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行踏天涯 > 第五四章 拼尽全力
    当张天流浑身哆哆嗦嗦的走出大殿时,他的双脚已经沾满鲜血!

    回头看着那些刚刚死去的人,张天流还是不敢相信眼前一切是真的。

    这帮人刚进来时,张天流只是看到龙椅上的帝王双眼似乎闪现出一抹血光,紧接着他眼前就是一片黑雾,之后整个大殿便安静下来,他也就这样一步步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

    人?

    哪里还有人?

    刚才听到的人声就像是幻听,可张天流靴底沾满的血又是如此的逼真!

    没等张天流感叹自己的大智,眼前,居然出现了一副天崩地裂的画面!

    大雾之中,峦山起伏,大地震颤,轰隆隆的巨响震得耳膜生疼,突然,一块块巨石落在张天流前方的阶梯下,掀飞大片青砖。

    前方碎石,冰晶,如暴雨倾盆。

    后方宫殿也开始摇摆,殿中一根根五人才能怀抱的梁柱倒塌了。

    张天流一回身,便见整个殿宇向他塌来!

    他那还敢逗留,手中鸳鸯刃光芒一起,便带着他飞出了殿前,身后是倒塌的殿宇形成的石流滚滚扑来,若非张天流还有乌羽护身,恐怕已经被砸成了肉泥。

    好不容易逃出来,危险却才刚刚开始!

    天空,朦胧雾中似有峦山在漂浮,无数巨石如雨而下,同时还有一声嘹亮的嗓音开始回荡!

    “众生听言,我乃雾海困龙,镇守山中异门两千五百余年,而今我不得不走,然念及苍生不忍涂炭,愿将三成龙元赠于有缘人,望得龙元者们能留在此地镇守异门……”

    声如天降,不仅雾海的生灵全听到了,也听懂了,甚至待在困龙山脉里的所有生灵也听得一清二楚!

    一时间,外面的人全看向雾海方向,不少人甚至想也不想,朝着此地狂奔而来。

    另有兽群争先恐后。

    龙元!还是两千五百年之上的龙元!

    它就算不是应龙,也绝对是角龙中的佼佼者了!

    虽然龙元也不是全部,但得到之人至少能在瞬间拥有数百年乃至千年修为!

    瞬间可成为应天强者,谁不疯狂?谁不想前往?

    “龙?这世界居然真有这种生灵?”宝宝望着雾蒙蒙的大山,有心向往。

    “太危险,别去。”岳鸿彦摇头道。

    “嗯,我们提升异能就够了。”宝宝看起来年幼,却理智如成年人。

    另一处山峰之上,一名容貌俊美,肌肤病白的男子遥看雾海,低眉沉思。

    他也是异人,还是如今异人战力榜上的第一人,阴如南。

    许许多多的异人与这个世界的人一样,也渴望龙元,可有些是鞭长莫及,有些却执意前往,自道:“我命由我不由天!”

    此刻得不到不代表以后得不到!

    要掌握命运则必须学会夺命!

    笑到最后才是赢家,主角自然是最后登场!

    张天流可没这些想法,龙元?什么鬼玩意啊!有眼前这帮家伙重要吗?

    在宫殿倒塌时,之前出现龙首的那张椅子靠背,此刻真成了一扇门,有源源不断的冤魂恶鬼从中飘出,它们没有肉身,但死在殿里的尸骸成了它们的寄生体。

    看着一具具尸骸站了起来,张天流只感觉头皮发麻。

    天上聚集了越来越多的游魂,飞入雾中的它们如在水中畅游的鱼儿,时不时飞下几只想钻入张天流的身体。

    来不及躲避的张天流只感觉身体一寒,那些鬼魂魄在撞到他身体时居然被反弹了,而且变得很虚弱,慢悠悠的往雾中飘去。

    可张天流没有高兴,因为更多的鬼魂不肯罢休,不断撞击他,让他感到了彻骨的阴冷,特别是被鬼魂撞到头颅时,脑袋好似突然撕裂了一般,吓得他不断的躲闪。

    “该不会是想夺舍我吧?”张天流越想越怕,特别是看到倒塌的大殿里,那些站起来的尸骸居然朝着他一步一挪的走来,他就觉得瘆得慌。

    这些尸骸行动虽然很慢,但因为缺胳膊少腿的,下台阶时容易摔倒,这一滚,就到了台阶下,有些爬起来,有些则一下下爬向张天流!

