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仙自媒体 > 第五章、看诊
    “你们先回吧,我们要带这位小郎中给大公子看诊。”若水对顾甲父子说道。

    “看诊?他?”顾承一愣,随即笑道:“这位姐姐怕是弄错了吧?他是我们药铺打杂的小厮,可不会什么医术,连我父亲...”说着一指顾甲笑道:“都没能看出大公子的病症,更别说这个在我家药铺打杂的小厮了。”

    若水俏脸一沉,不咸不淡地说道:“他懂不懂医术我们自会分辨,犯不着你们来操心,你们若是想留下吃顿饭,就出门让小厮带去,若是不想,便自行离去,至于这位小郎中,要先跟我们去给大公子看诊之后方能离开。”

    顾承闻言一呆,看了一眼顾天,心想这小子竟然如此善于攀附?原来在药铺里这些年的任劳任怨、老实可欺都是演出来的?一到城主府就露出了真面目一举抓住了机会!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让这两个神仙般的女子如此信任的。

    想到这里,顾承不由得妒火中烧,刚才他进入内堂,在路上想跟带路的门客搭话,对方完全不理他,到了内堂,更是无人跟他说话,虽然他知道城主府人就坐在房中的白玉屏风之后,但是却不发一语,只是有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女子让郎中看诊,看不出所以然就出来了,完全没给他机会表现,一出来看到顾天居然跟两个美貌女子说上了话,自然非常不痛快。

    不过转念想到整个曲城的大夫都对大公子的病束手无策,从来没有正经学过医术的顾天自然也不行,就算他花言巧语,取信了两个女子,无非就是进去打个转而已,到时候也会和他们父子一样被请出来,到时候他无路可走也只能回到药铺,自己还有机会好好整治他。

    顾承想到这里顿时心神畅快,对着顾天笑道:“既然这样,小天你就进去给大公子看诊吧,我和父亲会在铺子里等你的。”说道等字的时候,顾承还特意加重了语气,说完才跟顾甲离开。

    “呵~看来若是你在城主府没法谋个前程的话,回去定然没有好果子吃了。”若水笑道:“走罢。”说完跟秋水一通带着顾天往后院走去。

    后院花园的花草比起之前所有院子的花草看起来都更加名贵和多彩,几处楼堂在花草簇拥之中耸立,使得这个院子都显得生气盎然,但是在院中走动的家丁人人脸色凝重,和这个院子的气氛格格不入。

    顾天在秋水和若水的引路下走进了一个楼堂中,这个楼堂在外面看就非常宏伟,里面也很宽敞,穿过前厅来到后进,却见这个后进堂室被隔成了两半,顾天所在的这半边有几个衣着和搏虎郎相似的精悍男子和一个中年女子,另一边则被白玉屏风隔着,不知道有什么。

    “若水,方才不已经是最后一批郎中了么?怎么还有人来?”白玉屏风后有男声传来,听声音,尽然是方才在前厅的杨北车。

    “杨爷,还有一位小郎中尚未看诊。”若水娇滴滴地回答,说话的语气就像一个听话的小媳妇。

    “恩,那就让他去看诊吧。”杨北车说道。

    若水答应一声,对顾天说道:“去吧。”说完朝着床那边示意。

    顾天随即走上前去,看到床上红黄相间的锦缎棉被盖着一个人,这人只露出了头,棉被边上还露出了一只手,想必这只手已经被不少人把过脉了。

    这人是个男子,容色枯槁,两颊深陷,好像精血都被吸干了一样,而且脸上有若隐若现的黑线在游动,就好像有黑色的颜料不停地流过他皮下的毛细血管,看起来很是诡异。

    “你不用为大公子把脉吗?”若水见顾天盯着男子看了半晌,也不把脉,不由开口询问,若非刚才顾天开口就说出了她的毛病,现在恐怕已经把这个小子当做庸医了。

    顾天摇了摇头,开口问道:“不知姐姐个知晓大公子这个病什么什么发作的?”

    若水还没回答,屏风后的杨北车说道:“已经有两个月了,来得猛烈,大公子突然有一日在院中晕倒,就这样的,药石无灵,昏迷不醒,日渐消瘦。”

    说到这里,屏风之后隐隐有啜泣之声,听起来像是女人的声音。

    顾天点了点头,对若水说道:“有劳姐姐,拿一个空心竹筒,一个能融一人的大木盆,然后再烧一大锅热水。”

    “你知道了大公子得了什么病?”若水问道。

    “大致知晓了,也知道怎么医治。”顾天说道。

    “啊...........”白玉屏风后一个女子惊叫一声,随即脚步声响,一个衣饰华贵的中年贵妇从屏风后转了出来,抓着顾天的手问道:“小郎中,吾儿得了什么病?”杨北车也跟着走了出来,一脸震惊地看着顾天,显然他不相信顾天能够有此本事。

    若水说道:“这位是我们家夫人,小郎中但说无妨。”

    顾天闻言对贵妇行礼之后说道:“回夫人,大公子其实不是得了病,而是.......”突然停口,环顾了四周一眼。

    城主夫人见状立刻明白了,随即说道:“北车,把所有人都带出去,若水、秋水,你们留下。”

    杨北车闻言点了点头,深深地看了顾天一眼,带着家丁走了出去。

    等众人走后,城主府人说道:“小郎中,若水和秋水是养在我房里的婢女,乃是心腹之人,有话但说无妨。”

    顾天点了点头,说道:“夫人,大公子中蛊了。”

    “蛊?”城主夫人脸色狐疑,若水和秋水显然也面面相觑,似乎没听过蛊这个字。

    “何谓蛊?是何物?”城主夫人问道。

    顾天见对方完全不知道蛊是什么,立刻推断出这个世界蛊术应该是很少见的,翻找了一下身体里的记忆,果然没有一点关于蛊术的片段,随即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那就是了,我们楚国之地会蛊术的人不多,是以夫人从来没听过,其实这类似于一种下毒之术,只不过下毒多用死物,而蛊,却是活的毒物。”

    “活的毒物?”城主夫人脸色一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