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万界社区 > 第410章 满地零落
    花恺顿时感觉自己身上似乎多出了什么东西,只是还没来得及查看,便见老僧所化金佛佛光大放。

    “阿弥陀佛……”

    百丈金佛对着虚空一礼,像是在送别华仲道。

    又缓缓抬佛掌,对着那依然在挣扎的“大帝”当空压下。

    “大帝”在佛掌之下,浑身金光散逸得极快,身形也在不断收缩。

    佛掌临头时,已经变得黯淡无光,身形也成了常人大小,被金光佛掌一把按在地上,再看时,已不见了踪影。

    这时,金佛骤然一闪,化作一团金光,向花恺飞来……

    “……”

    当我这是回收站?

    花恺以为又和之前那点荧光一般,这次他反应过来了,伸手横在头前。

    本以为又“被送”了什么东西,没想到金光到他身前就骤然停滞,化作一个金光虚影。

    是那个老僧。

    看来是他自作多情了。

    “说吧,想让我干什么?”

    看到老僧,花恺没有一点意外,直接开口就问。

    老僧也豁达,合什一礼道:“老衲时间无多,还想请施主将老衲遗物,带到金光寺,交与老衲徒儿。”

    “好。”

    “阿弥陀佛,多谢施主。”

    话落,便见他身影闪烁,像是要消失一般。

    花恺想起自己心中疑问,急忙问道:“大和尚,能不能告诉,你到底是早有谋算,还是因缘际会?”

    他指的,自然是这和尚与他的相遇太巧了些。

    偏偏就在他见到时,就坐化入灭。

    偏偏那些金身舍利就往他身上跑。

    “是因缘,也是谋算。”

    老僧笑了笑,忽地抬手,朝花恺眉心直直点来。

    花恺刚一愣,老僧已收回手,他只感觉一阵恍恍惚惚间,发现自己脑中多了一点东西,似乎是一篇经文,又听到老僧的声音:“小心碧霞元君。”

    等回过神来,老僧早已渐渐淡化消失,再不见踪影,只在地上留下了一座手掌大小的金佛。

    金佛跌迦而坐,金光灿灿,一手指天无畏,一手触地降魔,双目有神,慈悲智慧。

    拿在手里沉甸甸,这便是老僧要他带去金光寺将与他徒弟的遗物。

    恐怕就是老僧金身寂灭所化,不是凡品。

    “唉……”

    燕赤霞长长叹了口气。

    这一次,可说是竹篮打水,人没救成,更见到了两个人间高士大德逝去,说不出的零落。

    花恺虽然自认是“外人”,心态一直游离此界之外,却也难免被这些可歌可叹的人物所动。

    一时倒陷入静默。

    四周的空间在那尊“大帝”被金佛一掌摁没后,在急剧地变幻。

    什么青烟沉雾、巨神神殿都像是被抹去了一般,尽数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破败的景色。

    他们来时所见的城墙、城门也出现在不远处,只不过并非来时所见的高门高墙,而是碎石残墙,也不见了那“酆都”二字。

    入目所见,处处是漆黑的碎石。

    像是一座黑石铸就的大城,不知为何被毁去,只剩下一片残垣断壁,处处透着破败荒凉。

    “碧霞元君?”

    花恺在感叹过后,四处扫了一眼,又念叨起老僧所提的名字,有些没头没尾。

    是与刚才那尊“女神”有关?

    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在他所知的神话中,这位尊神的份量可不算轻。

    民间神话中,这是尊女神,也叫泰山娘娘,相传掌着泰山,有“统摄岳府神兵,照察人间善恶”的灵应。

    民间流传有所谓的南妈祖,北碧霞,就是南人多供妈祖,北人多奉碧霞。

    《封神演义》中有一个余化龙,似乎死后便是进了封神榜,被封为碧霞元君,统五方痘神,掌天下瘟痘,只不过这位是一尊男神。

    两者也说不上孰强孰弱,但花恺知道,如果是这两位,不管是哪一位,他都得立马跑路。

    不过他并不认为真是这两尊大神。

    他虽然没见过真神仙,但却从空间里透露出的一些信息中,却可以推断得出,神仙这两个字有多重。

    神,抑或仙,在空间中都是黄色评级以上的存在。

    这样的存在,已经是另一个不可即,也不可望,不可知的层面,远远比他以前所认知的神仙要可怕得多。

    所以他从头到尾,根本就从来没有认为这个世界所谓的“神”,真的是神。

    哪怕是力能摧山断海,摘星拿月,在仙神二字面前,也要黯然失色。

    那是超脱了世界本身的存在。

    就之前那一场所谓的“神仙打架”,虽然让他生出无力之感,可在真正的仙神之前,恐怕也只是“小儿打架”。

    他召唤出来的疏楼龙宿,一剑万代山河满江红,便轻而易举抹灭那尊“女神”,如此能为,在空间中的评级也不过是青色九星。

    与仙神尚有一步之差,这一步之差可能就是天堑。

    老吕同志高深莫测,据他估计,也是青色级,却不知与那位儒门龙首孰高孰低。

    正想着,忽听一边有动静传来。

    那本是巨神神殿所在,此时只见到几根残柱,几面残墙。

    燕赤霞不知何时已走了过去,似乎在废墟之中寻摸着,忽然从中捡出一块碎片。

    看模样,应是从一块牌匾上脱落下的。

    “怎么?”

    花恺见他面有异样,走了过去问道。

    大胡子摇了摇头:“此地还真有可能是阎罗殿。”

    “你怎知道?”

    “我听过传说,地府曾遭逢劫难,轮回失序,人间也才这般混乱,如今看来,却是空穴来风,必有来由。”

    大胡子递过碎片:“你自己看。”

    花恺接过碎片,上面还可以看到残破的字迹,隐约可以辨出“門”与“四”两个痕迹。

    “那又如何?”

    一个破碎的地府罢了,就算是完整的,也只管得了此界轮回,管不到他头上来。

    无穷宇宙混沌海,无限大千世界,不知道存在着多少地府。

    燕赤霞大胡子猛地一抖,很想一剑拍他头上。

    这小子未免也太狂了,连地府也不看在眼里?

    “哼!”

    燕赤霞没话了,他不想露了怯,以免被这小子给小瞧了。

    他是这么想的:你瞧不起的东西,我当然更要瞧不起。

    “我想说的是,既然真是阎罗殿,那刚才的‘障眼法’就可以解释了,那东西定是用了什么手法,借了此地一丝残存神威,才骗过了老子一双神目。”

    想来想去,他还是找了个借口,强行解释了一波。

    “……”

    你胡子多,你说是就是咯……

    花恺暗暗吐槽,旋即转了转眼珠子,递过那尊金佛:“大胡子,你地头熟,要不然这东西你替老和尚送回去?”

    “滚!”

    燕赤霞顿时怒了:“他奶奶的,一说老子就火,都是一起来拼命的,老子比你还出力,凭什么最后好处全给了你小子,老子人没救着,毛也没捞到一根!”

    “这些个高人,也是没眼光的,呸!”

    要不是最后那如昙花一现,深不可测,又华丽无双的身影,似乎是与这小子有着什么关系,勉强能算是花恺解决的敌人,燕赤霞真想动手和他打上一架出口气再说。

    “……”

    花恺被这么一说,还真觉着有点不厚道,把人忽悠过来,力气都出了,鸡毛都没捞到一根,还丢了几滴眼泪……

    说起好处,花恺倒是想起了那点荧光,也不管什么不厚道和大胡子了,当即闭上双眼寻找身体中那多出来的一点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