!”

    陈彦彬见状急忙追了上去,扶着轿杠急道:“这事儿必有猫腻!不能就这样让他……”

    “那你想如何?”

    吴景忠撩起轿帘,冷笑着反问:“难道你还指望着成国公,会为了咱们去和黄公公打擂台?”

    一句话,把陈彦彬噎的哑口无言。

    “蠢货!”

    轿帘重新落下,却遮不住吴景忠话里的失望与恼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