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一百五十八章 绝代双骄
    最近一段时间,刘袖最值得吹牛逼的事,不是大破曹军,也不是在总督府横晃,而是收了两个超级跟班!

    所以尉迟茹兰要比武,还让两个随从上场,刘袖怎么能忘了凌念依和慕小乔呢?

    这种小场面,当然不用为师出手了,就派你们去搞定。

    两个跟班被带到,凌念依看了看场面,依旧是老样子,没有任何反应,不过她现在对刘袖基本是有求必应,凌仙子还是很讲信用的,说敬你如师,就真的是把你当成师父。

    而慕小乔则完全相反,她也看了看这些人,大概猜到是什么意思,便给刘袖抛了个媚眼:刘师,人家的幻术呢?

    刘师马上读懂,回以眼神:完事马上教你。

    慕小乔又一个媚眼:好嘞!

    四哥突然想到老弟的一句话:这种眉来眼去,勾搭成奸的样子,真是像极爱情!

    不过爱情就爱情吧,四哥催促道:“老弟,可以开始了吧。”

    刘袖点了点头:“念依,小乔,那二位是尉迟家的先天高手,想和为师切磋切磋,就由你们代劳吧,记住,不可伤人性命。”

    “是,刘师。”

    慕小乔见到好处,便是又配合又乖巧,而凌念依只是点了点头。

    可落在对方耳朵里,简直不敢相信刘袖是认真的,他竟然让两个美得冒泡的小娘子和他们打?还不可伤性命?

    真特么醉了,所以这是美人计吗?

    而尉迟如兰已经恼羞成怒,因为刘桓眼睛都看直了,她虽然一直自命漂亮,但看到凌念依的那一刻,却立刻自惭形秽,再看到慕小乔的妖媚,又让她一个女人,都忍不住心怦怦跳!

    这是哪来的两个妖孽?不想打就认输好了,找这两个人来干嘛?故意伤我自尊吗?

    尉迟茹兰恨恨地想着,便对随从道:“你们听到了吗?人家怕伤你们性命呢!”

    她这样呼来喝去的,本是想刺激这两个随从,可人家是随从不假,但却是尉迟拓的随从,你尉迟茹兰一个庶庶出,凭什么使唤这种高手?

    此时,场面有些怪异,尉迟家的人毫无战意,凌念依又超出五行外,慕小乔也像走错片场,完全没有打架的气氛啊!

    两名随从不禁看向尉迟拓,却发现他的表情无比震惊,仿佛见到鬼一样……

    不至于吧?你可是尉迟拓啊,见到美女也不用这么夸张吧,还不如我们哥俩呢。

    然而,他们却误会了,尉迟拓并非因为二女的美貌,而是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压力,让他内心狂震不已!

    尉迟拓深深吸了口气,虽然他还不敢确定,但也十分客气的道:“请问二位姑娘,莫非是来自凌山?”

    凌念依没有说话,似乎她不搭理对方,才是最正常的交流方式。

    而慕小乔却道:“哦?你能看出我们的来历?”

    “真的是凌山双骄!?”

    尉迟拓惊得从椅子上跳起来,他只是感觉到一丝危险气息,甚至不敢确定是不是错觉。

    不过,再加上二女的相貌,以及一个气质如仙,一个邪异如妖,如此鲜明的特点,尉迟拓才联想到,凌山那两个传闻中的绝代天骄!

    可是,凌山双骄怎么会在北鸣城?还变成刘袖的弟子?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就连凌山派的普通弟子,都不可能给别人做跟班,更何况改投别人门下,就算是,也要找个大宗师吧?

    而且凌山双骄是何等人物,那是凌山派百年以来,最杰出的弟子!真正的天之娇女!她们会听刘袖的?

    这绝无可能,肯定是哪里搞错了……

    尉迟拓脸色数变,半晌才说道:“敢问姑娘可是慕云阁的仙子?”

    “你对凌山还挺了解?慕云阁没错,仙子可不敢当。”慕小乔不屑道。

    凌念依:“……”

    尉迟拓又看看这位不爱说话的,看来不用问了,这位绝对是凌霄阁的那位仙子!

    一时间,尽管尉迟拓再不敢相信,也几乎可以断定,这二女正是凌山双骄!

    他霍然起身,竟然在众目之下,双手抱拳,深鞠一躬,行了一个晚辈之礼!

    “运京尉迟家,末学尉迟拓,见过慕……慕小姐,凌小姐。”

    差点又说仙子,还好改口快,而尉迟拓这一躬,几乎是九十度了!

    顿时。

    尉迟茹兰:“Σ(っ°Д°;)”

    两个随从:“Σ(°△°|||)︴”

    刘家众人:“(“▔□▔)”

    四哥:“(??????)??”

    在场的除了四哥之外,所有人都惊呆了,尉迟拓在干什么?

    自称末学?鞠躬见礼?这是见到凌山长老的规格吧!

    而且两个美女还很自然,生受了这一礼,这是什么情况?

    “什么尉迟家,没听过,要打就快点,别耽误时间。”

    慕小乔一脸不耐烦的说道,众人又一片惊鸿。

    就看尉迟拓汗都下来了,“岂敢岂敢,误会!这都是误会!”

    开玩笑,这可是化真高手,还打什么打?换我上也是找虐啊!

    “慕小姐说笑了,我们只是随便聊聊,哪想到刘公子……竟然把二位请来了!不知你们是……什么关系?”

    尉迟拓说话那叫一个小心翼翼,其实倒不是凌山派大到朝廷之上,而是圈子不同。

    这么说吧,一个地方官到了朝廷,进了宫里,那就是孙子,而身为一名武者,到了凌山也是孙子!

    所以尉迟拓并不夸张,甚至按照武道上的规矩,他还应该自称晚辈呢。

    慕小乔道:“你没听见吗,我叫他刘师,你说什么关系?”

    “这……”

    尉迟拓是听到了,他又不聋不瞎,还看到你们抛媚眼了呢!

    所以他怀疑有奸情,可是这二女都称刘袖为师,另一个五行之外的仙子总不会也有奸情吧?那么这声刘师,就真是真的了!?

    好吧,不管奸还是师,这关系都不是他能惹的,今天何止踢到铁板了,简直是铁锤拍脸上了!

    看着一脸懵逼的尉迟茹兰,他真想大嘴巴抽过去,你这贱婢,没事比个鸡毛武?就知道仗势欺人,特么的赔钱货!

    尉迟茹兰被族叔瞪得直发毛,不禁看向自己的情郎,而刘桓无比复杂地望着刘袖,后者一副挂机的样子,刘桓只得又求助地看向北鸣侯。

    不过北鸣侯当然是看袖儿了,最后所有的目光,都落在刘袖身上。

    他这才抬了抬眼皮,看向尉迟拓的两个随从:“怎么,不比了?”

    那两人赶紧摇头:“不比了不比了。”

    “那好吧。”刘袖惋惜道:“你们看这一桌子的好菜,是父侯为了招待你们主子,特意精心准备的,现在被你们浪费了。”

    “这……”两人哑口无言,这是啥意思啊?

    刘袖道:“所以,你们都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