    张天流立即使用乌羽斩碎靠近他的尸骸,而鬼魂,他是想撕碎,可是乌羽只是从它们身上一穿而过,造不成丁点伤害,似乎只有自身的阳气才能与它们对抗。

    伴随一声震颤云霄的怒嚎,张天流看到一头明显更恐怖,更巨大的鬼魂硬生生的从椅门内挤出来,随后竟钻入了帝王的体内,刹那间,阴气从帝王身上弥漫而开,转眼如雾气般铺天盖地。

    进入阴雾中的鬼魂和尸骸们开始无比享受的吸食阴雾,短短片刻,有些尸骸的行动居然变得矫健了,走了几步后便开始奔跑,最后冲着张天流狂奔而来。

    面对成百上千的尸骸大军,耳畔是鬼王的咆哮,不论是看还是听,张天流只感觉头皮发麻。

    可是他没有跑,因为他很清楚跑不掉!

    他的速度及不上鬼魂,更不及眼下被阴雾进化的尸骸大军。

    使用鸳鸯刃或许能离开一段距离,但之后呢?逃离了这里,就能从这雾海腹地回去吗?

    仅仅片刻,张天流就被鬼魂撞的全身一片阴寒刺骨,领头的一批尸骸已经冲到他近前,他却还在东张西望。

    龙元,龙元,只有找到龙元,他才可能逃出生天!

    这时,他的异能,他的眼睛终于让他喜欢上了!

    高空大雾中的一点金光,就像是他唯一的希望,他毫不犹豫,所有的真气全部注入到鸳鸯刃中,刹那间,彩光绽放,鸳鸯刃带着他化为一道彩流向着高空飞去。

    鬼王在此时发出了一声震天咆哮。

    尸骸大军也是仰头朝张天流鬼嚎着。

    与此同时,无数冤魂厉鬼朝张天流扑去,显然想要阻挡他得到龙元!

    鬼魂追逐彩流的场景犹如大海中的群鱼争食,震撼却也能令人陶醉。

    只可惜,这大雾朦胧的世界里,几乎无人能欣赏到这幅画面。

    近了,越来越近,金光似乎触手可及,然而却远比张天流预料的还要远!

    此刻鬼魂已经包围了他,拼命的往他身体里钻,因此一只只鬼魂被挤得魂飞魄散,却没有谁肯放弃!

    张天流已经察觉不到肉身的存在,他只感觉自己的真气已经所剩无几!

    鸳鸯刃的光华黯淡,很快,最后的一抹光华消失时,张天流身体一顿,眼看便要向下落去,最后的结果即使不被鬼魂夺舍,他也要被活活摔死,再被夺舍。

    张天流双目一瞪,紧咬牙关,拼尽最后一缕真气,手中一根丝若发丝的真气突然射向龙元,与此同时,他的身体飞快的向下坠,终于,轰隆一声巨响,他重重的砸在宫廷广场的青石砖上,被无数的鬼魂和尸骸包围起来。

    “你不是看淡众生,不愿意插手生灵之事吗,为何,你帮助他?只因为他是人?对方是鬼,所以你根本没变!”雾影向老者质问。

    “他跟我走是他自愿,他选择留下也是他自愿,他不拾取财物引发雾皇执念同样是他自愿,龙元是你的,给不给是你自愿,恶鬼夺不夺是它自愿,我说过,不会再干涉众生之事,一切顺其自然,这便是我这些年悟透的道。”

    老者说完,背负双手,向着远空如通天巨山的巨影飘然而去。

    雾影居然发出一声嗤笑道:“你就确定,我给他的是龙元?”

    老者头也不回道:“是与不是,你自愿。”

    雾影咯咯一笑,也不气恼,反而飞快的跟上了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