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异明1561 > 第7章六里桥【中】
    【求收藏、求推荐】

    却说赵班头刚处置完一条怪鱼,正等着‘新货’上岸呢,冷不丁就有什么东西兜头砸了过来。

    赵班头心下大惊,急忙闪身躲避,却已然迟了半步,就听‘啪’的一声,那条怪鱼就糊在了他左脸上!

    “什么东西!”

    赵班头放声尖叫着,抬手揪住那怪鱼尾巴,狠狠掼到了地上。

    “五老爷,您怎么了?!”

    旁边马奎被吓了一跳,急忙凑上来探问,可还没等赵班头回话,他突然也尖叫起来:“您脸上、脸上……”

    原来那怪鱼虽被掼到了地上,几根淌着脓血的肉须,却挂在了赵班头脸上,此时正卷动着细长白嫩的残肢,直往赵班头的皮肉里钻!

    赵班头听马奎提醒,才觉察到脸上的异状,下意识的又抬手去抓,却只扯下半条蠕动不止的肉须,沾染了一手的腥臭脓血。

    更诡异的是,那两头断裂的肉须,如同蚕宝宝似的扭动了几下,竟又埋头扎进了赵班头掌心里!

    “这……这是什么鬼东西?!”

    马彪见状,只觉后脊背发凉,再顾不得逢迎拍马,张战兢兢的往后退着。

    “慌什么!”

    这时赵班头反倒冷静了下来,弯下腰手起刀落,将那条怪鱼斩成了四段!

    等他再起身时,脸上的肉须已经没了生息,挂面似的低垂着,不住的淌着脓血,也就扎眼的功夫,那白嫩细长的身子就算了半截。

    赵班头这才解释道:“都别怕,只要把鱼弄死,这些肉虫立刻就会化成脓血!”

    说话间,那几条肉须已然尽数化作了脓血,更不可思议的是,赵班头脸上竟不见半点创口。

    马彪和赵三立这才松了口气,正想围上来嘘寒问暖,却见赵班头眉毛一立,厉声喝道:“王家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说着,便攥紧了鬼头刀,一步步向王守业逼近。

    王守业此时又捞起了条怪鱼,听赵班头厉声喝问,才仿佛是大梦初醒一般,直吓的瘫坐在地上,连声告饶:“赵班头饶命、赵班头饶命啊!我刚才……刚才……刚才……”

    就这么一连‘刚才’了七八次,也不见有个下文。

    “刚才到底怎么回事,你特娘倒是说清楚了!”

    见他吓的连话都说不清了,马彪在一旁不由放松了警惕,骂骂咧咧的上前抬腿就踹。

    可就在此时,王守业突然暴喝一声:“老子刚才是故意的!”

    与此同时,他手中的捞网贴地横扫,咔嚓一声砸在马彪金鸡独立的脚踝上!

    马彪应声倒地,可那捞网却也断成了两截。

    MMP!

    竟是个样子货!

    原本王守业是计划先借助怪鱼,拿下最棘手的赵班头,然后再伺机对付马彪、赵三立。

    谁承想一连撞上两个意外,先是怪鱼的攻击被化解,眼下连武器也断掉了!

    好在王守业还准备了B计划。

    眼见手里小半截木柄,已然做不得兵刃,他立刻一扬手砸向了赵三立,趁机跳起来,拔腿就跑。

    这时赵班头等人才发现,他刚才假装瘫坐在地上,其实是用李秀才的裤子,擦掉了脚上的污泥,然后又套上了李秀才的鞋子!

    虽说那鞋子明显小了些,可却是在场众人当中,唯一一双没有沾染过泥水的。

    故而这一飞奔起来,后面赵班头等人皆是追之不及。

    眼见甩开他们能有二十几步远,王守业这才手脚并用的向坡上爬去。

    “站住!快给我站住!”

    “王家小子,你是疯了不成?!”

    后面连连呼喊,王守业却哪肯理会?

    努着劲儿一口气爬到了坡顶,赵班头与赵三立两个,才堪堪追到坡底下。

    “哈哈”

    王守业忍不住哈哈一笑:“想让老子当冤死鬼,凭你们几个也配?!”

    说着,就待沿着河岸迈开大步,直奔下游的漷县县城。

    方才他就观察过了,这是一条羊肠小道,东临笥沟河、西面是一片树林,根本容不得马车通行。

    就算赵班头卸下车厢,骑着挽马追上来,他也可以躲进树林里。

    总之……

    自由在望!

    “站住!”

    谁知刚跑出没几步,前面突然传来一声娇叱,紧接有人从树林里跳将出来,拦住了他的去路。

    赵计较?!

    她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是赵班头留的后手?!

    “滚开!”

    生死关头,王守业来不及细想,更不会怜香惜玉,直接拎起砂锅大的拳头,照准那张精致的小脸就砸了过去!

    这一拳势大力沉,莫说是个女孩家,就算换成是糙汉子,怕也只能退避三舍。

    偏赵红玉不退反进,先是重心下移,灵巧的避开了锋芒,跟着顺势抱住王守业的胳膊,以香肩为轴,垫步、拧腰,来了标准的过肩摔!

    砰~

    后背重重砸在地上,直摔的王守业五脏挪移、胸口发闷,险些一口老血喷将出来。

    好容易缓过些劲儿来,脖子上又是一紧,却是被赵红玉一脚踩住了咽喉——直到他两眼翻白,几乎要窒息而死,赵红玉才挪开了绣鞋。

    “红玉,干得好!”

    这时赵班头也终于爬到了坡上,见状顿时大喜过望,拎着厚背鬼头刀,满脸戾色的直奔王守业而来。

    嗟乎~

    自己堂堂一穿越者,不想竟死在个黄毛丫头手里。

    “且慢!”

    就在王守业闭目等死之际,赵红玉竟又将赵班头拦了下来,冷着一张闭月羞花的小脸,问道:“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能是怎么回事?!”

    就听赵班头恶狠狠的骂道:“这小畜生害了慕白还不够,刚才还想阴你爹来着——闪开,让爹一刀结果了他!”

    说着,就待绕过女儿。

    赵红玉却不肯退让,反而正色提醒道:“爹,就算这事真是他做的,也该由张知县秉公明断才对。”

    赵班头脚步一顿,随即又连连点头:“对对对,刚才爹是气糊涂了,我这就押回县里受审。”

    听他这般说,赵红玉就主动让开了去路,然后转身向桥下望去,显然是想确认李秀才的状况。

    赵班头暗暗松了口气,就待上前擒下王守业。

    “哈哈哈……”

    然而就在此时,王守业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女婿守孝通奸,岳父杀人灭口,还真是一对儿绝配!”

    话音未落,赵班头已是面色大变,不由分说举刀就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