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妖神记之沈越传奇 > 第12章 另…一处淤青
    “还疼吗?”沈越心疼地问。

    “有越儿在,怎样都不疼!”肖凝儿还是那样的态度。再疼,也没有像之前的那样,生活没有盼头。

    沈越点点头,对于这个坚强的女孩,他很是怜惜。

    “如果忍受不了,就吼出来出来罢,埋在心里,终归不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沈越还是这么说。

    不过好在,在沈越工匠精神级别的按摩术下,疼痛很快得到缓解。

    一股股暖流随着沈越的手心,渗透进入肖凝儿的脚背,很快就感觉不到疼痛了。

    他们彼此关注着对方,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直到皎洁的月光,正面挥洒在这对少男少女脸上,才从注目中惊醒。

    “这里的治疗好了!”沈越微微一笑,用手臂上的衣服,抹去了流出的汗水。

    毕竟是宅男,尽管早有准备,但面对着真人美女,紧张还是在所难免的。

    “脚跟的淤青已经治疗了大半,应该不会主动变疼了,接下来的一个多月,只需要每晚再用引导之术疏导疏导,我想,很快就能康复了。”沈越感觉很欣慰。

    至于是需要一天还是一个月,沈越就不知道了。往多里报,这不是怕有反复么,毕竟他的水平也不怎么样。

    至于是不是掺杂其他不可描述的事情,比如说想要白玩一个月的腿,那就不知道了。就算真的是,沈越也会说,救死扶伤的事,能叫白玩么。

    不过,这种想法可是要不得的,来自新世纪的五好少年沈越,他怎么会如此龌蹉。沈越

    心想。

    “凝儿,你身上还有其他淤青么,在哪里呢,今天就一起把它给治疗了吧!”沈越义正言辞地说,就只是在关心地询问对方啦,孩子,你们可不要多想。

    “嗯!”肖凝儿轻声嗯了一下,点了点头,很是乖巧,很是配合。

    不过,在沈越的视线里,却是,她的双颊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绯红,比那些熟透了的月柿还要红。

    “怎么啦,凝儿,哪里不舒服么?”沈越眼见肖凝儿如此,还以为她什么伤病发作,疼痛难忍呢!

    “不是的,沈越!那个…”肖凝儿食指对食指,有些害羞,有些难以启齿。

    肖凝儿这表情太cute了吧,沈越感觉就快把持不住了。

    这时候,他也不好意思装作什么都不懂得孩子。

    只得打破尴尬,极不情愿地:“凝儿,是不是位置比较尴尬,如果不方便的话……”

    “没有…,是沈越的话,就没有关系…”肖凝儿深吸一口气,用蚊子般大小的音量,说出了这句话。

    内心挣扎的肖凝儿,狠一狠心,把衣服翻起,不敢再说一句话。此刻的她,太尴尬太羞耻了。

    ‘我就这么做了,沈越会不会认为她是个随便的女孩子呀?他会不会因此看低她呀?她修炼都不会,弄出一身病痛出来,沈越会不会觉得她很笨呀?’

    患得患失的肖凝儿,根本意识不到,犹抱琵琶半遮面地她,对男孩子来说,是多么大的刺激与诱惑。

    “这样子,额…,夜深了,凝儿,你放心,我会尽快治疗的,不让你着凉了!”

    语无伦次地,沈越挤出来这两句话。

    肖凝儿不敢望向沈越,闭着眼睛,把头偏向另外一边,迎着晚风。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减小心中的羞意。

    沈越也不好意思看着肖凝儿,毕竟这时候他可是医生,怎么能趁人之危,为所欲为呢?他可是正人君子。

    “凝儿,你稍微忍耐一下,很快就好的!”

    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了左手指,巍巍颤颤地,一步三回头的那种。

    及至肖凝儿的肋下,肖凝儿浑身一个激灵,老鼠般地往后颤了颤。

    沈越也是感触深刻,这还是他人生第一次,有记忆地触摸女生的那个位置,触感良好,无法形容。

    肖凝儿抵触地往后退了退,沈越也只有跟上了。就这样,一进一退,一进一退,直到肖凝儿退到一棵树前,便再也退无可退了。

    “凝儿,放松些,很快就好!”对于这种情况,沈越也是理解的。女孩子,毕竟面薄,这种接触,总归是不好意思的。

    沈越指尖触及肖凝儿肋下的淤青,初阶功法启动,灵魂力运转,发动引导之术,驱散其中的淤青,为她医治了起来。

    月夜之下,林木之间,一对男女正在以奇怪的姿势做着同样不可思议的事情,如果有人看到,肯定会要前来,痛斥这对伤风败俗的狗男女。

    可惜事情不是他们所想的那样。

    林子里寂静无声,只能听到两人“砰砰…砰砰”的心跳声,从来都没有如此近过,他们的心声。

    林子里静悄悄地,只会偶尔有点微风吹拂,很是闷热,不不不,不是环境炎热,而是激动、兴奋,所激发出来的燥热。

    宛若千年,沈越抽离了左手,长出了一口浊气:“好了!这次治好了!”

    毕竟是新手,机会摆在那里了,有时候反而束手束脚的。

    精神恍惚,稍微愣了愣神的肖凝儿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整理好衣物,站了起来,也不觉得疼了,曾经的半夜刺痛也消失了。

    “谢谢你了,沈越!”肖凝儿真心感谢着沈越,为她除掉一大伤患。

    余光恋恋不舍地瞟了瞟肖凝儿最后的春光,沈越补充道:“这几天休息好点儿,不要晚上拼命修炼了,晚上我们都来这里集合,狩猎和治疗,相信,不久之后,你就能痊愈了的!”

    “嗯,嗯,我听沈越的!”肖凝儿重重的点点头,沈越的声音还真是好听。

    “……”

    局势又陷入了沉寂,双双都不知道该说点啥。由于才医治不久,肖凝儿不好立即行动,但又不能冷场,沈越只有他自己想些东西打发时间咯。

    沈越想了想,发出了万金油般的问话:“凝儿,你从小有什么梦想吗?”他确实不知道,原著似乎也没有提及。

    “之前之所以拼命修炼,是为了主宰自己的命运……”肖凝儿有些严肃。

    她想了想,不确定道:“现在嘛,应该是保卫光辉之城,守护自己喜欢的人,有机会的话,想要去外边的世界看看……”

    “我都说了,那你呢,沈越?”肖凝儿反问沈越。

    “我嘛,当然就是,成为这个世界最厉害的人,达到世界巅峰,穿越时空壁垒,回到最初的世界……”沈越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他一定会成功的。

    “虽然你说的我不怎么听得懂,不过,我想,沈越的话,无论怎样的难题,都是难不倒沈越的吧!”肖凝儿变得信任沈越起来,甚至有些盲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