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篮坛核心 > 第71章 有恃无恐
    第二天一早,董风、苗慧可、齐然三人就骑自行车来到了训练场地:一个三十多米长的倾斜的沙坡。

    沙坡上面还放了十几个红色标示筒。

    “这是什么训练?”齐然问。

    “特训项目,沙坡。”董风说着,从袋子里掏出三个阻氧面罩:“你戴上。”

    齐然戴上阻氧面罩,董风和苗慧可也一人戴了一个,苗慧可伸手一指沙坡顶端:“冲上去,跑!”

    “跑!”

    董风也是一声令下,三人一起冲出。

    董风现在这两条废腿根本跑不上去,象征性冲了两步就停下了,齐然和苗慧可尝试登顶。

    董风慢悠悠地走回了土坡底部。

    两人跑到顶端,居高临下地看着董风。

    “风神,你怎么不上来啊?”苗慧可大喊。

    “我也上不去啊!”董风无奈地指了指自己的腿。

    “那我们下来找你!”苗慧可说完,带着齐然一路小跑下来了。

    董风拍了拍齐然的肩膀:“表现不错,休息半分钟,再冲一组。”

    齐然深吸一口气,适应一下戴着阻氧面具的呼吸状态:“好。”

    休息半分钟后,齐然和苗慧可再度冲刺,这次他们又冲了两组。然后增加难度:一边爬坡,一边在十几个标示筒之间来回变向。

    这种锻炼不但考验他们的速度、体力,而且对肌肉反射能力与核心力量也是一种锻炼。

    齐然的身体素质在新秀球员里算是比较好的。但就算这样,他还是落后了很多......刚开始十次他还能与苗慧可并驾齐驱。但越到后面就被拉得越开。等苗慧可冲到二十五次的时候他才冲第十九次。等到最后,苗慧可已经不知道把齐然拉的多远......反正前者已经路过后者不知道多少次了。

    “你的天赋够用了。”董风居高临下,看着躺在沙地上喘气的齐然说:“但是体能还不够。进入联盟之后,天赋和技巧决定了你的地位,而体能决定了你能否打出与地位相称是表现。”

    齐然喘息了半天,勉强从地上坐起来:“我一直在练体能......”

    “只是练完球技之后捎带着练的吧?”董风说:“从现在开始,齐然,你要变成一个像小可一样的体能怪物。”

    齐然坐起身,看着不远处沙坡上奔驰的苗慧可:“他什么时候停下来?”

    董风抿了抿嘴:“......我也说不好。”

    ...............

    一天之后。

    “跳,跳,跳!”董风大喊:“使劲跳!”

    齐然手持一个篮球站在禁区内,每次起跳都把球砸向篮板,然后再度起跳抓住球再砸。

    “跑!”

    齐然抓球落地,转身冲刺,杀到前场。

    “投!”

    齐然在三分线位置停下了,高高跳起,身形在半空中有些倾斜,打了一铁。

    “不行不行。”董风拍着巴掌:“高速冲刺后就控制不住身体了?你的核心力量呢?再来!”

    齐然咬牙切齿瞪了董风一眼,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跑回去重来一次。

    “跳、跳、跳,像青蛙一样跳!反复进行这个训练,直到你能在冲刺之中控制身体为止!”董风大喊:“别停下来!”

    “哈.......呼啊......哈.......”齐然沉重地喘息着,他尽可能用鼻子呼吸,但已经顶不住了。他被迫张开嘴大口喘气,而董风还在催促他向前。

    “请累死自己,杀了自己!”每当齐然速度慢下来时,董风就喊:“你不是经常做这个训练吗?!自杀训练?自杀,齐然,自杀!”

    齐然奋力地冲刺着,咬紧牙关,但是他的脚步依然越来越慢,身体渐渐地开始摇晃。

    在不远处,苗慧可也进行着同样的训练,只是他不需要投三分,而是连续点抢篮板后冲到前场欧洲步上篮。

    “当你进入联盟之后,打机轴队,就会是那个家伙防守你!”董风跟在齐然身边,指着苗慧可对齐然喊:“他不知疲倦,而你很快就累了,所以你永远摆脱不了他的防线!”

    “我能!”齐然吼道。

    “那就证明给我看,冲啊!”董风砸了一下齐然的后背:“冲啊!”

    ....................

    三天以后。

    “跑动投篮。”董风喊道:“到底角去!”

    齐然支撑着跑向底角,董风立刻把球传过去,齐然接住球,苗慧可扑防到了眼前。

    齐然顶着苗慧可出手,怒打一铁。

    “抢篮板!”董风喊。

    齐然立刻冲过去争抢,但是苗慧可的速度比他更快,飞快地捡到了篮球,又传回给了董风。

    “继续。”董风说:“去另一侧底角!”

    “我跑不动了!”齐然喘息着说。

    “跑!”董风喊道:“跑到你从苗慧可手里抢下进攻篮板,二次进攻得分为止!”

    齐然吐了一口痰,朝着另一侧底角冲了过去。

    “你是谁?!”董风喊。

    “无球人!”齐然喊。

    “谁需要跑位?!”

    “无球人!”

    “谁得分之前永远不能停下来?!”

    “无球人!”

