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行踏天涯 > 第二三六章 心境
    天梯赛的赛程从夏季初期打到了冬季开头,整整六个月!

    半年时间,太学的变化是翻天覆地的。

    别的不说,光是学子的战斗力就提升了好几倍!

    招数玩得越来越丰富。

    不仅追求势力,还要追求表演性,可看性,潇洒更不失凌厉的招数成为了许多男生的研究对象。

    如何能在擂台赛潇洒的解决对手,就算败也不能败的太难看,这就值得专研了。

    无疑,张天流成为了最好的模仿对象。

    用王乞的话来说,这厮会装啊!他的一步一行,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都显露出浓浓的高手风范,还懂说骚话,调侃起对手来是字字珠玑,让人恨不得自刎当场,可偏偏就是这样的人,不知什么时候,竟吸引了无数妹子的青睐。

    欲购买张传人手办的呼声越来越高,听闻连左人应的亲妹妹,四公主都成了张传人的骨灰粉,要不是王乞劝着,左人应都定受不住妹妹的压力,要招张传人给妹妹当驸马了!

    天梯赛的最后一场,随着太史佑明的防守成功宣告落幕。

    “上次交手我还略胜一筹,三天不见,七姑娘剑法又精进了。”太史佑明虽然赢了,但赢得很困难,几次都差点败在阿七剑下。

    阿七闭目一叹,拱拱手没有说什么,退下了擂台,在观众山呼海啸的安慰声中离开了场馆。

    她想赢,但目前的她真的赢不了。

    她在前三梯队起起伏伏,最后好不容易赢取了再次挑战一梯的机会,可是败了,还是两场连败,与上两次跟太史佑明交手的一胜两负还难看。

    “别灰心,还有明年。”暮晚抱着七妹安慰道。

    归真修士活两百年轻而易举,后期寿命更是翻了一倍,就是活五百年的都有。

    而能进入太学的学子目前从未出现过无法突破归真的,毕竟有钱的有药堆,没钱的有天赋,因而太学因此太学的学期很长,足足三十年,这还是因为王乞介入才修改的,以前是一甲子岁数,不论成就如何都要离开太学。

    一甲子六十年,对普通人而言就是大半辈子,修士虽然漫长,但也快了。

    阿七现在就已经过五十了。

    然而心境的变化却没有地球大妈的程度,主要是人生的过程很慢,压力也只是参加天梯赛才有了,以前她不知道压力为何物,即使在丁家,也处于一种认命的状态,被打被罚都不会产生压力。

    但如今,她的想法逐渐的脱离认命与天真。

    论岁数,阿七在这些天梯赛学子中属于最大的,这些人都是三十左右,太史佑明仅仅三十二岁,她足足大了对方二十岁,却无法战胜对方,让她不断怀疑自己,否定自己。

    回到小楼,见到公子,阿七心情低落道:“我又输了。”

    “还行。”张天流却如此安慰。

    “公子还说风凉话呢。”暮晚给阿七抱不平。

    “不是风凉话,阿七和太史佑明的差距不是剑法,而是求胜心,你的求胜是一种对肯定的需求,直白点就是得到我的肯定,而太史佑明呢,对他们而言你是外来的,目前依旧不属于太学一份子,所以他背负的是整个太学取胜的重任,还有他是太史家的荣耀,以及追求剑道称王的目标,所以他几次险些落败时都没有放弃,依然寻找机会反击,直到你露出破绽。从这方面来说,你的剑比他强,但心却没有成长。”

    阿七和暮晚听得一脸懵逼。

    她们都算是孤儿,什么太学重担,家族荣耀感,她们一概不知,追求剑道称王倒是有,二姐就是,但她们也不是二姐,也没特地的问过二姐为什么喜欢剑。

    “那得用什么心境才能打败他啊?”暮晚好奇问道。

    “舍弃胜负,单纯的为了活命!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我们都是没有什么家人的人,家族荣耀这辈子都不可能拥有,又是外来户,身在太学心却未必,除了对自己喜欢的道的执念,只有求存了!当你认为这场比试决定了你能否活下去时,刚才的最后关头,你有机会跟他打成平手!”

    “七妹懂了吗?”暮晚不懂,所以希望阿七能懂。

    可惜阿七也是一愣懵逼的摇头。

    没有经历过生死,怎么能抓住那种求生的感觉。

    上次在焰阳山阿七的确经历了险境,但只是险境而已,因为有阿二在,阿七潜意识中认为二姐能救她,就算不救她也没关系,自己实力不如二姐,肯定是个累赘,死了也好,二姐就不用保护自己,独自一人逃掉应该不难。

    正是因为这种心境,阿七无法夺魁。

    而且这种东西只能自己去领悟,别人教不会。

    “那公子干嘛赢得这么轻松?你也当生死决斗吗?”暮晚从不会顾忌什么,想到就问。

    “说多少次了,别模仿我,我的方式你们模仿不来,我能了解对手的内心,你们难。何况,如果是我必需击败的强敌,我还会去调查他从小到大的生存环境,知晓他喜好,性格,穿什么内裤喝什么茶,不论大小都要了解,才能准确判断他行事风格与目的,找到他的致命弱点。这是实力弱小者的生存之道,当然道不止一,认命也算一种。”

    两女越听越觉得困难。

    她们脑子里可就没有这些弯弯绕绕的,觉得打不过就是打不过,想打过就要拼命修炼。

    但她们显然忽略了对方也同样拼命修炼,而且背后还有团队,例如太史佑明,他背后是整个剑院与太史家,如今也学会了帮太史佑明研究对手,阿七早被他们剖析了。

    只是他们从没有调查阿七身边的阿二,也是因为她断了一臂的关系。

    “暮晚,明年你也参加天梯赛去。”张天流吩咐道。

    “好啊好啊。”暮晚答应得很爽快,末了还问道:“那二姐呢?”

    “你二姐不同,她去了就是存欺负人了,修为差不多,但境界不一样懂吗。”

    “不懂。”暮晚摇头。

    一直不吭声盘腿修炼的阿二睁开眼睛也说道:“我也不懂,公子能否说明白?”

    张天流问:“你觉得场上的学子有谁是你无法取胜的?”

    阿二蹙眉,摇头不语。

    暮晚不解的忙问:“二姐你是无法判断呢,还是觉得没有啊?”

    “没。”阿二回答很爽快。

    “这不就对了。”张天流郁闷道:“当你觉得对手的招式你都能破解时,这就是境界的不同。当初你的判断也没错,阿七要胜冷惜只用剑芒即可,但怎样的剑芒能胜,阿七无法理解,你也无法传授,对你而言随机应变,见招拆招,对阿七而言没有固定套路只能一次次试探,在试探中积累经验一步一脚印的突破。以我观之,你已经步入应天心境,你去打擂不是欺负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