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行踏天涯 > 第六四章 丹田里的豆芽菜
    张天流何尝不清楚垄断的重要性。

    通过红玗,他更加了解修士的世界。

    开觉,亦称九觉,为:眼、耳、口、鼻、气、灵、触、力、意。

    因修炼功法不同,开启的顺序也不同,越好的功法能开启越多。

    如张天流了解的剑拳,依次是开启气、力、触、意,之后没了。

    侯向山的剑拳只能修到四觉,否则也不会轻传。

    为什么要加入势力,加入门派,因为高阶的功法掌握在他们手中!

    偷师在这世道是重罪,一旦发现,轻则废除修为,重则干脆宰了。

    故此就算得到上乘功法也不敢乱传,即使是自己亲儿子!

    这世道坑爹的傻孩子真不少,学了上乘功法如果不能用,学来干什么?什么叫年轻气盛,看不惯就干,瞧老子一招上乘功法拍死你!

    碰巧,一某门派高人路过,见此一招微微一惊,上前打听好嘛,是同门,不废你满门就灭你满门!

    是同盟,也要跟盟友打声招呼,别人门派的私事,还是不要插手好,也不排除某些嫉恶如仇,痛恨偷师的高人会血洗偷师者满门。

    因为你学了就学了,在很多人眼里罪不至死,可你用上乘功法欺凌弱小,耀武扬威,恶霸一方,便属于败坏门派名声,此乃大忌讳。

    修士也讲道义,自视名门正派的更不能乱了规矩。

    为了让各自门派功法不外泄,很多人被敌对势力抓住时,只要被逼问功法,十有**选择自尽,因为透露也是死,而且还是全族死!

    用红玗的话说,公子跟丁家一样,说好听是修炼世家或散修,说难听就是野路子,想要习得上乘功法几乎不可能,即使加入朝廷势力或大门大派都未必能得传承,还得看人家收不收。

    特别是名门正派,最喜欢翻老底,先查你,再查你爹,到你爷爷,最后祖宗,越是看重的弟子被查得越严重,能查多少代查多少代,如果家里某位先人加入过别的门派,会立刻被逐出师门。

    浑水摸鱼是痴心妄想的,除非有归真实力,但你不加入他们何来的归真实力?

    这就是个死循环!

    一个世界,两大圈。

    “我将眼耳口鼻穴脉疏通,算不算开觉?”张天流蹙眉问。

    红玗道:“不得其法凶险无比,即使疏通,也未必是开觉,公子若是开启气海觉,应该有所领会!”

    张天流点头道:“嗯,将全身的气凝聚后,好像成了一滴水似的,以前不会这样,不过,气态变液态似乎能存储更多的真气。”

    “嗯,公子理解得很透彻,这才是觉醒!跟气脉畅通不同,若公子气海没觉醒,就是连田地都没有,修再多水渠又有何用!始终无法灌溉。另外很多功法都有冲突,想以不同功法开不同觉,千难万难,不然丁运也不会……”红玗欲言又止。

    “担心我让你以身试法?”张天流笑道。

    红玗半边艳容微微一红,摇头道:“公子不是那样的人。”

    “他研究这么久,没成功过?”张天流好奇问。

    “不,他成功一次,将丁家的功法推演到了七觉!”红玗道。

    张天流一惊,又听红玗道:“丁家的主修功法很特别,乃是一门可皆修多种功法的童子功,我曾偷偷翻阅过,公子若有兴趣……”

    “等等!”张天流打断她问:“童子是年纪?还是没跟女人办事?”

    红玗脸又一红,尴尬道:“不泄初阳!”

    张天流一脸生无可恋。

    不泄初阳啥意思,就是从娃娃时开始禁色,不仅不能自给自足,还不能做梦!

    丁家也够厉害了,给丁运安排如此多貌美剑侍,他至今都没破身,可见心智如铁呀!

    张天流自信能办得到,特别拥有真气后,只要调息便能心平气和,但倒退到青少年时期,面对诱惑他坚持不了一秒!

    “也不怕胀死!”张天流暗骂一声,让红玗去照顾生意后,独自一人坐在房里发呆。

    没开觉时,他认为只要打通周身穴脉,就等于开了九觉。

    现在是异想天开了。

    觉醒气海,可将真气凝聚压缩成液态,他丹田目前就有一滴,别小看这一滴,足有10的真气啊。

    使用彩羽鸯刃能飞五里地!

    不过张天流不可能用,因为就如童子功的初阳,泄了,完了!

    这滴水名为真气元液,简称真元。

    真元可以自主吸纳真气,从水滴变水球,到一桶水,一缸水,一汪水,一潭水,一湖水,一江河之水,一大海之水!

    张天流的未来全靠它了!

    正想稳固稳固,好让水滴早早成长起来,可张天流这一吐纳,嗯?

    没了?

    张天流脸色瞬间惨白,他居然感受不到丹田的真元!

    失去真元就是真元枯竭,轻则如阿四一样,修为全失,筋脉受损,重则当场毙命!

    可刚才明明还在的,自己一运功怎么就没了?

    爆是不可能爆的,昨儿一早爆过之后,他就不敢修散气功,如今突破后更不可能再修炼。

    况且爆的时候他会没感觉吗!不可能。

    “难道……”

    张天流突然想到什么,凝神静气,通过气息感受体内,很快他发现丹田中的球变了!

    这个球是他在雾国皇宫得到的龙元,真假他也不知。

    当初得到后,没多久这个球就起了凸点,前段时间看,球跟水雷似的,如今再一看,这球已经没了球样,而像一粒生根发芽的种子,根茎扎入张天流的丹田,接通气脉,而如豆芽的嫩苗还开了一片叶子!

    张天流不明就里,他尝试吐纳运功,谁知气进入他体内后,居然直接被豆芽菜给吸收了!

    “不对劲。”张天流明明感觉他体内是有真气的,这也是为何他的真元不见,他也毫无察觉。

    可气明明被豆芽菜吸收了,甚至很可能他的真元也让这厮给吸了。

    张天流弹指间,几道真气丝打在墙上,发出噗噗的声音。

    他不仅有真气,威力还更强了!

    张天流又拿出鸳鸯刃,轻车熟路的注入真气,鸳鸯刃顿时彩光大放,乌羽漂浮而起,围绕他慢慢旋转。

    “没问题啊!”

    张天流很不解,明明吸纳的天地元气被豆芽菜吸收,自己何来的真气?

    难道说,龙元吸收真元后,生出的豆芽菜代替他的真元?

    张天流觉得除了这个解释,似乎没有别的可能,他还能感觉真气游走在筋脉中,而非流逝。

    但这样的变化意义何为?

    张天流头一次感到认知的缺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