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仙自媒体 > 第一章、史上最惨的注册用户
    “恩.......这味道一点都不好啊!”顾天还没睁眼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苦涩味,好像自己是在一个药罐子里一样。他下意识把手摸到自己的枕头边——那是他常年放置手机的地方。

    手机是摸到了,但是在手机边上的触感却不对,按道理说自己的乳胶枕手感不是这样的,现在自己的头和手机之间好像隔着一大丛枯草。

    “什么鬼?难道我没睡醒?”顾天把手机拿出来,用指纹识别划亮了屏幕,发现自己手机上的各种APP图标都不见了,唯独剩下一个自己没有印象的图标,那是一把剑插在一座山上,这个图标下面有四个字:修仙头条。

    还处在半梦半醒状态的顾天不记得什么时候下过这个APP,更不知道这个APP到底是游戏还是什么别的,出于好奇,他点开了图标,出现的界面很想某些新闻网站,一个标题下面有三张图....

    只不过这些标题很惊悚,至少顾天觉得很惊悚。

    惊!第一名门大师兄居然吃下了......作者/我在无涯世界有洞天

    我与魔门圣女不得不说的故事!作者/天辰大陆第一浪子

    抓到了石头里的猴子不要养,这样做隔壁的仙童都爱吃!作者/东胜神州一厨子

    .....

    我还没睡醒吧!这都是什么鬼!顾天按黑了手机屏幕,准备继续梦境,但是一股记忆犹如潮水一般涌入了他的脑子,这股记忆非常低乏味,属于一个同样叫做顾天的孤儿,生活在一个叫做楚国的国家,只不过这个楚国并不是历史上那个楚国,而是一个充斥着仙人、神话、武林、帮派还有数不尽山匪贼寇横行国家,楚国之外南边还有一个南越国,北边还有一个齐国。

    这个记忆的主人顾天就是一个楚国曲城的郎中在南越国边境捡回来的孤儿,孤儿从小跟着郎中长大,关于这个世界的记忆,大多数是来至于这个郎中。

    “......”顾天等到这乏味的记忆被完全消化之后再度拿起了自己的手机,华为还是那个华为,只是腾讯王卡的信号格不见了,无论自己怎么操作,手机只剩下了一个两个功能:一、点开和关闭那款“修仙头条”APP,二、在APP中进行一些常规操作。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金手指?”顾天点开了APP,在搜索栏输入了“第一次魂穿”两个词汇,随后搜索结果出现了很多文章,其中点击最多的三个文章是。

    难受啊!刚和女朋友大战完就魂穿到了洞房,新娘居然不是人!作者/修真文明第一赘婿

    魂穿许仙却看到小青是男的!作者/白蛇世界两栖动物许仙

    第一次魂穿发现自己居然变女人了!作者/修真文明第一女装大佬

    “这他么都是些什么东西!”顾天继续往下翻,总算看到了一片比较正常的标题:

    第一次魂穿发现没钱没权没宝物?别慌!你只要这样做!作者/杨俊

    顾天正打算点进去看看文章,却发现这篇文章的作者名字颜色和别的作者名字颜色不一样,别的作者名字都是加粗的黑体字,而这个杨俊的作者名字是细体浅灰色,而且顾天发现这个作者名字有点有一个小问号,顾天用手指在小问号那点了一下,马上弹出了一排字:

    “该作者已经身亡,修仙头条APP提醒您慎重。”

    顾天无语,就在这时,一个对话框再度弹出:“作者浏览时间以够,获得发文权限,是否自动生成第一篇文章?是(有机会领取新手大礼包)否(如果没有魂穿到仙二代皇二代请慎重)”。

    毫无疑问,顾天选了是,他不止不是仙二代和皇二代,还是个孤儿。

    “请设定作者名字,温馨提示,加入所在世界的名称说不定可以在这儿找到魂穿战友哦,是否加入世界名称?”

    是

    “加入成功,请设定名称。”

    “孤儿”

    “名字设定成功:三皇大世界的孤儿顾天”

    “已经自动生成文章,请选择发布或是修改。”对话框弹出之后一篇文章随后出现:

    惊!史上最惨魂穿诞生,居然是个孤儿!作者:三皇大世界的孤儿顾天

    顾天扫了一眼这篇文章,基本是介绍处在三皇大世界的“自己”的悲惨生世,只不过更加细节一点,连自己父母是死于出国和南越国之间战乱的边境村民都写清楚了,并且把自己的成长历程详细的介绍了一番,包括收养自己的郎中其实只不过是想要一个打杂的小厮才收养自己,并且郎中的儿子还时常欺负自己这种细节都写得非常清楚。

    乍一看去,就是一个被贫穷阶级剥削的可怜人,没错,郎中很穷,在曲城最破烂的罗池坊中有一个很小的院落,院落的前堂作为做生意的药房,后进则是他们父子的居所,两边各有一个偏房,一个是仓库一个厨房,顾天就住在仓库里,所以这个顾天不止是一个孤儿,还是一个连被地主阶级剥削的资格都没有的孤儿。

    “发文章卖惨?人家都是在炫耀啊!”顾天本来不想发,但是想到有所谓的新手礼包,还是点了发送。

    顾天随后顾天开始借用手机的光芒照射自己衣着,现在身上穿的是右斜襟的短褐配上一条比较宽松的绔,膝盖下面有绑腿,脚踩麻鞋,身上的衣绔材料也是粗布衣衫,一看就是穷得冒泡的打扮。

    “可惜连相机功能都用不了了啊!”顾天最想看的是自己现在样子,不过按照只身的感觉来说,似乎身高倒是没比之前少。

    就在这时,仓库的柴门咿呀一声被推开了,顾天赶紧把手机收入了挂在自己要带上的小布袋中。

    “小天,我父亲要出诊,快去拿药箱,跟去伺候着!”一个身穿黑色襦裙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说道。

    这个男子就是郎中的儿子顾承,虽然他身上的衣服也是布质的,但是质量明显比顾天身上的好,面料看起来显得更加细腻一些,而且他的下摆还有襦裙,斜襟的领子上还有花纹,这足以说明郎中对顾天和对亲儿子的差别了。

    事实上,顾天称郎中顾甲为师父,但是做的确实小厮的活,但凡出诊、采药这种事情,都是顾天在做,但是采买生活用品这种用钱的事情就是顾承在做,当然顾承也负责用他父亲不多的钱去勾栏瓦舍消遣风流。

    “是,师兄。”顾天按照记忆中的对答跟顾承回话。

    “今日我也要跟着去,因为这次可是城主府来招父亲出诊!我要跟进去伺候着,若是有幸见到城主府管事的大爷们,说不定就能在府中谋个差事!所以你到了地方,就把药箱给我,我跟在父亲旁边伺候着!”顾承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