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八章 品酒会
    “品酒会?没兴趣。”

    刘袖见对方热情的样子,就闻到一股人渣的味道,这里面肯定有坑。

    如果是以前的刘袖,一听香阁乐坊肯定就进坑了,因为那里全都是漂亮小姐姐。

    但现在,刘元想坑他根本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

    “对了,你从京城回来不久,恐怕还不知道。”刘元道:“香阁乐坊办的品酒会,由花魁紫嫣姑娘亲自主持,而且不止是品酒,还有彩头呢。”

    旁边的田纪也劝说道:“是啊五表哥,品酒会上有得是珍馐美味,总好过吃烧饼吧?”

    刘袖一听花魁……啊呸!但是美味和彩头,顿时眼睛一亮:“也好,反正无事,那就跟着一起去吧。”

    真香!

    “哈哈哈,那就走吧!”

    “对了,彩头是怎么回事?”

    “吟诗风月,楹对当歌,鉴宝识珍,都可以赢彩头。”

    “这些是四哥和田鸡老弟的强项啊?那美酒佳肴是随便吃吗?”

    “当然……”

    三人表面上有说有笑,不多时,便来到香阁乐坊。

    这里是三层的阁楼,从外表上看,就知道是北鸣城最好的高档会所,有钱人的销金窝。

    而所谓的品酒会,其实就是一个主题PA,把那些闲得蛋疼的富二代们聚在一起,再安排几个小姐姐,一起吟湿作对,附庸风雅。

    总之,若不是冲着彩头,刘袖才不屑来这种地方,太低俗!

    就算是找小姐姐,他也会用批判的眼光,不行就换一批,98年以上的不要。

    直接上到三楼,这里是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装修的极尽奢华。

    不过一整面墙的书架,加上四周的丹青书法,精雕细琢的书案,都尽显文雅。

    刘元在心里冷笑:你以为一千两金票那么好赚吗?今天你怎么拿走的,就怎么吐出来!

    “五弟,不必太拘谨,随便玩玩就好”刘元还担心他过于收敛,等下押彩头的时候太谨慎,便提前打好预防针。

    “知道了四哥。”刘袖似笑非笑的说道。

    这一瞬间,刘元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话就是多余,这家伙就是奔着彩头来的!

    不过没来得及多想,便有人上前寒暄。

    在场的男男女女,已有三十余人,在这些才子眼中,你是侯爵之子我们不服你,但刘元和田纪都是有真才实学,被称为北鸣四大才子,在才子圈里颇有地位。

    不像刘袖,直接就被无视了。

    其实也不是完全无视,至少刘袖还收到几个鄙夷的眼神,这些人并不是不认得他,而是不屑与他为伍。

    呵呵,这就是才子的逼格吗?希望这些人的实力和逼格一样,否则今天岂不是太无趣?

    刘袖微微一笑,然后直奔桌上的美食。

    哎妈真香!

    另一边,一群才子围着刘元二人,犹如众星捧月般。

    一名白衫公子手拿折扇,一脸矜持而不失猥琐的笑道:“刘兄,上次怡春院一别,还是风采依旧啊!当日你那首《赠春兰姑娘》,轰动全场,至今小弟吟来,还有种发人深省的感觉!”

    “噗……”

    不好意思,刘袖实在没忍住,嘴里的东西全喷了。

    能把逛窑子说得如此清新脱俗,这货也特么是个极品啊!

    “嗯?是何人发笑?”

    白衫公子一脸不悦地四处张望,其实谁都知道是刘袖,但他却故意无视,想折刘袖的面子。

    只不过,这种小学三年级的把戏,刘袖实在懒得理会,他扒了一颗龙眼扔进嘴里:“嗯,味道不错,听说龙眼能治眼瞎。”

    说罢,他又无意地看了一眼对方。

    “你……”

    白衫公子大怒,这分明是说他眼瞎,他眼珠一转,便冷哼道:“香阁雨露酒作诗,余下嗟食给狗吃。”

    这就算出口成诗了,显然是讽刺刘袖的吃相。

    此人叫李穆修,也是北鸣城有名的才子,之前刘元就跟他打过招呼,让他使劲羞辱刘袖,事后必有重赏。

    李穆修是普通出身,虽然表面上清高,但才子嘛,暗地里少不得男盗女娼,所以他已经准备好了,今天定让刘袖颜面尽失。

    但刘袖并未理他,而是对旁边的服务员道:“听到没,那位公子说给他吃,等结束了都给他打包。对了,品酒会什么时候开始?”

    那姑娘忍着笑道:“回刘公子,紫嫣姑娘马上便到,等她来了就开始。”

    “哦?你认得我?有赏!”

    刘袖一高兴,便赏了一块黄豆大小的碎银子。

    就看那姑娘的表情,顿时有些僵硬,不过远没有李穆修的脸色难看。

    大家都是文人,李穆修损人还写两句诗呢,可刘袖直接就说给他吃,岂不是骂他是狗?

    而这时,一阵悦耳的琴声,骤然响起。

    “叮叮咚,叮叮咚……”

    只见众才子全都精神一振,不再言语。

    就李穆修也被这琴声吸引,暂时不去管刘袖了。

    全场鸦雀无声,只有优美的琴声,回荡在此间。

    刘袖隐约看到纱帐后面,似有女子抚琴,想必就是紫嫣姑娘了,这逼格不是一般的高啊!出场自带BMG,连我这个主角都没有!

    此刻刘袖也不便开口,只能等这位花魁把逼装完。

    不多时,一曲弹罢,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只见一位素衣女子,从纱帐后面走出。

    敢穿得这么素,自然是对颜值非常自信,而事实上,紫嫣姑娘的相貌也确实艳压群芳。

    肤光胜雪,明珠生晕,眉目间透着一股书卷气,又不乏妩媚,一双似水秋眸,在众人脸上扫过,连刘袖也不禁暗叹。

    这就是古代的明星吧!果然和那些选台的不一样!

    紫嫣缓缓开口道:“让诸位公子久等,奴家罪该万死,故抚琴一曲,聊表歉意,献丑了。”

    说罢,她又侧身盈盈拜福,那种温声细语,娇柔可人的样子,就是直男也要被融化,就算罪该万死,也会有人替她去死!

    当即有人站出来,表示迟到不算什么,佳人迟到乃是天经地义,等一会算什么?我能等一天一夜!

    总之对于美女,人们总是有足够的包容。

    而对于这些舔狗,刘袖则非常不屑。

    舔可以,但不是这么舔的,太低俗,我能舔到她怀疑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