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从狐妖开始无限乱入 > 第5章 找涂山容容借样东西
    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萧尘那看上去毫无意义的举动,却被角落里一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这个小道士人真好呀!

    虽然涂山容容相比涂山红红来说要乖巧的多,但这并不代表她接下来的命运会有什么改变。

    这个一粒痣道士看来是专门捉妖的行家,即使是马车停下来过夜,这家伙都要布个阵,以防笼子里的两只狐妖有什么异动!

    “小尘子,今晚你就睡在笼子边上给我看好这两只小狐狸,等到了天仙本道爷会分给你几两碎银花花的!”

    好你个抠门牛鼻子!大家好歹都是伙伴吧,又是同门的师兄弟,现在脏活累活都交给了萧尘来办,凭什么好处全让你一个人占了?

    不过萧尘却也不在乎这些东西,因为现在的他离达成系统新手任务只差最后的一步了。但越在这种时候越要懂得耐心,这个一粒痣如果发现眼前的这个小马夫其实是有异心的话,那肯定是饶不了他的。

    所以现在一定要等待,再等待,等到这个一粒痣道士彻底睡着才能够动手干自己的事情。

    “是,师兄。哦不,道爷,是道爷!我今天晚上保证不合眼,我会帮道爷死死的看住货物的!”

    萧尘的话让他的这位师兄感到非常受用,而且这个一粒痣还在他们的房间里用符咒布置了一个法阵,就算这两只小狐妖逃出了笼子,也绝对不是法阵的对手。

    至于眼前这个废柴师弟,就让他自生自灭好了!

    “嗯,那交给你了,我去睡了!”

    “道爷慢走!”

    “嗯!”

    ……

    差不多又等了半个多时辰,一直到对面的房间里传出浓浓的打呼声影后,萧尘终于是站起身来,慢慢的走到了关押两个狐妖小美女的牢笼前。

    “人类道士,你,你想干什么?”

    狐妖的耳朵都是相当敏锐的,就算是在熟睡的状态下遇上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立刻惊醒。

    很显然,涂山红红也是个高手!正当萧尘的脚步声慢慢靠近之时,这个机敏的小姑娘立刻坐了起来。并且还用爪子化为了一记手刀,似乎想要攻击萧尘,但是涂山红红的手刀击中的只不过是一片碎布而已。

    “哎呦呦,我就知道你这只小妖怪凶得很,如果刚才我冒冒实实的靠近你的话,搞不好现在已经被你刺穿胸膛了吧?”

    说话的是萧尘,此刻他的手里还拿着一串钥匙,似乎对应的正好是眼前的这两个笼子。

    原本,萧尘心里还动了一丝善念,想在自己完成新手任务之后就放了这两只可怜的小狐狸的,但现在看到这个名叫涂山红红的小家伙龇牙咧嘴的样子,萧尘这心里又开始犹豫了。

    “你,你们人类一个个的都是坏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

    涂山红红一脸警惕的表情,但是她也分明看到了对方手中的钥匙,心中自然也是知道自己是错怪人家了,甚至涂山红红刚才的举动差一点就把这位恩人给杀了。

    “姐姐,这位小哥哥应该不会害我们的,容容感觉她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人。”

    哎呀呀,相比起也蛮任性的涂山红红来说,边上这个名叫涂山容容的绿颜色头发小狐妖要显得理智多了,而且也可爱多了。

    “你看,你看,还是我们的涂山容容小姐讲道理啊!不瞒二位小姐姐说啊,虽然我是一气道盟的道士,但我却不认为人类非要和妖怪为敌,只要大家能够多交流交流,一定能够创造出一个人类妖怪可以和睦相处的世界吧!”

    萧尘以前在地球上看新闻看多了,所以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其实心里根本就是一团浆糊。

    但是眼前的这两只小猴要却不一样,尤其是那个叫做涂山红红的,竟然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小道士,眼神中甚至还有一丝的期许。

    “人和妖真的可以吗?”

    “怎么不可以?你看我不是准备了救你们两个吗?只可惜呀,有些人根本就不领情啊!你说是不是啊,容容小姐!”

    不得不承认萧尘其实也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主,眼前的这两只涂山小狐妖明显就是绿头发的容容好说话,于是乎萧尘就打算在这个小丫头身上把系统指派的新手任务给完成了。

    “我,我不明白,你,你这是想要干什么?”

    虽然萧尘离开了涂山红红的笼子走向的涂山容容,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只是绕到了这个小狐妖的身后,并没有打开牢笼的意思,搞得这个绿头发的可爱小妖怪一阵迷茫。

    “额,容容小姐,你的这位红红姐姐太凶了。所以我们俩之间是不是可以沟通一下,然后建立最基本的信任关系呢?”

    其实萧尘是可以直接把涂山容容那可爱的小耳朵上的绒毛给拽下来的,但一方面这样做显得太粗鲁,另外一方面他也担心笼子里的这只小狐狸会和涂山红红一样突然发难,所以便打算先礼后兵和对方沟通一下再说。

    “这位道士小哥哥,我没听懂你的意思,我们该如何建立相互之间的信任关系呢?”

    别看涂山容容一副萌萌哒的样子,但这个小丫头可是非常聪明伶俐的,一直被长辈当成涂山未来的军师在培养。

    “额,是这个样子的。我想在容容小姐身上取一小撮绒毛,作为我们建立信任的第一步。而当成回报,我愿意帮你打开笼子放你出来。至于你的这位红红姐请允许我再考虑考虑,因为她实在是太凶了!”

    这似乎是一笔交易,涂山容容又怎么会看不出来?但反过来仔细一想,不过是让对方拔掉几根毛而已,就算这个小道士是骗她的,好像也损失不了什么吧。

    “好,我答应你!来吧!但是不允许弄痛我哦!”

    仿佛是做了什么决定一样,涂山容容竟然把脑袋往笼子边一靠,将自己右边那只可爱的小耳朵伸到了萧尘的手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