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行踏天涯 > 第二七四章 雾里散人的雾
    白霄国师站在北海边远远看着猎妖队的安然无恙的回来,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过去打听一下。”白霄国师命令随从。

    随从立刻应诺冲去,不久又回来禀报道:“回禀国师,他们没有遇到海妖,但是遇到了雾里散人!此人还与猎妖队的传人交易了琉璃宝盏的心法!”

    “什么!”

    白霄国师脸色瞬间阴晴不定了。

    雾里散人!怎么又是雾里散人?

    “他跟猎妖队的人说了什么?”白霄国师急切问。

    “没有,关于异人或者洮洮都没有,只说了烛门没妖,他在烛门逗留了一月有余,待猎妖队的人来了后他就与这些人交换功法了。”

    白霄国师眉头大皱,之前不断推算,可算来算去就是算不到雾里散人的出现。

    “此人出现,不会影响我们的计划吧?”白霄国师身边的一名白衣修士问道。

    “会。”白霄国师无奈道。

    “为什么?没有妖不证明异人洮洮不是妖。”白衣修士觉得这汪浑水还能继续搅下去。

    “晁良的失踪将局面彻底扭转了,雾里散人的出现使局面再次出现无法预测的地步,在不明白他的目的前,我们不能轻举妄动,现在立即回白霄,若我所料不错,此人应该会去白霄!”

    白衣修士越听越觉得匪夷所思,这些问题国师是如何联系的?

    奇门推演虽有无限可能,但都不是胡乱设想,它们都是有联系的,这种推演之法不是从树杆推演到树枝交错的树冠,而是散发性的,是以自己为中宫,或者他人为中宫进行辐射运算。

    晁良的消失,所照成的影响是他能辐射的整片区域都消失了!与他有关系的九宫将会断开联系。

    白霄国师跟晁良联手不单单是为了烛门的秘宝,还有晁良对朝圣的恨!

    这恨辐射范围很大,能影响到整个朝圣的气运,不论是他还是晁良,只要一人突破的玉境,朝圣必亡!

    可晁良失踪了,甚至有可能死了,那么整盘棋局都会因为这颗棋子的消失而影响大局,加上对手下了一步奇招,雾里散人!

    白霄国师以他作为中宫推算,越算越难心安,要是雾里散人和猎妖队打起来还好说,或者解释洮洮不是什么妖,异人没有想根任何人起冲突。如此他就能推演此人的目的,可他不打,你就不知道他是车、马,还是炮?搞不好他只是一颗象,乃至于朝圣的国士!

    还有晁良的消失是否与此人有关?

    白霄国师知道他来烛门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却不知最后关头他究竟做了什么?

    之前推测是被妖杀,可雾里散人的出现彻底的大乱了白霄国师的预测。

    最可怕的是这人得到了琉璃宝盏的心法,并且选择与猎妖队传人交易,太出乎人预料了,就算他什么都不做,直接离开也没人去故意阻拦他,传人是最自持身份的,或许一两人的时候会懂歪脑筋杀人夺宝什么的,但七成猎妖队的传人聚集而来,谁也不可能对一个修士出手。

    烛门在俗世神秘,但在猎妖队却不是什么秘密,白霄国师进入烛门后就得知这个地方不知被多少人光顾过!十有**就是猎妖队的前辈们。

    “我明明在烛门见到妖了,绝不可能是假冒的,它究竟是离开了?还是被雾里散人杀了?如果杀了,他有用的是什么办法?雾里散人是行走在阳间的阴界人,他究竟是不是异人公子流?公子流如果当了阴判,为何短短几十年就出来了?难道阴界要对阳间动手?不对,如果真要出手,照对付符图门的办法阳间势力根本无力抵抗。”

    白霄国师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了,目前,雾里散人就是个谜团!解不开,局势就看不清!

    但有一点他可以确定,如果雾里散人是站在异人或者朝圣这一派的,应该会帮助洮洮洗刷妖孽之名,或协助朝圣对付白霄。所以他要回去,只要雾里散人来到西方,他就能再次掌握整个局势。

    白霄国师不知道,此刻他的一举一动皆暴露在两百里外的张天流眼中。

    “这老家伙往西南而去,应该是回白霄,反应可真够快啊。”

    他的下一步的确是白霄,但看到白霄国师的行踪后,他如果去了必然要暴露!

    雾里散人如果被人看清,还能叫雾里散人吗?

    但他不去,白霄国师铁定会继续导演朝圣和异人的这场大戏,局面还会被他牵着走,而有他坐镇的白霄,张天流也没办法搅风搅雨。

    “搅风搅雨!”张天流摸摸下巴,突然笑了!

    这件事关乎所有人,他何至于自己扛着?

    身后彩光乌光齐亮,一片片羽毛浮现,飞快组合成两对羽翼,正是一对大号的彩羽与一对小号的乌羽。

    重新锻造的鸳鸯刃是三段式,每一段都有数种形态,这四翼就是其中之一,彩羽的速度配合乌羽的灵活,能让他在任何的环境下都能极速飞行,而且真气的损耗大大的减轻,不至于飞百里就力不从心。

    四翼一展,张天流化为彩灰两光划破天际,很快就消失在了南面。

    三天后,回到圣京的张天流来到九州集团的总部。

    他不是从楼下上来,而是飞到楼顶下来。

    除非修为到了应天,否则根本无法发现极速飞行状态下的他,最多看到天空一抹彩灰光线。

    “卧槽,你……”看到张天流,王乞别提多震惊了。

    这厮上次离开时,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豪情壮志,可现在几个意思?洮洮和朝圣百姓微妙的情况也没解决啊,你怎么就回来了?

    他哪知道,张天流上次是打算跟瑚妖去天涯的。

    张天流开门见山道:“让三五烟和画中人加上眼镜男去白霄搅一下风雨。”

    “干什么?”王乞不理解。

    “拖延,我需要局势变得难以揣摩,向导就找王洋冲,这厮对西方平原很熟悉。”

    王乞细细一想也就明白了。

    “可是你为何不出手?”王乞觉得张天流去更加好,一来他修为高,二来搅浑水的本事肯定要比三五烟他们高明。

    “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而且等局势搅混了我就要闭关了,没时间。”

    张天流得到琉璃宝盏和寒缠劲,需要好好闭关参悟一下,真没闲情逸致跟他们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