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行踏天涯 > 第二八三章 再聚首
    目送张天流离开,以立眉头紧锁。

    他回身,来到老妇人住处,将此事如实相告。

    “事情便是这样,太难办了。”以立郁闷道。

    “有什么难办的,这批归真还不到火候,只要他们乐意随便怎么配对,反正目前那两队男女什么也没有情投意合,男的暂且留下,女的就送还给他。”

    “可是她们如果把事情告知了张天流怎么办?毕竟她们已经住了一些日子,可我们却说她们不在天河。”以立觉得这个谎有点难圆。

    老妇人淡笑道:“没关系,反正他们走不了。此地比如今的外界好了何止千百倍,能在这里修炼一甲子是所有修士梦寐以求的,满足了他们,才能安心的修到火候。”

    以立才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此刻另一座山头上,一间阁楼中,阿七蹲在屋里百无聊赖的画着圈圈。

    都已经半个月了,虽然这屋里有两人可她感觉只有一人,因为另一个人很冷淡,跟二姐一样极少说话,自己跟他讨论怎么离开这个地方他也不吭声,问他关于异世界的问题,好了解了解公子的家乡,结果他就厌恶的让自己滚到角落画圈圈。

    这个地方天地元气浓郁,此人抓紧修炼也很正常,但阿七就没见过除了修炼不干其它事情的人,就算是二姐她还会练剑呢,而这人坐在那里已经半个月了,没有挪动过一步!

    “要是五姐在就好了!不,没来更好,船上只有两人到这里是最好的结果!”阿七来到这里后,也是陷入昏迷的,等醒来时已经到了天河府,而身边只有一个异人。

    “七夫人在吗?”突然,楼外传来了以立的声音。

    阿七一愣,她听出了是以立的声音,但是之前还叫自己七姑娘,怎么突然变成了七夫人?

    不过她还是走下阁楼,看到以立后问道:“前辈有何事?”

    “都说了无须叫我前辈,论年纪我还没有七夫人大,是这样的,前段时间突然有三人误入天河,虽然他们借口是寻人,照的好想就是七夫人,但为了确保与七夫人两人无仇,我们没有第一时间告知她先到一步,直到最近观察了此人脾性端正,并打听到他的确有可能与七夫人有关,故此来问是否是七夫人的丈夫。”

    “丈夫”阿七懵逼,但转念一想她就惊了!

    会这样被认为是她丈夫的,除了公子还有何人?

    公子不是经常在外人面前说什么我家几婆娘的吗!七婆娘就是她!

    “他叫什么?是不是姓张?”阿七是有喜有担忧。

    喜的是公子来了,担忧的是也进来了!

    虽然这地方很不错,可是她待不下去!而且记忆中隐隐觉得这里不是一个好地方!必须要离开。

    以立笑道:“正是张天流张公子,看来他果真是七夫人的丈夫。”

    阿七脸一红,没有否认!心里更不想去否认!反而有点喜滋滋的感觉!

    跟冷酷如二姐的异人告了辞,阿七一路喜滋滋的跟随以立赶往竹林。

    与阿七一同居住的异人在他们离开后,睁开眼睛,眼里满是疑惑与戒备!

    “老妖婆难道意识到了什么?”这名异人容貌俊秀,但肌肤病白,正是异人榜上战力第一的阴如南!

    他自从来到这里,他处处觉得透着诡异。

    阿七明明说了男女授受不亲,不想跟他住在一起,却被借口没有多余的房子,只有后山这一处独居。

    又说这里十分凶险,最好别出门,不然被天上的妖禽叼走了。

    那些妖禽的确很厉害,但还威胁不到阴如南,但他没有暴露自己是异人,只是装成普普通通的归真修士,而且防止被监视,他极少开口与阿七交流,特别是有关异人的问题!

    但现在,他们突然调走了阿七,其用意究竟是什么?

    阴如南不相信除了阿七与他外,没有别人进来,他们这批猎妖队虽然传人很少,但应天修士很多,归真更多,整艘船多达千余人,却只有两人进来了,这是什么几率?

    撞大运?到这天地元气的地方苦修一甲子?

    如果阴如南会如此天真认为,他早死了。

    但他依然没有轻举妄动,既然这里天地元气浓郁,不如就好好修炼,修为越高自保能力才越强。

    另一边,当阿七喜滋滋的冲到竹屋外,推门而入时,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之前的喜悦荡然无存。

    不是以立骗他,公子真在,不过公子在的同时还有二姐!以及那个腻歪在公子身边,居然还用公子大腿当枕头的五姐也在!

    “咦,七妹来啦?”暮晚虽然闭着眼睛,但她就是睁眼也看不到,她能看到的是眉心的游目印。

    阿七也不知怎么了,明明应该高兴的却有点儿不舒服。

    “嗯。”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就进了屋,顺手关了门。

    暮晚弄得莫名其妙,往日七妹不是应该喜滋滋的跑过来拉着她的手兴奋的说个不停吗?今日咋了?莫非……

    “呵呵!七妹吃醋咯!”说这,转身爬在公子身边,抱着他大腿摇晃道:“公子说是不是呀?”

    阿七脸瞬间就红了,怒道:“瞎说什么呢!讨厌,公子你看她呀!唉呀你别缠着公子行不行。”说这就跑过来拽着暮晚的脚将她拉开公子身边。

    “嘿嘿!”暮晚挣脱小脚,蹦蹦跳跳的跑到公子身后,蹲下来抱着公子道:“公子为了我不顾危险,追踪石狮子深陷困境,我爱死公子咯!”

    屋内众人额头上都流下黑线了!包括阿二!

    “行啦别闹。”张天流收起手里的书,看着阿七道:“你们没事就好。”

    “有!”暮晚伸手搓着张天流的侧脸道:“莫老板说这里很危险,现在没事不代表以后没事,我过来时还告诉我,别对公子做什么苟且之事哦!”

    要说真正了解张天流的,普天之下除了莫老板真没有别人了,包括在地球。

    他知道张天流不会对这些女人做什么,也看出这些女人对张天流的心思,在外面没什么,可在这里,会粗大事的!

    张天流也没有意外,莫老板什么人,刑警!

    虽然汤靖承也是,但汤靖承是行动派,而莫老板是脑里派,两人是互帮互助的,很多人看不出的问题莫老板能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