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034 云海金光(求订阅)
    足有大半日,这场交易会才最终宣告结束。

    后山,一道道身影化作道道流光,朝四面八方散去,不一而足。

    其中可御器飞行者,竟是足有小半!

    其中有三人罩衣蒙面,被一股清风包裹着,朝远处的山峦不紧不慢的的飘飞。

    “师姐。”

    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从其中一人口中发出:“那交易到红线遁光针、铁精、明光铠的几人我都已经施法感应到他们的气息。一日之内,定能锁定住他们的位置。”

    “咱们从哪一个开始截杀?”

    此女的话音中,充满了欢呼雀跃,内里的意思,却是让人悚然一惊!

    她们竟是打着劫掠他人打算!

    “我的子母阴魂剑如加了铁精,威能当可再增一筹,就先从他开始吧。”

    头前那人闷声开口,声音有些嘶哑,却带着股女儿家的娇美性感,尤其勾人。

    说话间,此女也掀开面具去掉罩衣,艳丽相貌似乎让周遭光线都亮了少许。

    尤其是那双异于常人的银白双眸,更是透着股动人心魄的邪异之感。

    “红线遁光针本是孙师妹之物,她被杀人夺宝,我们定当报复回来,不论是买家还是卖家!”

    “至于那明光铠……”

    “明光铠虽是武者所用之物,但也算当世罕见的难得宝物。”

    又有一人显露真容,露出娇媚面庞:“朱前辈身边有两位先天后期的高手,我们得来,也可交好前辈。”

    这三女气质俱都不凡,只不过不经意间总会带着股媚意,倒是与凤银屏极其相像。

    魔门妖女!

    “不妥!”

    那银白双眸的女子原本也是打的这个主意,此即却是轻摇头颅,道:“两位师妹可知,得了那明光铠的是谁?”

    两人一讶,道:“难道师姐认识?”

    “不止我认识,你们也认识。”

    那师姐轻笑一声,道:“在那洞府之中,有阵法压制,我还没能看出来,但出了洞府,这身衣服却挡不住我的隐月灵眸。”

    “师姐,是谁啊!”

    一女开口:“如若是我们招惹不起的存在,东西让与他也就是了。”

    师姐开口:“是凤银屏!”

    “是她?”

    两女面色再次一讶:“那另一位想来应该就是圣子金师兄了。”

    “那倒不是。”

    师姐摇头:“那人我不认识,也看不透他的深浅,但直觉告诉我,那人千万不能招惹!”

    “嗯……”

    两人一愣,随即其中一人缓声开口,声音更是变的凝重:“师姐身具无暇之体,对那缥缈不可测的玄机也能略谙于心,既然察觉到不对,那我们最好还是不要招惹。”

    “没错。”

    另一人点头附和,道:“不过凤银屏辅助圣子前来探查消息,却跟了外人,咱们却需告她一状,挫一挫她的锐气!”

    “不错,就这么办!”

    三人言谈间,清风带着她们悄然一转,已是朝着标注的某处方位遁去。

    …………

    另一面,凤银屏也正带着孙恒朝南飞去。

    “前辈。”

    她带着讨好的语气朝孙恒开口:“您什么时候放我离开,我太久不朝宗门禀报情况的话,会有麻烦的。”

    “怎么,你遇到熟人了?”

    孙恒背负双手,朝前眺望:“我不想杀你,但最近这段时间,你也别想着乱跑。”

    他不能保证,放凤银屏离开之后,会有什么后果。

    这里可不是小寒山,如若凤银屏引一位魔门道基来,他怕是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况且,他与明玉道人等人的约定,可是事关云鹤宗,这时候放她离开,魔门不横插一手才是奇怪。

    “你放心,待到此间事情结束,我自会还你自由。现今,暂且先跟在我身边吧。”

    “那前辈要去哪里?”

    凤银屏嘴角一撇,下意识的朝着后方某一道遁光扫了一眼,无奈叹气。

    孙恒朝前一指,道:“去邹仙师说好的位置,我们在那里等他们集合。”

    “是!”

    凤银屏定了定神,一催法力,两人前行之速也猛然增加两筹。

    片刻后,凤银屏眼眸扫过空无一物的后方,若有所思的开口:“前辈,咱们怕是被人盯上了。”

    在交易会上,孙恒不止得了明光铠,还入手了另外两种罕见灵植。

    看样子,他阔绰的出手,让某些人起了不好的心思。

    “到地方再说。”

    孙恒面色不变,他对杀气的感知远比凤银屏来到敏锐,早在洞府之中,就察觉到几处不怀好意的目光。

    现今只有两批人追来,已经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

    百余里之地,对于可御器飞行的修法之人来说,算不得遥远。

    没有多久,前方一座山峰已是浮现在眼前。

    靠近山巅的位置,有着三棵苍劲青松扎于岩石之中,在寒风中尽显刚劲。

    孙恒眼眸转动,并未让凤银屏在此停下,而是朝不远处一座直插云霄的山峰一指。

    “去那座山!”

