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行踏天涯 > 第八五章 风暴在聚集
    张天流的话对莫琊多少有点用处,不是嫌自己的东西不好吃吗,莫琊干脆不做了!

    她把更多的时间花在研究功法上。

    红玗等姐妹没有怨言,以前让阿七和莫琊做,是因为省钱,现在公子富得流油,还省什么,多把世界用在如何帮助公子上。

    张天流的名声一日高过一日,太多的伤者躺着进来,活蹦乱跳的出去,还能假?还能是托?人是有真本事的。

    于是乎,宗天府的名声更臭了!

    消息已经传开,宗天府也早已知道,但正因如此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宗天府在鲁西郡的分部中,一名气度威严的灰发中年面色铁青的看着手下一群人。

    他乃是鲁西宗天的掌权者,也是鲁西三大圣守之一的戴叶宗。

    同为圣守,戴叶宗的修为却要比死在张天流手里的老者强大很多,因为到了归真,不能以容貌判断实力,反而,归真境越年轻的越可怕!步入老年的已经在走下坡路,即使真气雄厚,精纯,可肉身已经衰弱,折腾不要多久。

    戴叶宗冷冷道:“消息已经传到圣京,府主他老人家很生气,还质问是否真有药王谷存在。”

    下面人无不面色铁青,耻辱啊!

    鲁西哪来什么药王谷,明明是公子流随口胡诌,瓮城西山一带的事也是山匪作乱,跟什么药王传人一点关系也没有,为什么现在全在乱传?

    “大人,公子流肯定就是张天流,从种种迹象来看,属下认为,公子流的异能可以疗伤!”

    “卑职觉得陆御刀言之过早,若张天流是公子流,如何解释他的实力?从我们掌握的异人情况来看,异人能力虽花样百出但不离其宗,疗伤异能就是疗伤,它不像医术能变毒术,即使异能提升,也只是加快治疗速度或一次性治疗多人,此点我们已经验证过了,所以卑职认为公子流未必是张天流,而是另有其人!或许是两个异人也不一定!”

    戴叶宗闻言蹙眉问:“先生意思是,一个在明,一个在暗,即使杀了张天流,公子流也未必会消失!”

    “大人英明,卑职正是这意思,异人少有独行者,张天流背后或许隐藏了很多异人!”

    戴叶宗沉思时,一名年轻的御刀道:“大人,宿正先生所言极是,异人出现已有一多年,三榜里的人虽有名单却毫无线索,显然早已融入我朝圣,也未必不会和某些势力结合,逐步动摇我朝圣根基,雾山镇,很可能就是他们的巢穴之一,留不得。”

    戴叶宗摇头道:“雾山镇动不得,除非圣皇亲自出手。”

    “为何?就因为一个灯灵婆婆?”年轻御刀不服气问。

    “嗯。”戴叶宗点头回应:“就因为灯灵婆婆。”

    “这……”年轻御刀无语,想了想突然道:“可她似乎去了焰阳山,现在将雾山镇一网打尽,待她回来又能如何?”

    戴叶宗愤然起身道:“莫非圣皇出宫,天下就要改朝换代?年轻人不知分寸,眼里没有高低很正常,但有些人还是需要敬畏的,灯灵婆婆是老了,但等你老死她还在卖她的灯,人皇都敬她三分,你居然想动她!”

    冷哼一声,戴叶宗甩袖而去。

    宿正先生微微一笑,拍拍年轻御刀肩膀表示安慰,随后跟上戴叶宗。

    两人来到后院,宿正先生道:“大人,御刀也是为了朝廷,为了宗天府,而且他所言非虚,雾山镇很可能是异人巢穴。”

    “我岂不知。”戴叶宗轻叹道:“可雾海乃卧虎藏龙之地,多少当年纵横天下,不可一世的强者到雾海养老,灯灵婆婆不在,雾山就是个毒蜂巢,谁敢捅?”

    宿正先生扶须笑道:“知理者,知其害。无理者,无敬畏。我们是不能动,但鬼族不同!”

    戴叶宗脚步一顿,扭头看着宿正先生道:“先生意思是撤兵?”

    宿正先生摇头道:“只是撤兵还不够,没了朝廷还有四大派与许多散人修士,我提议是破坏雾国龙椅!”

    “何意?”戴叶宗不心疼一张千年龙椅被破坏,而是好奇破坏会改变什么。

    “鬼王尸毕竟是雾国国主,此人生前贪得无厌,死了也不肯别人在他面前拿他一毫,执念之重,连附身鬼物都受躯壳影响,他的宝座乃是他的至宝,一旦毁了他必然疯狂,若能引到雾山镇,将是一场血雨腥风!”

    戴叶宗眉头大皱,沉思道:“可我听说,雾国龙椅与鬼门有很深的关系,毁了龙椅不会影响鬼门吗?”

    宿正摇头笑道:“大人有所不知,鬼门是龙椅的椅背,但是,与龙椅全无关系,龙椅是故意建在鬼门前,彰显雾国神秘与国主威严的,而且若是连同两界的至宝,岂会轻易被腐蚀,更不可能被我等破坏。”

    “嗯,此言有理,不过此事还需上报朝廷,不能鲁莽行事。”

    戴叶宗没有答应,让宿正眉头大皱,戴叶宗见其脸色,不由疑惑问:“先生觉得何有不妥?”

    宿正摇头道:“不,不过我希望是密折,毕竟有关我们鲁西宗天的名望,之前就有人觉得我们可有可无,雾山一事,理应加派人手,壮大鲁西宗天与雾山镇对抗才是,可为何只有谴责?大人不觉得其中有蹊跷吗?”

    戴叶宗闻言脸色也很难看。

    之前去雾山的圣守,可以算是得罪灯灵婆婆被杀,却传成了被异人杀,现在又莫名其妙牵扯出个药王谷,药王传人张神医,搞的圣京的大人们都以为他们假借灭异人名义,谋夺药王的医术宝典。

    更可恨的是,太学一些老家伙都在讽刺他们,说他们野蛮强横,不知礼法,不懂尊敬,遇神医之后理当敬爱有佳,推介到太学苦修,待学成升师,即可广收学子将神医传承发扬光大,福泽万民。

    宗天府倒好,发现好东西就想独吞,为此多少传承断送在他们手里!

    戴叶宗恨啊!一帮死读书的老家伙屁都不懂,只知胡说,还越闹越大。

    不过他也意识到了困境,圣京恐怕有人想要整他,否则为何不像宿正先生所言,加强鲁西宗天好与雾山异人对抗?

    龙椅之事,且不说毁了会不会出问题,若传到圣京大人们耳中是怎样的反应?协助?把柄?都是未知数。

    密折,听起来不错,可他的权力,密折只能到府主手中,以自己和府主关系他未必会协助啊!

    鲁西郡内没什么大势力,因此此地宗天府很悠闲,不过却是个镀金的好地方,否则涂云生也不会被安排到这里,可惜,他遇到了异人!

    念及此,戴叶宗忽而一愣,他好似抓住了什么!

    涂云生!这个连府主都器重的后生,本来是到他这里走个过场,等实力到了归真就会成为隐侍,跟随某位大人再镀镀金,然后一跃成为圣皇身边的圣守,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却在他这里折了!

    “我说为什么最近老被人说三道四,原来气全要撒在老子头上啊!”

    戴叶宗一咬牙,对宿正先生道:“准备一下,我们去雾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