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小白龙的奋斗史 > 第九十一章 途中奇遇,利在东方(第二更)
    看着这老者动作,敖列眼带笑意,神识一动,已是看清了那秘方内容。

    “原来需要此物?”

    这秘方其实就是一套淬炼身体的功诀,只不过其中所需的外物,好巧不巧,则是真龙精血。

    心中知晓老者看出了他的身份,敖列袖袍一震,一玄色小瓶落在地上。

    “此乃黑龙心血,能与金相生,倒是最适合某人体质了。”

    白袍将军心思灵巧,看这两人动作,便知晓两人之意,将地上秘方与小瓶捡起,细细一观,心中大喜。

    “多谢两位高人。”

    对此,两人只是一笑,同时摇头。

    “此乃将军运气,与我无关。”

    “还未请教两位高人名号。”将军连忙再问。

    那赠杏老人哈哈一笑,身下有青云生出,顶上有万千杏林景象,向着上空飞去。

    “桃花漫说武陵源,误杀刘郎不得仙。争似莲花峰下客,栽成红杏上青天。”

    声音在空中回荡,虽然并未直言,但已是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这,杏林春暖,竟然是神医董奉?”白袍将军心中明悟,联想到方才的赠杏之举,已是确定了老者身份。

    正是曾与谯郡华佗、南阳张仲景并称三神医的董奉,只不过这位后来隐入山中,未想已经成为仙家。

    心中惊叹,白袍将军转过目光,看向敖列之时,却忽然发现,身前那位老者早已是不见踪影了。

    ......

    数百里外的一处清幽山谷内,敖列将袖中已经完好无损的令牌取出,再次以龙气炼化,一副地图出现在了心中。

    “这,这竟然是......”

    令牌上两道篆文现出,敖列当即大惊,他从未想到,此物竟然如此来历不凡。

    不过这么一来,一切也就能说得通了。

    虽然那灵果并无天一真水那般温和神效,能够消去人身属性,但据传闻所载,若是能得机缘,将那灵果炼化,便可直接逆转属性,更能借此练就先天法体。

    如此神物,只有那等大神才配执掌。

    想到那灵果在等待着自己,成仙只差一步之遥,敖列心中激动万分,不能自已,强作平静后,收敛气息,化光向着西边而去。

    “此次,天运在我。”

    遁光飞驰,足足一个时辰的功夫,敖列终于来到了地方。

    来到城外,敖列运使令牌,再次感应,但不知为何,令牌竟然失去了灵性,毫无反应。

    “怎会如此?”

    心中疑惑,他纵起遁光,向着来时方向飞出数十里,令牌自发闪烁光芒,指向了前方城池。

    再次回到城池前,敖列心中更加不解。

    无论是那令牌还是地图所指,分明就是这座城池,怎会来到城中却又毫无动静。

    摇了摇头,敖列放下疑惑,决定进城一探。

    但刚来到城门前不远,旁边道上一直闭目静坐的老者睁开双目,向着敖列看来,更有一道声音传入心中。

    “看小友眉头紧锁,想是心中有所疑惑,何不来老夫此处算上一卦,也能对你有所帮助。”

    敖列闻言,心中警铃大作,停住脚步,向着那老者看去。

    他虽只有元神境界,但仙境高手都能看出一二端倪,而方才从这位老者身旁而过之时,竟然没有一丝察觉,甚至连些许气息也没查到。

    “这老人修为,绝对不下于东海大伯父。”

    想到此处,心中剧震,但还是向着老者卦摊前走去。

    若是对方心怀恶意,根本用不着如此麻烦,直接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他捏死。

    恭恭敬敬行过礼后,敖列出言问道:“前辈,在下此番前来,乃是为了一件宝物,但到了此处,却失了感应,不知前辈可能指点一二?”

    老者抚须一笑,指了指身前纸笔,道:

    “将你心中所想,写在纸上便可。”

    敖列毫不犹豫,执笔写下了一个“木”字。

    老人拿起纸张一看,不由点头:

    “好字,虽然看这字迹,并不擅长此道,但字里行间却已是透出心中执念。”

    点评一句,老者接着言道:

    “这木在卦象中为震卦,代表雷,联想小友你此时处境,已经可以想象到,你所行之事要面临的雷霆之威了。

    不过,这木主东方,小友所行之事东位大吉,若是有幸能得那宝物,万物出乎震,春雷一发,便是腾飞之日。当然,到了这天,也要小心有小人上门,一不小心,有万劫不复之灾。”

    虽然这老者看似说了一堆大道理其实算得上是路人皆知的话,但敖列却能够感受到,老者话中暗藏深意。

    “多谢前辈提点,晚辈明白了。”

    取出银钱,付过卦金,敖列拱手一拜,就要离开。

    但老者此时却摇头道:

    “不,你不明白。若不是老夫有些本事,听到此言也不会明白的,何必要在此装出一副明白样呢!”

    敖列神色一滞。

    “算了,不说这个了,先告诉你想找的地方吧。你所寻之地在东边五里之外的破庙中,入口就是后院的那口废井。”

    老者大袖一挥,敖列顿时不由自主,身入云霄,倒飞而出,直直落在了五里之外的庙前。

    稳住身形后,连忙举目细看,却发现方才所过城池早已消失不见,只有一片荒废了的土地。

    “这可真是,大白天的见神了。”

    强压下心中惊异,敖列迈步走入庙中。

    正殿只剩下个木梁,好似随时就要坍塌一般,其中神像更是不见,不知道被谁给偷走了。

    寻遍整个破庙,连块牌子都看不到。

    直到在一处勉强能遮风挡雨的角落中,才发现了几块烧焦的木板,其上字迹早都消失无踪。

    “算了,先入废井一看,以后若有机会,再来修缮此庙。”

    不再去想,敖列来到后院,身化赤光,自井口盘旋一阵,飞了进去。

    无边黑暗压来,让人喘不过一丝气息,而敖列身似蜉蝣,在其中奋力挣扎,但却难以脱离其中。

    良久,仍是不见光明。

    再也忍受不了那股压抑之感,他运使神通,眉心现出金光,将身前三丈照亮。

    但就在此时,忽然有一道血光乍起,破空而来,向着敖列身后袭来。

    心中一动,但却并不惊慌,化光躲开,转身一看,看到了暗中偷袭之人。

    “果然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