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五十七章 当朝局势
    刘袖的两间铺子,都是一进出的套型,搁在前世,那就是两个连排四合院。

    “绝世武功”被他改造成前面是门脸,后面是武房,院子是一个练武场。

    而“绝对挑战”就要不了这么大地方,除前面对外营业,摆放各种商品之外,后面的主房和东西厢房,都作为私人的卧室。

    主卧当然是刘袖自己住,东厢是宝儿的闺房,现在聂三娘住进了西厢。

    宝儿安顿好公子的义女,便出去张罗晚饭,刘袖列出的菜单,足够两家店的伙计吃上三天,宝儿觉得这可能就是公子长高的原因,可是宝儿吃不下这么多呀。

    难怪会矮(,,??.??,,)

    另一边,刘袖准备先看账本,他正好离开一周,心里最挂念的就是赚了多少钱。

    可是,这么激动人心的时刻,北鸣侯却来了。

    刘术带着谋士林晋,来到“绝世武功”的铺子,刘袖只得把二人请到里面。

    然后,北鸣侯就陷入深深的思考……

    我多久没见到这小子了?我平时这么不关注他吗?他好像和宝儿差不多高吧,难道是我记错了吗?

    一见面,父子俩便面面相觑。

    说实话,刘袖现在最不想见的,就是这个便宜老爹,他只要“侯爵之子”的身份就够了,已经不需要从北鸣侯那里得到什么。

    可是反过来,北鸣侯却一定想从他这得到什么。

    刘袖不露声色的道:“父侯,林叔,今天怎么有兴致到我这来?”

    北鸣侯鼻子里哼了一声,一副不苟言笑,还有些不悦的样子,也不说话。

    刘袖心里腹诽,跑我这来装爹?摆什么侯爷架子,晚上让老妈收拾你!

    而林晋却开口道:“五公子,你这些天去哪了?让我们好生挂念,侯爷甚至出动北鸣军,在到处找你,生怕你遇到不测。”

    “多谢父侯。”刘袖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便说出准备好的说辞,自己是被聂三娘绑架了,一直被带到午阳城,可不知为何,振兴会却发生内斗,他便趁机逃了出来。

    总之真真假假,听起来合情合理,只是隐瞒他与聂三娘联手,又把聂三娘带回来的事。

    当时那个客栈被打得乱七八糟,唯一在场的小二,也被狮吼震晕了,刘袖已经确认过,没有任何目击者,这才敢把聂三娘带走,否则也只能绑起来交给朝廷了。

    至于有人去午阳查,也只能查到这些,不可能有监控这种东西。

    两人听完,也相信了刘袖的说法。

    林晋道:“那些反贼多行不义,而五公子吉人自有天相,现在回来便好。”

    对于林晋,刘袖的前身并不太了解,只知道是父侯的谋士,在侯爵府的地位比他高很多。

    当然了,一般人地位都比他高,他只是名义上的公子,实际上可能还不如胡二刀呢。

    林晋顿了顿,见刘袖也不接话,甚至还有些敷衍,不禁暗暗皱眉。

    这是小人得志吗?拜了名师就不把我和侯爷放在眼里了?

    不过林晋并没有表现出来,反而笑着道:“五公子这生意不错啊,这些天林叔来过几次,说是日进斗金也不为过啊!”

    说到这两间铺子,便是几年前北鸣侯给刘袖的产业,不只是他,几个哥哥都有,意在让他们了解民生,接触实业和经济。

    毕竟世子只有一个,继承爵位的也只有一个,其他子嗣总要自立门户,或者辅佐打理封地上的事务。

    不过北鸣侯给完铺子,就没再理会,可能早就忘了,直到最近刘袖的生意大火,想不知道都难。

    “还好还好,赚点小钱,造福于民。”刘袖应付道。

    林晋赞叹道:“五公子能拜入名师门下,真是机缘逆天呐!还有那个‘绝对挑战’,更是妙哉,莫非五公子在文学上,也拜了名师?”

    “对,两个名师,一文一武。”

    刘袖很没诚意的答道,顿时把林晋噎得不轻。

    这是什么态度?你还能再敷衍点吗?

    “哼。”

    北鸣侯又不满地哼了一声,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你翅膀硬了?拜名师这么大的事,都敢瞒着我?”

    刘袖马上道:“不敢,实在是师命难违,恩师让我保证,不可对任何人提起,我便发誓,若违师命,全家死光。”

    “你!”

    北鸣侯差点气晕过去,你是不是傻?发誓就发誓,干嘛扯上我们?什么五雷轰顶,天诛地灭不会吗?

    北鸣侯哪里不知道,主角父母一直是最高危职业,他能活到现在,就已经赢了。

    可是刘袖的话,挑不出任何毛病,师命难违,不下于父母之命,你总不能让他不尊师重道吧?

    所以北鸣侯只能忍了,又岔开话题道:“你这次参加会试,为什么不提说明?你以为拿了双冠就是好事?你知道当今朝廷有多复杂?你知道明年的京城有多少变数吗?”

    刘袖:“不知道。”

    北鸣侯:“……”

    他真不知道,怎么说实话也发火?

    见老爹吹胡子瞪眼睛,马上就要暴走,刘袖只得再道:“我以为爹娘盼着孩儿有出息,没想过那么多,也没机会接触朝政,更不知道拿第一是坏事,请父侯明示。”

    “我……”

    北鸣侯被一个软钉子,怼得哑口无言,却忽然想到,幸亏秦氏不在,否则又要说了……孩子废物你不高兴,现在争气了你也不高兴,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

    仿佛秦氏那个磨人的小妖精就在眼前,北鸣侯的心也软了下来。

    “罢了,你也长大了,是该让你多知道一些……”

    北鸣侯叹了声,便娓娓道来:“自打新君登基,朝中局势便扑朔迷离,只因先皇走得突然,原本五皇子周昱,也就是现在的靳王,正在与太子夺嫡之争,可先皇离世前,却秘密帮助太子登基,就这样新君才坐上皇位。”

    “可靳王党羽众多,又手握两省兵权,更有太师太傅等重臣相倾,门客高手不计其数,自然不甘为人臣,以至于朝中分立,暗中刀光剑影,几乎快摆到明面上了!”

    “而这次会试,便是新君登基后的第一个大动作,他要广纳天下能才,给朝廷来一个大换血,可靳王又岂能坐以待毙?可以说,年初的京试,就是神仙打架的战场,而你们这些人,便是战场上的炮灰!”

    一番利害关系,好像是父子俩第一次深淡,刘袖也是第一次了解朝廷的局势。

    他沉默片刻,忽然问道:“那我们侯爵府,在这场斗争中,又扮演怎样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