    “是!”

    祥云一起,洞穿天际云层,转瞬间已是落至这高耸山巅之上。

    “哒……”

    脚踏山巅之上,失去了法器防御,一股刺骨寒风当即迎面扑来。

    孙恒身躯笔直而立,朝着四方眺望,面露满意笑意,也不回首,问道:“你觉得这里景色如何?”

    “嗯……”

    凤银屏扫视四周,回道:“还好吧?”

    “还好?”

    孙恒讶然失笑:“也许是你高来高去,习惯了这等景色,却不知此地之境,天下间又有几人可以观赏。”

    他眼望四周,悠然长叹。

    “云海苍茫,群山矗立,山峦起伏尽入双眼,在我看来,仙境也不过如此罢了!”

    “是吗?”

    凤银屏撇嘴:“我倒觉得还是那阵法师的洞府更为好看,精美华丽,才是真正的仙境样子。”

    “匠气而已!”

    孙恒摇头,又轻笑一声,道:“各有各的美,也不能说这里就真的比那里好。”

    “只不过……”

    他头颅微抬双手伸开,声音悠悠:“这里的景色,我更加喜欢而已。”

    在凤银屏眼中,这里景色平平无奇。

    但在孙恒看来,那破开云海的一座座山峰,犹如悬浮于天际的仙山。

    四周那不停涌动的云海,更是宛如天河流转,滔滔不绝。

    此地之景色,令人观之心旷神怡,仿若踏上一步,就可登云升仙,翱翔四际一般。

    寒风在天际徘徊,卷起山巅那终年不散的冰雪,更是让眼前的景色多了一份迷幻绚丽。

    “可惜,有人不想让你好好欣赏景色。”

    凤银屏美眸转动,透过云层朝着下方那几道身影看去,声音中满是冷意。

    “他们交给你了。”

    孙恒身躯不动,随意的摆了摆手:“修为最高也不过练气八层,没有问题吧?”

    “当然没有!”

    凤银屏双眼一眯,笑着开口:“那得到的东西,前辈也定然不会跟我抢吧?”

    孙恒笑道:“你既然都叫我前辈了,我又怎么能舍下面皮,抢你的东西?”

    “那好!”

    凤银屏手中掐诀,脚下再起祥云:“晚辈去了!”

    她话音未落,遁光已是划破天际,朝着下方那几人迎了过去。

    “不好,她是练气九层!”

    而那急匆匆冲来那人,这才发觉不对,原本以为是一位先天和练气六层的组合,竟是突然张开獠牙反扑过来。

    “晚了!”

    遁光中,凤银屏娇笑一声,素手一挥,漫天银沙当即笼罩数亩方圆。

    那漫天银沙粒粒滚圆,内蕴雷火之力,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当空穿梭。

    千百粒银沙一撞,即使是练气后期修士,如无上等防御法器,也是落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在她眉间那宝玉之中,也涌出一股浓郁黑烟,当空化作一个足有数亩之大的鬼脸。

    鬼脸咆哮,浓郁阴气笼罩四方,一个下扑,就把场中那还在负隅顽抗的两人吞吃的一干二净。

    “啧啧……”

    收拾着战场,把玩着几件法器的凤银屏摇头晃脑,似有不满:“就这么一点东西,也学人打劫,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说话间,她的身躯在半空来回漂荡,竟是渐渐远离后方那高耸山峦。

    一双眸子,更是不时闪动,欲要逃离孙恒的意思,也渐渐明显。

    “他又不会飞,我如果逃得话,应该抓不住的吧?”

    凤银屏一边状似欢快,内心实则紧张到了极点,逃还是留,更是来回的挣扎。

    对实力深不可测的孙恒,即使彼此之间相隔足有数里,她的心中也是没有把握。

    “嗡……”

    就在她左右徘徊,拿不定注意的时候,后方天际,陡然亮起一团璀璨金光。

    那金光凝聚,如一尊镜子,汇聚天光,照耀的四方十余里之地一片通透。

    在此范围内,天地气机竟是被尽数压制,凤银屏默运法力,感知四周,竟是发觉自己的实力足足被削弱了三成!

    明光铠,倒是名副其实,明光浩然,让人无法直视。

    山巅那金光铠甲,威严大气,遥遥观之,透着股尊贵、浩大,金光里的人影,身躯笔直挺立,更是宛如掌控此方天地的天界战神!

    “没天理啊!”

    凤银屏降下祥云,落在山腰,老老实实的蹲下,抬头望了眼上方,双眼被光晕此即的一片目盲,不禁急忙转首,连连摇头:“这种人竟然没有修法天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