    齐然接住董风的传球,迎着苗慧可出手,然后拖着疲累的身体冲过去抢夺篮板。

    ...............

    又五天后。

    “我觉得他有点惨。”吴林说。

    “我觉得他还行。”董风说。

    野外训练场上,齐然脑门条条青筋绽起,大汗淋漓。

    他正在和一头骡子较劲。

    一根红色皮带缠在他的腰部与骡子的身体上,一人一骡朝着反方向拼命拉拽。

    “这是一头经过专门训练的小骡子。”苗慧可说:“马戏团来的,不算很强壮,凭齐然应该能顶一顶。”

    “他要是顶不住呢?”吴林有点担忧。

    “放心,小骡很温驯的,不会伤人。”苗慧可安慰道。

    “坚持住!”董风大喊。

    吴林的禁赛也没有结束,他今天来找苗慧可训练,就在这里和董风遇见了。

    “出去买点水啊?”董风说:“吴林,跟我走。”

    吴林看了苗慧可一眼,小可也呆萌地看着他,一脸懵逼。

    “走啊!”董风站在门口,回头朝着吴林大喊。

    吴林耸了耸肩,跟着董风走了出去,去训练场附近的超市。

    “风神.......”吴林试探着说。

    “吴林。”董风说:“严泗清踢周傥那一脚,是你让他上的吧?”

    吴林不说话,低头微笑。

    “你他妈还真是蔫坏蔫坏的啊。”董风说。

    吴林笑了一声,长出一口气:“风神,您要是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机轴队还留你吗?”董风问。

    “不留啦。”吴林说:“这赛季打完,我就进自由市场,不过听说凌火队好像对我有点意思......也许还能混个冠军呢。”

    “混冠军?”董风乐了。

    “怎么了?”吴林看着董风:“你笑什么?”

    “没什么。”董风摇摇头:“我想起了一件事。”

    “什么事?”吴林问。

    “那天我为了救周傥的妹妹进场,被你们的运营总裁魏洮带到了保安室,你知道他是怎么评价我的吗?”董风自问自答:“他评价我是‘有恃无恐’。”

    吴林愣了一下,紧接着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很好笑对吧?”董风说:“我当时也在想,我有恃无恐?一个双腿被废,失去运动能力,没比赛可打也没人关注的退役球星,有什么可恃的?”

    董风说到这笑了笑:“但很快我就明白,我恃的,就是我身上的名气,就是我以前的地位。我是MGL历史上最伟大的组织后卫,只要我这个名声还在,我就可以揍你吴林,然后不承担责任,还把黑锅全按在你的头上。”

    吴林的脸色猛地变了,显然最后这句话勾起了他不好的回忆,他扭头看着董风:“你说什么......”

    “我有恃,机轴队也有恃,这个世上产生罪恶,一大半都是因为那些犯案者有恃无恐。”董风冷静地说:“你说对吗?”

    吴林思索了一会,露齿一笑:“你说得对。”

    “机轴队确实有恃无恐。”吴林摊开手:“我们的教练是疯子,运营总裁是疯子,我们的风格就是流血,我们还有为数众多的疯子球迷。”吴林说:“人是动物,骨子里是野兽,没人不喜欢看流血,哪怕在篮球场上。这就是机轴队的有恃无恐,失去我们,这个联盟也没有多少色彩。人们痛骂我们,却没有一个人舍得我们离开。我们透过骂声,看到所有人隐藏在骂声背后的渴望。我们以此夺取胜利,这就是――机轴。”

    说到这他点了点头:“风神,我们都一样有恃无恐。”

    他看着董风,两人相对而立。吴林微微喘着气,但是董风的脸色却非常平静。

    “这里没有摄像头。”董风说。

    “什么?”吴林愣了一下。

    他扭头看去,他的背后是野外训练场的悬崖。董风猛扑上来,一只手狠狠攫住吴林的脖颈,把他往后推。

    吴林惊吓到了极点,拼命大喊着。董风一膝盖顶在他腹部,强迫他停止喊叫。

    董风把吴林推翻在地上,推到悬崖边缘,用手卡住他的脖子。

    “董风,董风......”吴林的脸色如同纸一样惨白:“你要干什么......你......”

    “在这里,机轴队可没有恃。”董风说:“我们俩谁都没有恃,在这里,冤有头债有主。”

    “你放开我!”吴林惊惶地大喊:“董风,你.......”

    “少给我放烟雾弹,机轴队主动要和你续约,我已经从小可那里知道了。”董风说:“吴林,周傥是我哥们,他要养家,要给她小妹治病,让他小妹懂得道理。他是全家唯一的柱子,他垮了,一切就都垮了。”

    吴林惊恐到了极点,他的身子还在地面上,但脑袋已经伸出了悬崖边缘,冷风吹刮着他的头皮。他连一个字都蹦不出来。

    “吴林,我问问你,你还有恃吗?”董风笑着问他:“机轴队有恃吗?你扭过头看看悬崖下面,机轴队有恃吗?”

    “董风,你.......”

    “无论是你,还是严泗清、史万成、费昇衣,回去告诉他们。”董风捏着吴林的脖子说:“再敢对周傥下手,我就让你们知道,机轴队并不是在哪里都有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