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四十五章 全被忽悠瘸了!
    刘袖吹牛逼式的开业致辞,在场没一个买账的,连宝儿都看不下去了,公子你别秀了,快点介绍生意吧。

    然后刘袖看了看大家的反应,罢了,后面还有十来页讲话稿,还是别念了,赚钱要紧。

    “宝儿,揭红布!”

    刘袖吩咐一声,而宝儿早就站在“绝对挑战”的门口,手里握着红布,直接往下一拽,便露出一副上联。

    烟锁池塘柳。

    四哥:“我就知道!!”

    下面顿时议论开了,有人听过这个上联,自然是从香阁乐坊传出来的,但有的却是第一次见到,比如王同这些人。

    “烟锁池塘柳?五字含五行?这……”

    王同立刻就被吸引,这上联妙啊,他连忙搜肠刮肚,想试试对出下联,其他人也是一样的反应。

    要知道,大运国文风鼎盛,才子多如狗,才女满地走,而文人相轻是必然的,所以看到一副绝妙的上联,大家都跃跃欲试。

    刘袖心里暗笑,这就是噱头,看看这些人,马上就上钩了。

    他介绍道:“诸位,文以载道,对以会友,在下开这个店,意在促进文学发展,鼓励年轻人多读书,读好书,所以准备了上百副绝对,希望大家来挑战,所有上联都是密封的,只有打开才知道,价格不贵,如果对上了便双倍返回。”

    “另外,本店还有各种书籍,像是四书五经的手抄版,名人传记,大千故事,书法字画,插图春宫,还有各种笔墨纸砚,书签墨台,总之与文有关的,我这里什么都有!”

    说完之后,全场立刻情绪高涨,居然有上百副绝对?都是烟锁池塘柳这么牛逼吗?

    此刻,别说是那些读书人,就是王同和仲杨等人,都有了极大兴趣,想看看那所谓的上百绝对。

    这样一家别出心裁的铺子,立刻备受追捧,实在是很新鲜,让人想进去一窥究竟。

    可随后刘袖报出挑战的价格,所有人都暗暗咋舌。

    普通绝对十两金,状元绝对百两金,千古绝对千两金……

    你这叫不贵?

    好吧,在你刘公子看来,可能是不贵,但我们若是对上了,你可是要十两赔十两,千两赔千两,你确定?

    刘袖早就乐开花了,看大家的反应就知道,自己想不火都难了!

    至于赔钱?你什么时候见过买的比卖的精?

    就这些上联,保证你一个大才子,也顶多对上十两的!

    那些百两千两的上联,全都是坑,随便拿出两个,就能把十两赔的,全赚回来。

    而且以后十两的对子烂大街了,那些真正的才子,真正想挑战的,还是要盯着百两千两的对子。

    更何况,挑战只是为了吸睛,真正赚钱的是商品,书和文具都是暴利,只要“绝对挑战”一火,这些东西还愁卖吗?

    以后这就是北鸣城最大的书店文具店!

    刘袖考虑的是长期稳定的收入,这要比和人打赌靠谱,主要是现在也没人跟他赌了,看看四哥,都已经被秃了。

    “刘公子,对子说完了吧?那‘绝世武功’是怎么回事,快来讲讲啊?”

    许多喜武不喜的人,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刘袖高深一笑:“这位兄弟问的好,接下来我就要说说‘绝世武功’了,大家肯定想问,你刘袖区区一个绝世美男,跟绝世武功有什么关系?”

    王同:“……”

    齐掌柜:“……”

    围观群众:“……”

    好吧,宝儿和四哥都已经习惯了,这货从来就没要过脸。

    全场一片尴尬,刘袖却自问自答的道:“当然有关系了,因为我卖的,就是绝世武功!”

    嚯!?

    全场瞬间哗然,你是真敢吹牛逼啊!还卖绝世武功?你咋不卖月亮呢?

    刘袖仰望45度,追忆道:“想当年,我在京城读书,只因武功低下,修为微末,尝尽人情冷暖,看尽炎凉世态,若非遇到恩师,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宝儿:“???”

    公子在京城有恩师?是那个教斗狗的老师傅?还是学院里卖春宫图的画师?

    刘袖接着感慨道:“恩师之名,恕我不便提及,不过可以告诉大家,他老人家是一位,绝代名师!”

    哗!!!

    台下顿时一片哗然,只因“名师”二字的份量,简直堪比文人心中的圣人!

    在整个大运国,名师也不过两手之数,而任何一位名师,都是云端上的人物,便在皇帝见了,也要以抱拳之礼相待。

    名师不仅本身就是武道宗师,更能博览天下武学,指点他人困惑。

    这么说吧,如果你卡一个境界很久,或者某一招练不下去了,这时候有名师指点你一下,可能就豁然开朗了。

    更有人说:名师一席话,胜过十年修。

    可见名师的地位,或许不是最顶尖的大宗师,但其影响力和作用,绝对不下于任何大宗师。

    王同心中恍然,难怪这小子拿到武试第一,还以为传言不实,原来是因为拜入名师门下,这是多大的机缘啊,那些名师弟子,哪个不是天之骄子!

    其他人也是又羡慕又嫉妒,我说这废物怎么突然变化这么大,居然是拜了名师!这狗屎运怎么不掉在我们头上?

    此时,大家看刘袖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了,显然,这些人全被忽悠瘸了!

    不错,什么狗屁恩师,根本就不存在。

    实在是刘袖最近太浪了,从一个废物突然变成双冠王,又要开店卖绝世武功,没有一个合理的说法,就是北鸣侯那关也过不去。

    所以趁着开业之际,他便杜撰了一位名师,而前身在京城求学的这一年,正好可以当幌子,我就是半夜偷偷跟师父学艺,谁也不知道,你咬我啊?

    也正因为刘袖浪出了双冠王,浪出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大家才会被他忽悠,否则名师那么好拜吗?可是这样一解释,反倒能说通了。

    而唯一知道真相的宝儿,自然不会出卖公子,所以拜名师这事,基本上是实锤了。

    刘袖铺垫完之后,便开始进入正题:“当初,恩师他老人家教导我,能者,当兼济天下,学得一身本事,若不能造福一方,和咸鱼有什么分别?所以,我开了这家店!”

    四哥有点太不习惯,感觉浑身起鸡皮疙瘩。

    刘袖又一副悲天悯人的道:“所以,我卖的不是武功,而是情怀,愿天下无门派,武道无国界!”

    卧槽!四哥听不下去了,你把自己说的这么伟大,等会还怎么收钱?

    你要说不收钱,四哥把这牌匾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