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行踏天涯 > 第七九章 不切实际
    雾山镇街道两旁的屋子亮起一片,一个个脑袋在灯光昏暗的窗口晃动,还有不少人的惊呼与惊骇自语。

    无视骚动的两旁街道,张天流来到倒在地上的师兄妹面前,抛给他们三瓶丹药。

    “老家伙穷得叮当响,就这点。”

    听到张天流的话,两人这才明白三瓶丹药是张天流从圣守尸体上收刮的。

    只打开了一瓶,项亥就暗骂张天流这厮不识货!

    这可是“炎骨丹”是从炎兽骨髓中提炼的,炎兽虽然种类繁多,但无一不是妖兽级别,道行至少百年以上!

    项亥好歹是大门派弟子,眼光毒辣,瞧出这一瓶不下五十万金。

    穷?

    穷得只剩下价值连城的丹药?

    “再做个交易怎么样?”张天流道。

    “还来?”师兄妹二人都是一脸呆滞。

    “走吧,再不走,就要被围观了。”张天流说着绕过二人进入迷雾中。

    项亥立即起身,扶起师妹跟上张天流。

    他们这一走,不到半分钟,雾山镇炸了!

    许多人都跑出来,围着老者一行人的尸体议论纷纷。

    “谁下的手?看到了吗?”

    “没啊,太快了!”

    “我也没看到,我还是被这老头吼醒的,之前一直没察觉有人交手。”

    “我倒是感觉真气波动,不过一开始没在意,等这老头吼了一声才知道动真格的,可惜就看到彩光一闪,一个人影出现在老头身后,接着就这样了!”

    “什么人看清了吗?”众人都纷纷望去,一脸期待。

    可惜这人摇摇头,无奈道:“黑衣蒙面,那看得清啊。”

    宗天府得罪的人太多了,这么好的机会,有点仇的都不想错过,只是没好戏看,着实让人很不爽。

    “少说风凉话了,堂堂圣守大人死在咱们这里,我看雾山要乱!”

    “婆婆在怕什么。”

    “就是,传说人皇都要给婆婆三分颜面,圣皇不敢乱来。”

    听雨楼中,众女也是一早察觉了外面有人交手,她们趴在窗户一看就知道是谁了!

    除了公子的鸳刃光芒,还有什么兵器是这样的?

    不过她们不敢声张,一个个捂住嘴兴奋的难以抑制!

    就连老是看公子不爽的八哥小妮子,都忍不住握紧秀拳挥啊挥。

    “这件事谁说出去,就断绝姐妹关系!”开口的不是红玗,而是莫琊。

    “说什么?”一头雾水的暮晚愣愣问。

    她眼瞎看不到,姐妹又不说清楚。

    八哥想说,可话没出口,就被姐姐们的目光狠狠瞪了回去。

    楠枝则抓过暮晚的手,在她掌心写了几个字。

    暮晚大惊,啊的一声出口,就被楠枝捂住了嘴巴。

    暮晚拉开楠枝的手,压低声音问:“真的?”

    众人齐应:“嗯!”

    “哇!公……”话还没说完,就被众人手掌层层叠叠的遮住嘴。

    “这事其实瞒不住,但能拖一天是一天!好了,都去睡吧,相信你们也能睡着了。”红玗说完,起身上楼。

    如红玗所言,知道张天流有鸳鸯双刃的人不少,虽然都是听雨楼的客人,但难免有些人管不住嘴,为财也好,炫耀也罢,不论出于什么目的,消息肯定会走露。

    即使这里不漏,待宗天府的人过来调查,得知彩光后一样会联想到张天流。

    异人大叔和大妈坐在居住的客栈里,两人都盯着手机,看着实力榜中的公子流飞快的往上爬,脸色都是越来越奇怪!

    “小张隐藏好深啊!他到底什么能力?”大妈惊讶道。

    大叔道:“不知道!”

    “他这样做,很快就会遭到宗天府的报复,我们要不要离开?”

    “没事,这里比外面更安全,而且我总觉得小张这样做反而让宗天府不敢轻举妄动了!”

    大妈笑道:“你的意思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不,我只是觉得小张很聪明,他的隐忍不是为了爆发,出头的事他要做不会等到今天,他就像公叔怜阳一样善于布局,所以我觉得这件事还没完!”

    “那有这么玄乎的,不说了,咦,看来小张又要霸榜几天了。”大妈看着手机上的实力排行榜,第一名赫然换成了公子流!

    “毕竟是圣守,公叔怜阳他们所有人出手都未必能杀一个,让小张捡了便宜,不过我还是觉得,他早知道树婆婆会出手!”

    沉静了一年的公子流突然从吊车尾变到第一,震惊了所有异人,也将得到异人手机的宗天府吓了一跳!

    宗天府派人去杀公子流,自然有人通过异人手机观察三榜上。

    公子流的名字只要消失,任务完成,宗天府这边可以立即安排前往雾山的人准备下一个任务。

    可是公子流没消失,人家霸榜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宗天府震惊。

    难道他把派去的人全杀了所以?也不可能啊,这些人里还有主动请缨的圣守大人啊!

    宗天府迫切想知道战果,如果真是圣守被杀,这将是宗天府进近年来所要承受的最大惨痛!恐怕连圣皇都要惊动!

    张天流似乎不知道自己捅了多大篓子,一口吃干粮,一口喝酒水,等吃完了才看向项亥道:“考虑好了吗?”

    项亥沉默。

    他觉得上了贼船!

    眼前这个小子,真是太可怕了!

    当初他就应该拒绝师妹的要求,别要什么鸳鸯双刃。

    可他不得不承认,张天流的条件很诱人!

    杀了所有四大派弟子!

    当然除了他们俩!

    为何杀?

    张天流的解释是:“为你们,你们在门派的地位越高,咱们合作的机会越多!”

    “苍羽派的能否……”燕筠溪刚问出这句话,张天流就摇头道:“要是苍羽派一个不死,你让三大派情何以堪?”

    “可残害同门……”燕丫头又没说完,再次被张天流打断:“我来解决。”

    看他们一副犹犹豫豫的样子,张天流点了支烟道:“看来你们是下不了手,没关系,我去,你们等着收拾战场,好处我不要,就希望以后能继续合作,最好是我与未来的苍羽掌门人合作。”

    项亥冷笑道:“你太小看四大门派的弟子了,更不清楚掌门人的地位有多高,我们这些人,不过是记名弟子,却已是俗世的顶尖高手,在我们之上,有入门、入室、嫡传,入门还有内外门之分,只有嫡传弟子才能接任掌座,可嫡传弟子也不少,一般掌座还都喜欢让首席弟子接任,乘坐掌座后还要有一批惊才绝艳的弟子,谁不希望有个好师父,你没拿得出手的东西人家凭什么跟你,门派也要考验你能否带出好徒弟,门下治理如何,可有资格成为下一任掌门人选?而且一旦选不上,之后再也没机会,另外,掌门也有弟子,我苍羽派的掌门位已经连续十九届都是掌门弟子接任,兄台现在知道,你的想法有多不切实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