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041 九疑镜(求订阅)
    “轰隆隆……”

    石门被缓缓推开,发出沉闷的声响。

    扑簌簌的灰尘,自宫阙上方掉落,些许的碎石更是如雨而下。

    “有厮杀的痕迹!”

    三人都非凡俗之辈,此地残留下来的痕迹虽然经由时间的掩埋,所剩无几,但却避不过他们的眼力。

    “嗯。”

    王夫人眼露沉思,看着眼前破败的屋舍、暗室,道:“这里就算不是云鹤宗核心驻地,也应是一个重要的据点,当初定然有不少门人弟子在此修行。”

    “能够闯入此地,灭杀所有人,来人定然实力强悍。”

    “不对吧?”

    司东望摇头,道:“无声无息灭掉一个宗门,可不是小事,而且外面的阵法未曾遭到破坏,也不像是外人所为。”

    王夫人皱眉:“道友的意思是,此地如此状况,是因为他们自相残杀?”

    “谁知道哪!”

    司东望巡视四周:“也没有听说云鹤宗有弟子流传在外,当年的事怕是无人知晓了。”

    “哒……”

    邹芴走了一圈,在一面高达一丈的长镜面前停下,屈指一弹,镜面当即泛起涟漪。

    “法器?”

    另外两人双眼一亮,急急靠了过来,王夫人更是面泛激动的开口:“神物自晦,这面镜子的品阶怕是不低。”

    “嗯。”

    邹芴伸手,轻抚镜面。

    这面镜子贴在墙面之上,镜框呈祥云仙鹤图案,美轮美奂,镜面光滑,映照的人影眉目清晰,不说其功用,只是用来观赏也是绰绰有余。

    “被人炼制过,需要重新洗练。”

    司东望打入法力,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伸手扣住镜面,却是面色一愣。

    “咦!”

    “怎么了?”

    “取不下来!”

    “哦?”

    邹芴再次上前,伸手抚摸了镜面片刻,随后才缓声开口:“这面镜子还是一个阵法的节点,用来定住阵势,有阵法之力加持,寻常办法确实取不下来。”

    王夫人略显遗憾:“邹仙师也没有办法吗?”

    “倒是可以试一试。”

    邹芴定了定神,体内法力涌动,化作一片霞光,自掌中朝那镜面罩落。

    “嗡……”

    镜身轻颤,镜面更是有光影流转,隐隐能看出一条古怪的虚影一闪而过。

    “有反应!”

    王夫人面上一喜,倒是司东望,眼露疑惑之色。

    片刻后。

    “嗡……”

    灵光一闪,那巨大的镜面已是化作巴掌大小,落自邹芴的掌中。

    邹芴一脸满意的托了托镜面,笑道:“这东西不止一面,应是一套九面,另外八面藏在水府的其他地方。”

    “邹道友。”

    司东望突然开口,语带谨慎:“你是怎么炼化此物的?据我所知,天下炼宝诀虽多,但就算祭炼无主之物,也需要耗费不少时间,而道友不过那么一会,就把此物炼化,这不太正常吧?”

    他话音一落,王夫人也是眉头一挑,眼泛警惕的朝邹芴看来。

    “应该是此物的主人身死道消数百年,留下来的印记太过薄弱了吧。”

    邹芴笑道:“两位有所不知,在下的岐山炼宝诀对于祭炼法器可是一绝。”

    “是吗?”

    司东望依旧不置可否:“但此物,似乎是上品法器,而且还是成套的,道友祭炼的那么快,总是有些说不过去。”

    “不错!”

    王夫人也是一脸阴沉,甚至身上已经泛起灵光:“除非……,邹道友所修的功法,与祭炼此物前人乃是一路!”

    “呵……”

    邹芴轻呵一声,眼见两人如临大敌的模样,不得不轻摇头颅。

    “两位猜的没错。”

    他一手轻抚镜面,道:“在下修行的确实是云鹤宗缥缈水云诀。”

    司东望手掐剑诀,冷声问道:“那么……,你是早就知道这里有着一个水府了?”

    “两位。”

    邹芴扫眼四周,缓声道:“我觉的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们难道没有发觉。”

    “这里起雾了吗?”

    “什么?”

    两人急忙转首,这才发觉周遭不知何时,竟是有浓郁雾气正自地下涌出,弥漫四方。

    这么明显的事,他们两人竟然直到邹芴出言提醒,才惊觉查知。

    王夫人更是面色阴冷,心中警兆疯狂涌起:“这是怎么回事?”

    “是有东西要出来了而已。”

    邹芴立于两人对面,明明彼此相隔不过丈许,此即却仿若相隔千山万水一般。

    “至于是什么……”

    他轻轻一笑,手中镜面对着两人一照:“你们可以自己看一看。”

    “唰……”

    一道黑影一闪而过,随即就有惨叫声自浓郁雾气之中响起,片刻消失无踪。

    “对了!”

    邹芴的声音随后才缓缓响起:“忘了告诉你们,九疑镜可不是上品法器,而是……极品!”

    “是吧前辈?”

    “别废话了,快下去取了我肉身上的东西,要不然那东西就要醒了!”

    “是,前辈。”

    一个陌生的声音,在此地响起。

    …………

    这里的书库曾经定然壮观宏伟,宽敞的阁楼,足可放下孙恒记忆中的一个大型图书馆。

    但此即,火燎过后的漆黑犹在,空荡荡的书库里却是书架、书册踪影全无。

    倒塌半边的墙壁堆在一旁,些许零碎的玉片、竹简散落四周。

    凤银屏柔唇轻吹,当即有清风盘旋而出,扫荡着附近每一个角落。

    “噼里啪啦……”

    清风包裹着一些杂物,堆成一座一人高的小山,其中尽是布帛、玉片等各种记载文字之物。

    “东西是不少。”

    明玉道人在一旁轻叹:“可惜,有用的东西怕是不多,都是残篇。”

    孙恒倒是没什么沮丧之色,道:“能在法术中波及下保留下来,所用材质必定不凡。”

    “只要完好,那上面记载的东西,也定然绝非凡品。”

    明玉道人点头:“说的也是!”

    “不过……”

    孙恒眺望四周,又慢声开口:“从房屋的结构看,这里应该有一处密室才对。”

    “哦?”

    凤银屏美眸一亮,当即双手掐诀,灵光如水波荡漾,没入四面八方。

    不过传来的感知,让她眉头一皱:“没有啊!”

    “彭!”

    孙恒猛然跺脚,一股恐怖的力道当即轰入这上千平米的大地之下。

    “轰隆隆……”

    大地颤抖,一处墙壁陡然裂开,其内不足十平的空间,显露三人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