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互联网2010 > 60.蓝莲花
    今早,张晓龙驾驶着他的奥迪前往圳南企鹅的总部。

    从企鹅收购了foxmail之后,他曾一人驱车前往青藏,他将之视为一次洗涤之旅。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你对自由的向往,”

    “天马行空的生涯,”

    “你的心了无牵挂。”

    “穿过幽暗的岁月,”

    “也曾感到彷徨,”

    “当你低头的瞬间,”

    “才发现脚下的路。”

    车上,播放着那首彼时上高原时一直单曲循环的《蓝莲花》。

    再后来,pony将他招揽进了企鹅,并继续负责和他原来做的foxmail类似的企鹅邮箱。

    “我并不是一直都正确,只是重复做错直到正确为止。”

    至少,从他接手企鹅邮箱以来就是如此。

    庞大的用户基数的确给企鹅的多产品线带来了极大的优势,但这仅限于产品创新带来成功后才能放大。

    早几年,企鹅邮箱只是在夹缝中生存,几大邮件服务商都能将它按在地上摩擦。

    创新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从零到整合foxmail,到web优化,再到超越。

    张晓龙用了几年企鹅邮箱走到了极致,但是下一站他却如歌中所言,已经开始有些彷徨,要找的路还没有发现。

    “围脖是对的,但谁又知道接下来如何。”

    车辆行驶进了企鹅大厦,这周漫长的会议就开始了。

    “allen!”会议结束后,马华腾找到了张晓龙。

    “最近两天邮箱的数据果然在惊人的上涨。之前你发邮件给我,我还有点担心。”

    张晓龙笑了笑,“担心是对的。只是一个游戏的广告带来的一点启发。”

    而马华腾则是问道,“围脖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至少现在看来,他们是正确的。但形态上,我觉得还可以优化。”

    马华腾也是点了点头,“坦白说,我们几乎是被动接受了这场战争。马上五月了,我们的围脖才能上线,整整晚了八个月!不得不说,曹国伟这下将我们彻底打懵。我们反应慢了。”

    此时围脖的火热,由不得马华腾不重视。

    他在今天的会议中,也在让各个部门的负责人进行反思,“为什么企鹅会落后八个月?”

    这是振聋发聩的一问,同时,他也在问自己答案。

    在互联网领域中,落后八个月几乎意味着两者中间已经产生了巨大的鸿沟。

    人们总说企鹅“抄袭”,但事实上,它从来都是以竞争者的身份进入一个新的领域。

    这是以成败论断的说法,而它不过是用比对手领先的竞争手段取胜。

    但这次,连马华腾自己心里都没有底。

    “接下来这场仗,不得不打,输了那对企鹅而言将是致命打击。”

    张晓龙笑着说,“pony,有没兴趣让我也做一个新的社交项目?”

    “哦?有什么想法?”马华腾有些惊讶地看着张晓龙。

    “暂时没有,思路太多太混乱了,还没有理清楚。只是先提前请示一下。”

    马华腾则是有些无语,“那想清楚再给我邮件。”

    张晓龙接着说,“毕竟你知道的,邮箱作为社交工具,企鹅现状也许已经是极致了。”

    “做可以。但内部你也明白,一贯是几个团队并线开发。”

    张晓龙听了,摆了一个ok的手势。

    ......

    机场里。

    “斗宗强者,恐怖如斯!给条活路啊喂。”路舟自言自语道。

    他几乎可以肯定,allen漂流瓶的提前,绝对就是自己这只蝴蝶给历史带来的改变。

    路舟思索着最近一个多月自己重生而来的所作所为。

    “香蕉?小彤?”

    他脑海里只想到这一种可能。

    “呼。那么极致就是一周一更新了。”

    路舟拿出他的5800,戴上耳机,播放起了《蓝莲花》。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2G.txt,3G.jpg,4G.avi,无论是向往与否,时代的洪流比自由的向往更加不可阻挡。

    当路舟重生而来,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这中间的变化,仿佛所有的偶然就成了必然。

    由基础设施带来的巨大升级,将使得信息的载体更加多样化,人们会寻求更加直观的感受。

    曾经,路舟用着诺奇亚的直板唐三土豆的,后来用上了5800刷起了围脖,未来......

    如今的未来,他也说不清楚。

    “企鹅,这张前往未来的船票归我了!”

    路舟不再理会漂流瓶带来的那惊诧,他点开邮件列表,接个查阅。

    其中,令他最为惊喜的是,张文星院长给他介绍的师兄给他回了信件。

    邮件中只寥寥几字,发送者:陆铭,内容:“周三回国,择期约见。”

    等到路舟回复了自己最近撰写的关于paxos算法实现思路的文档后,电话响了起来。

    他摇了摇头,是创意工场的沈秋灵,“当真是不想和创意工场掺和。大晚上的又想来套什么猛料......”

    “喂你好,路先生。”

    路舟接通电话后,听筒传来了沈秋灵的声音,而他又感觉有些幻听,像是刚刚身后也听到了她的声音。

    他转头看去,一个身穿浅灰色职业装的白领正坐在他的后座,且拿着电话。

    “......”

    “我在。”

    而同时,沈秋灵也抬起了头,楞了一楞。

    旋即她微笑着走到了路舟的桌前,伸出了手,“路先生,真是巧了。倒是没想到能在机场遇到你。”

    路舟一阵腹诽,“确定不是神秘跟踪吗?”

    他伸出手来和沈秋灵握了握手,“你好。请问,刚刚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情?”

    沈秋灵听了后,坐了下来接着说道,“主要是想了解一下路先生最近的行程。另外我们还注意到路先生名下还有一家梦谷云计算,一家微讯,所以我们想进行一些情况的了解。”

    而她也是笑着埋汰了路舟一番,“不过路先生可不厚道,来了京城应该提前联系我一声。”

    “我下午过来,待会就要回广南。”

    沈秋灵也没有揪着不放,“那好。不知道路先生方不方便让创意工场对你另外的公司进行一些了解?虽然我们很想知道一些具体实情,但实在这两家公司还没有实际性产品出现。”

    “一家云计算,一家通讯。正在筹备。”

    虽然路舟确实不想和创意工场就梦谷广告掺和下去,不过嘛另外两家则另说。

    而他也不指望这些事情能瞒着,毕竟资本机构的调研能力摆在那里,不说上溯祖宗十八代,三代以内,从小学到大学学路,再到工作经历,这些稍一调查就能出来,就更别说作为投资标的项目状况了。

    “哦?具体进展呢?有没有天使轮的融资需求?”

    “没有。”

    而沈秋灵听了,则是有些兴趣缺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