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张晓东的燃情岁月 > 第六十七章我就是我,自我的我
    五月初的一天早晨,张晓东正在教室里面专心看书,徐世峰坐到了他的身边,很神秘的问他,那首诗到底是谁写的?他们从来没有听过。

    这个问题徐世峰已经问过好多次了,其他同学也有问过的,张晓东这几天也一直在努力思考,回忆。今天徐世峰又来问,张晓东知道再不说出个名字,怕是以后难以安生了,因为这些天那首诗已经被广泛的抄写,在很多小团体里面被无数次朗诵过了。

    若随便说一个名字,张晓东知道,依着这些人较真的本事,说不得有人执着的打破砂锅问到底,与其将来被烦死,还不如现在把事情一次解决。

    张晓东这些天仔细回忆对比了情况,这首诗不是这两年出现的,所以此刻他很光棍的跟徐世峰说道:“那首诗是我写的,本来不好意思说,可你看,每天这么多人来问,烦死了!”

    徐世峰没有理会张晓东后面的话,他瞪着眼睛看着张晓东:“你写的?”他声音陡然大了起来,旁边其他同学都看过来。

    张晓东一急,拉了拉徐世峰,可为时已晚,有两个同学走过来问道:“什么你写的,干什么呢?”

    徐世峰看了看那两同学,他也反应过来了:“没什么!”

    这时候旁边一个女同学,脸红着看着张晓东,“那首诗是你写的啊,太好了,太好了!”

    她刚才坐在张晓东身后,徐世峰他们的对话她全都听在耳朵里,她这段时间也对那首诗迷的五迷三道的。

    张晓东无奈的心中叹息一声,这个时代能够吟诵两首诗都牛逼得哗哗的,这会写诗,更是被人经常围在人堆里。

    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张晓东自然看得出有人眼神中的怀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一拍胸脯,“怎么的,不相信哥们是怎的?好歹咱也是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写一两首诗又怎么了?”

    “不是怎么了,是太怎么了,你知道那首诗都被多少人抄下来背下来时时刻刻背诵,朗诵,揣摩吗?”徐世峰是的老文学迷。

    “所以,这事咱们得慎重!”徐世峰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

    张晓东看了看徐世峰本想不理会,信不信就那样,无所谓,可冷不丁后面有人附和道:“是啊,是啊,你说是你写的,你能再拿出一首来证明给大家看看吗?”

    好嘛,就这几分钟,全班的眼睛都老张张晓东,张晓东也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好吧?不要激将好吧?

    他眼睛一瞪,张口就来,“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之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告诉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让所有的苦水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新的转机和闪闪的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张晓东一不做二不休,大声朗诵了起来,并一步跳到桌子上,反正都是剽窃,不管了,这还没完没了了?

    等他把这一首诗完全朗诵完之后,现场久久沉寂了下来,整个教室里面安静得只听得到粗重的呼吸声,张晓东看了看大家的表情,他知道再不走真会出事儿,他从课桌上跳下来,来不及收拾课本,一溜烟的跑出教室,往图书馆跑去了。

    今天要躲掉这清静,只能去图书馆了,否则被他们找到真正的会拉着他讨论几天几夜,秉烛夜谈都是小菜一碟。

    这个时代的人固有的对一件事物的执着,张晓东想想都头皮发麻,所以他选择了图书馆,其他地方他暂时不想去。

    熟门熟路的来到图书馆里。张晓东在书架前徘徊良久,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读书的心思,什么书都只是拿起来翻看几页就兴致索然,如此重复多次之后,张晓东换了几个书架,无一不是如此,他肯定自己根本就不想看书,所以放弃了。

    转而来到杂志书报刊前面,一一扫看,无奈这时候国内百废待兴,杂志本就稀少,内容更加陈旧,丝毫提不起张晓东的兴致来。

    若不是要躲清闲,张晓东铁定不会在这儿耗费时间,确实是今天得他根本就没有心思看书。

    他的心乱了。

    若说之前他还能坦然淡定的面对一切的话,那么,刚才他脱口而出念出那首诗来,就说明他其实并没有修得人家的功力,其实他张晓东依旧是一个凡俗之人,一个有七情六欲,一个也接受激将法的人。一个不大成熟同样会争风吃醋的人,一个根本没有淡泊名利的人。

    他心中在挣扎,在反思,在扪心自问,“我是谁,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一边想一边快速的翻看那些书刊报纸,忽然,张晓东在一份报纸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他快速把刚放下去的报纸又拿起来,翻到后面,揉了揉眼睛,仔细盯视着那个题目,文章题目是自己曾经写的文章,下面的署名是张晓东,指导储明生,责编叶欣圣。

    张晓东的心跳骤然加速,赶紧一目十行的迅速浏览了整篇文章,正是自己写给储明生的那篇文章,褚教授还真的发表了?

    只是没有全文发表,而是分成三期刊发,无他,文章太长,字数太多。

    放下报纸,张晓东长出一口气,尽管文章下面只是写着张晓东三个字,别人不会猜测到自己头上,可加上储明生的名字,范围一下缩小了,而且有些人只要一扫听,肯定会很快找到自己,尤其班长知道储明生教授找过自己两次。

    想了一会儿,张晓东释然了,这是怎么了?我的心动摇了?

    不,我依旧是我,一切按照我自己的本心来就是,管他东南西北风,我就是我,注定要绽放,又何须计较场所和时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