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和二哈共系统 > 第三章 感觉无用的系统
    气愤了一阵,陈浩然没好气的说道:“显示一下你所谓的全方位的提醒服务吧。”

    系统立刻显示出陈浩然的立体人像信息:

    【宿主:陈浩然,男性,16年骨龄】

    【体术:零阶0.8段(普通成年人标准为零阶一段,未能达到标准)】

    【精神:一阶一段(普通成年人标准为零阶一段,超过标准11倍)】

    【技:无】

    陈浩然有些呆滞,不是呆滞于自己的数据,而是对这个系统居然显示出这样的项目而震惊。

    原因很简单,因为未来,这【体术】和【精神】的数据可是遍布整个世界。每阶有十段,十段满了就会晋升为下一阶。至于阶的封顶是多少?没人知道,因为据陈浩然的记忆来看,未来三十年,最牛最强的人也不过是八阶。

    【体术】是代表着**的一切,无论你是练内功还是外功,但凡和**有关的一切修炼,都属于【体术】这个数据统计范围。

    当【体术】的数据达到五阶的时候,就能够产生一种时刻作用于自身的气劲,也就是说,【体术】达到五阶,那么就自动会拥有舞空术的技能,可以在空中随意的飞舞飘行!

    而【精神】则代表着精神力,所有一切和精神力有关的都被归类于【精神】这个数据统计中,比如异能、法术、道术等等都在这个大项目中。

    而【精神】在许多方面都远远超越【体术】的存在,只要知道【精神】的数据达到三阶,就会自动产生一种精神力,可以控制着身躯满天空飞行,就知道比【体术】强大多少了。

    可以说,两边同阶的话,【精神】绝对碾压死【体术】的!但有个传说,据说【体术】达到九阶的时候会产生异变,变得可以和【精神】九阶抗衡了。

    只是这个被很多人认为是走【体术】这个选项的那些武者们的败犬呐喊罢了。毕竟在未来,走【精神】体系的被称为大师,而走【体术】系的则被称为武者,两者的地位天差地别。武者千方百计的想要和大师并肩而立,却始终做不到,大师们始终高高在上。

    这些事情,陈浩然这个有着未来三十年记忆的老咸鱼当然一清二楚,他16岁就达到【精神】一阶一段,在未来,绝对会被视为天才,而且达到了一阶,已经可以被称为少师,各大势力会千方百计的勾搭招揽培养。

    但陈浩然却没有丝毫的高兴,因为他喵的,为毛莫名出现在脑子里的系统会有自己未来体系的统计方式?这是参考了自己脑子里的记忆,还是本身系统就是这种统计方式?!

    “系统,你这数据是哪儿来的?”陈浩然绷着脸的问道。

    【宿主,这是本系统自带的资料,因为有很大一部分资料缺失,所以没有这些资料详细的来源。】

    “你的资料为何会缺失?缺失了多少?”陈浩然皱眉狐疑的问,因为好些事情这系统都借口资料缺失,不狐疑才是怪事了。

    【为何会缺失,系统资料中没有答案,资料缺失了三分之一多。】系统也很直白的回答。

    “妈蛋!”陈浩然只能这么叫骂一句。

    他现在感觉有些头疼,要是没有这个莫名冒出来的系统,自己靠着未来三十年的记忆就可以潇洒未来了!现在多了个系统,而且还是这么不靠谱,鬼知道自己借着未来记忆攀爬巅峰的时候,会不会因为这个系统的捣乱而失足落下来摔个半死呢!

    但没法,这系统不靠谱也存在于自己脑子里了,还他喵的赶不出去,算了,平时无视这个系统吧,自己还是靠未来三十年的记忆攀爬巅峰比较靠谱。

    咦?为什么自己老是说未来三十年的记忆呢?难道自己未来就活了三十年?

    陈浩然终于感觉到奇怪之处了,捧着头仔细回忆起来,结果想来想去,都是自己在未来当了三十年咸鱼的记忆,甚至记忆的最后,自己都还在当着咸鱼,根本就没有未来的自己为毛会重生回来的因果。就好像是当时自己还坐着冷板凳的喝茶看报,然后下一刻自己就重生为16岁了。

    “妈蛋,好像我的未来记忆也缺少了好大一块似的,不会是这诡异系统搞的鬼吧?它丢失了三分之一的资料,搞得我的记忆也丢失了一大段?”

    陈浩然嘀嘟着,摇摇头再次问道:“系统,你那商城和任务两个大项又是怎么回事?”

    【抱歉,因为您没有点数,所以商城没法开启,而点数需要您去领取任务完成才能得到。】

    【至于任务,当前没有任务,至于可领取的任务,只会不定时出现。请宿主准时领取并且完成,不然会加大惩罚力度的。】

    没有点数所以商城没法开启,而点数就必须领取任务来获得,然后这任务还是不定时出现?

    陈浩然想到之前那坑人的任务,立刻打个寒颤,妈蛋,那种任务谁敢去完成啊!真的是情愿被电击呢!

    “这么说起来,你现在就最多显示一下我的状态的功能还有用而已了?”陈浩然撇嘴说道。

    【……是。】

    “妈蛋,浪费我时间!”陈浩然起身拍拍屁股,决定以后直接无视掉系统的存在好了。

    拿手机刷了一辆共享单车,抬头张望一下方向,吭哧吭哧的骑车狂奔起来。

    单车脱离大道,很快在小巷里东弯西拐起来,终于来到了陈浩然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地方——市府大院。

    看着这熟悉得三十年后都没怎么变化的街道,陈浩然不由的感慨了一下。

    这片区域之所以能够在三十年后都保持着建市时就创造下来的环境,很简单,因为三十年后这片区域的核心市府大院都没有搬迁。再加上另两个核心,市一小和市第一幼儿园,都在这一区域,并且三十年后也没有搬迁。

    说起来也是怪事,幼儿园和小学足足60年不搬迁很正常,可市府大院也跟着60年不搬迁就匪夷所思了。

    陈浩然目光瞟向市府大院的后墙,可以看到金属栏杆已经腐朽得不像样,但里面的树木却同样茂盛得不可思议,而且还有一种古香古色的味道。

    那些参天大树郁郁葱葱的挺立着自己的枝干,不远处,地面还有浅浅的苔藓铺陈。顺目过去北侧一点的地方,林木映衬的一方池塘袒露在缝隙的阳光下,仿似一条发光的银项链。

    陈浩然两眼发光的看着这里,他重生的印象里,当年这儿可是一处神秘的所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