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当机师那些年 > 序章 辜负于时代的天才与希望的种子
    “大叔,没有核心真的就不能凝聚机甲吗?”

    “韩逸,要跟你说多少次,叫我大哥……”

    韩萧看着面前约莫十三四岁的孩子直翻白眼,他看起来真就这么老吗?不过看着韩逸那失落的小脸,眸子望着那布满星轨的星空,点燃了一根大前门。

    烟雾缭绕,伸出一只手拍在韩逸的肩上,那只手,很秀气。

    那只手与脸上拉渣的胡子,头上油腻的发丝,身上破旧的维修服全然不同。

    “按照常理来说呢,的确如此,核心是凝结机甲的必要前提,没有核心,的确凝结不出机甲。”

    韩逸放下撑着脸的手叹了口气,对啊,他明明知道的。

    惆怅,怅然,失落,韩逸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但一定是不太积极的。

    “但是你要清楚,你的机械亲和力是SSS级的啊,你可是被圣罗兰学院破格录取的机械系天才呀!”韩萧安慰道。

    他很清楚,在这个世界没有核心意味着什么。

    一个波澜壮阔的大星际时代,一个人不能拥有自己的机甲,那简直是对于这个时代的侮辱。

    又特别是,一个男人。

    那根大前门燃烧后所产生的烟雾被韩萧大口吞吐着,似乎是韩逸的惆怅感染到了他。

    烟雾让他想起了当年在混乱中捡到韩逸的时候,那时候韩逸才六岁,差点死在源兽肆掠后的小镇上。

    一晃八年,他们俩已经待在柯林斯市这么久了啊。

    八年时间里,韩逸的核心始终没有凝结的迹象,实际上在十二岁之后,无论是谁,都不可能再凝结出核心。

    ……

    韩逸此时此刻仿佛是个青春期晚来的孩子一样,自顾自的发着小脾气。

    他很清楚自己的核心可能再也凝结不出来了,可是每到这个时候他还是会出来看星星和星轨,包括在那星夜中极其闪耀的星环与极光。

    似乎只有这个时候,他的惆怅能被这样绚烂的夜色带走一般。

    “不过呢,小逸,这世界上也是有着奇迹的存在的……”

    耳边一道若有若无的感慨飘过来,韩萧嘴里砸吧着一根燃尽的大前门自顾自的说道。

    本来听到这样的感慨,韩逸应该是有很激动的,不过现在这孩子似乎有些无动于衷。

    “传说中,在艾尔斯联邦有十名被誉星空之下最强大的机师,排名第四的星空骑士也是无核心对吧?”

    韩萧正准备张开的嘴滞住了,咳……你怎么知道?

    韩逸无奈的摊了摊手,大叔,你已经讲过好多遍了……

    咳咳,是吗?

    韩萧尴尬的笑了笑,不过后面异常正经的补充道:“你刚刚忘了说,星空骑士除了是无核心机师之外,他还是那十人之中最帅的,被美丽的艾尔斯联邦少女们称为国民老公!”

    韩逸:“……”

    就跟他过了十二岁之后每次到了凝结核心的时间喜欢到这看星星外,韩萧出人意外的每次都会为他讲那名叫做星空骑士的故事。

    可是无论怎么看,他家大叔似乎都是那星空骑士的脑残粉啊。

    至于大叔所说的星空骑士,他自然是知道的,星空之下十大最强机师的名号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取的。

    必然是需要相应的实力,才能够得到那个称号。

    不过这几年时间里,星空骑士好像销声匿迹了一样。

    韩萧补充完之后似乎很是满足,将嘴里的烟把吐掉,而后掸了掸身上的灰。

    “别忘了今天的体能训练啊,作为未来的天才机械师,你的前途不可限量,过硬的身体素质可是很重要的!”

    “对了,记得锻炼完了回家把老林肯的电视机给修一下,那可是300星币喔!”

    说完韩萧便离开了山顶,对于韩逸的自制力他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了解的。

    当然,他更相信金钱对这孩子的诱惑。

    果然,在韩萧走后不过一分钟,韩逸的惆怅一消而散。

    没核心就没核心吧,钱才最重要!

    星光下的山顶上,摇摇欲坠的大树,发奋锻炼的少年,洒在空气中的汗水,形成了一道美妙的风景。

    ……

    诺尔斯京至桑塔纳州航线上,一艘耀眼的黑色运输机在夜空中划出一道惊艳的弧线。

    运输机上舱门大开着,冷冽的大风灌进运输仓。

    一名穿着黑皮夹,黑皮裤,黑皮靴的黑发女子一只手拉着舱门,一只脚抵在舱门底部,整个身子半悬在空中。

    裸露在风中的脸庞很惊艳,比起电视上的明星而言,多了一丝冰冷。

    任由着暴躁的大风吹乱她的发丝,凹凸有致的身材在大风下愈加诱人。

    狂风灌进的舱内,摆着一只由SH-9合金打造的特殊集装箱,就算是用这样坚硬的合金打造的集装箱,依旧在外面缠上了数条锁链。

    “海拉,今夜的风似乎有些不同寻常啊,扎瓦赫里是不是太着急了些……”驾驶舱内带着墨镜的安东尼对着嘴边的话筒说道。

    海拉就是那半悬在空中的黑衣女子,她似乎也嗅出了空气中的危机。

    “我们只管按照命令行事,至于发生什么不可控事件,那就不是我们的问题了。”

    在两人的对话结束十秒钟之后,三驾战斗机出现在运输机后方几公里处!

    “前面的黑色运输机,你未经桑塔纳州空防部门授权出现在桑塔纳州空域,请现在降落在柯林斯南郊机场,否则我们将采取武装措施!”

    安东尼的驾驶舱内响起了来自于桑塔纳州空军的警告,墨镜下的嘴角努了努,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怎么办?海拉?”

    黑发女子回首看着身后的三架战斗机,该死的扎瓦赫里!该死的桑塔纳州空军!

    “我拖延,你马上带着“尼德霍格”去基地!”

    安东尼没有丝毫迟疑,三架普通的州际服役战斗机,对海拉而言,就是小菜一碟!

    “你小心!”

    两人话音落下之际,桑塔纳空军部队已经将这架运输机标记为危险机组。

    凡是危险机组,只需要击毙就好。

    三架战机宛如灵活的大雁行阵一般逼近运输机,中间的负责正面攻击,侧翼支援。

    “轰!”

    一颗战术导弹砸在运输机之上,却被一道蓝色防护罩挡住了,毫发无伤。

    “对方有纳米防护罩,申请地对空部队协助!”

    正中央的战斗机驾驶员在申请完毕之后不过一秒钟,便被一只突然的黑色大鸟如同刀子一般的双翼划成两半!

    驾驶员紧急弹射,看着那被划成两半的战机,再抬起头看着那翱翔于九天之上的黑色机械巨鹰。

    巨鹰背上站着一名手持暗紫色权杖的机师,暗紫色的眸子看着剩下的两架战机。

    那黑甲机师手中权杖舞动,于权杖顶端凝聚出淡紫色符文圆盘显现,一道道枯涩难懂的咒语吟唱声响起。

    下一刻,透过两道淡紫色符文射出两道巨大的暗紫色雷电箭矢,目标正是那两架战机。

    0.1秒的时间都不到,箭矢射穿战机,产生巨大的爆炸,两架战机瞬间化为齑粉。

    降落伞下的驾驶员看着那巨鹰之上的黑甲机师呆若木鸡,而后迅速反应过来。

    “敌方是英魂级机师!魔神系机甲!!!目标粗略估计为“基地”组织死神海拉!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伴随着驾驶员的疯狂请求支援,一道巨大的蓝色带着恐怖的威能的光束自桑塔纳州地对空基地射出,横穿天际,下一秒贯穿在整个逃走的运输机之上!

    那流转着淡蓝色光辉的蜂窝状防护罩在顷刻之间化为齑粉,运输机被那蓝色光束扫成废渣急速下坠。

    “握草,激光脉冲炮!”

    安东尼若不是瞬间凝结机甲,恐怕已经成了炮下亡魂。

    “怎么办?海拉?”

    骑在巨鹰之上的海拉褪下头盔,一双淡紫色眸子看着下坠的运输机方向,再看了看那一瞬即逝的激光脉冲的来源,“撤!”

    “那“尼德霍格”怎么办?”

    “先回基地再说,我们再逗留就走不了了!”

    海拉深深的忘了几眼身后,恐怕此时桑塔纳州的英魂级机师已经赶来了,甚至认出了她派出史诗级机师来镇压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如果他们再不走,今天就走不了了。

    安东尼深深的望了一眼那机体下坠的地方,科林斯市南郊,标记,撤!

    海拉的头盔重新凝结,而后牵着着机械巨鹰转身离去。

    一分钟之后,十台形态各异的机甲停在刚刚事故发生的现场上空,十名机师看着刚刚的现场录像,义愤填膺。

    “草,基地组织都骑到我们头上来了!”

    “对啊,要是再快一点,我定要将那两个家伙的脑袋拧下来!”

    “对手可是基地组织的海拉,我记得曾经瞬秒五名英魂级机师,你行吗?”

    “……”

    为首的中尉板着脸,看着下方四架报废的机体,冷声道:“好了,快去看看战机驾驶员受伤没,其余人,跟我去检查基地组织的机体。”

    “还有,知会媒体那边一声,对外宣称这次是反恐演习,上面来的人说那位似乎就在柯林斯市,只不过还没有确定具体位置,如果因为我们而打草惊蛇,有你们的好果子吃!”

    “哪位啊?”

    “画师!”

    “……”

    夜空逐渐恢复了宁静,刚刚空战的位置地处城郊上空,很少有人注意到刚刚发生的空战。

    就算是看到了,柯林斯市民也不会感到多么的惊讶,比之场面更大的战斗,他们也不是没见过,甚至有可能他们自己就是其中一员。

    夜,由炸裂的开始到静悄悄的结束,宛如一阵风拂过,播下了一枚有关于希望与未来的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