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妖神记之沈越传奇 > 第11章 凝儿小姐姐,我们疗伤吧
    “话说,沈越,为何你会来试炼之地猎杀角羊呢?不计少见的妖灵,一只角羊最多才十三个妖灵币。一晚上,三十只角羊才三百妖灵币,这似乎不合您的身份?”

    肖凝儿此时有些疑问,沈越没有这么缺钱吧,至于更多的角羊,肖凝儿没有想过。

    她们贵族子弟,可不是光脚穿鞋的聂离,一天随随便便就杀三百只角羊,一个礼拜就是三千只。

    且不说这里有没有那么多的角羊,就是角羊躺在地上让他杀,他也不爽啊,对他们来说,机械重复的操作总是令人不爽的。

    ‘自己辛勤劳动所获取的喜悦,总是大过长辈赐予的。记忆中,他一生最开心的时刻,就是在现代社会的小时候。’

    ‘那时候他去捡福寿螺,劳累一天后,躺在阴凉的晒坪上,品尝着那用自己所挣的钱买的,那五角钱两个的油炸面粉包。’

    ‘亦或是进山采药,卖出那些白雪药草、鱼腥草、幼虫知了壳等药材所得消费时刻,这是那个物质贫乏的时代就给他的,为数不多的记忆。’

    一边切割羊角、皮毛,一边陷入回忆的沈越哈哈一笑。

    “凝儿,你说的太对了,我这不是来试炼之地陪你修炼么,大晚上的,老是修炼灵魂力和功法不好,尤其是你这样的女孩子,阴属性对你很不利的!”现在,他最快乐的时刻,就是待在凝儿身边了。

    沈老师教学2.0。

    沈越大道理说起来,那是滔滔不绝,正起劲的他,没有注意到肖凝儿神色中的一丝不自然。

    “有些道理!”掩去些许震惊,些许疑惑,肖凝儿点点头,赞同沈越某些话的意思。

    “这就对了,我跟你说,为什么叫男女搭配,干活不类呢……”

    “沈越,说什么呢你,可恶呀!”肖凝儿口里说着威胁的话语,但对于这个总是护着她的男孩,也是喜欢得不得了的。

    两人有说有笑,欢声笑语,把这片角羊区域,变成了他们约会的场所,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她们前进的脚步。

    当割下第三十对角羊的时候,这对角羊杀手,终于消停了下来。如果消息能够传递,这时候应该是:存活下来的其余角羊,无一不松了口气,谢不杀之恩。

    处理好这只角羊后,他们两个稚气的脸上写满了疲惫。两人测躺在高高的树上,一动不动。

    “真是太累了!”沈越感慨,“没想到区区角羊,也如此难杀!”

    “还真是,尽管早有所料,但还是没有想到,猎杀妖兽,居然如此艰难,如此辛苦!”肖凝儿也有同感。

    “不要躺在这里吧,走走走,我们去你的秘密基地修炼灵魂力去,要知道,劳累过后,可是修炼灵魂力的最佳时机。”沈越艰难地站了起来,如是说。

    “说的对!”虽然之前肖凝儿是由于不想嫁到神圣世家而艰苦修炼。现在沈越出现了,对于两人在一起,肖凝儿也不会反对。

    不过,这不是她放弃努力的理由,习惯了努力,想要停下来,不是那么容易的。

    再说,见识到了沈越的实力,更是坚定了她心中的想法。她要追上实力超强的沈越,可不能落下太多。

    说不得,等以后沈越和沈飞打了起来,她说不定还得出去救场,为沈越压阵呢。

    每每想到这里,她都会心一笑,脸上满是甜蜜。

    “丫头,傻笑什么呢?来来来,我们一起背对背修炼灵魂力吧!”沈越发出邀请。

    “真是没有想到,我和凝儿如此有缘,我两的灵魂力都是七十八,看来,老天都在暗示,我们应该在一起呀!”沈越感慨。

    “是的呢,真是有缘!”肖凝儿蚊子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有趣极了。

    两人的灵魂力几乎同时周天运转,青蓝色的光辉与蔚蓝色的光辉冲天而起,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是灵魂力的光辉。

    如果远远望去,就会发现,月光下,隐藏于树林间的空地上,端坐着一对少男少女。

    女的身材窈窕,长发及腰,修身的皮革外套下,是妩媚动人、性感美艳的带刺玫瑰;男的身材结实,碎发飘飘,蓝色短袖套装下,是

    意志强大、独立纯粹的一把尖刀。

    只是,这才修炼灵魂力没多久,沈越就感觉到,一边的肖凝儿微微一动,那是脱下鞋子的声音。

    “凝儿,你怎么了?”沈越出言。

    “没什么,只是一点小事罢了。”肖凝儿解释,不想让沈越担心。

    “还说没事,我都听到了,不要让我担心,好么?”沈越温柔地说。

    “好…好的!”肖凝儿躲躲闪闪,不知道怎么拒绝。

    停下修炼,沈越与肖凝儿正面对正面。

    肖凝儿刚才脱去了鞋子,沈越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脚上,只见她的双足宛若凝脂,晶莹剔透、小巧玲珑。

    朦胧的月光下,有些泛红,像是被火焰灼烧过一样。

    心疼地端详着凝儿的双足,沈越像个医师一样问询:“凝儿,是不是每当夜晚降临时,你的双脚都炎如火烧,滚烫发热?”

    “你是怎么知道的?”肖凝儿微微一怔,沈越的判断与她的实际情况很吻合。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晚上修炼的时候,她大都会脱下鞋子,缓解些疼痛。

    “当然是拥有高超的医术呀!”沈越得意一笑,熟知剧情就是好。

    “不止这些,我还知道,你的体质是极寒的体质,每当三更时,修炼灵魂力便力不从心,如坠冰窟,对不对?”沈越步步紧逼。

    ‘怎么回事,为什么沈越会知道这些。这些事,她从来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过,沈越是怎么知道的。难道真如他所说,他的医术很是不错。’肖凝儿微微一动。

    肖凝儿的神色出卖了他,如果沈越是个骗子的话,现在他已经得手了。弄奔溃肖凝儿的精神后,接下来,还不是沈越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

    可惜沈越不是,他继续乘胜追击。

    “除了这些,凝儿,你的身体上是不是还有几处淤青,时常发痛,呈扩散之势?”沈越继续来了个降纬打击。

    “这种病几位罕见,一旦修炼到青铜等级,便会立即发作,轻则大病一场,重则修为尽废,乃至死亡!”这可不是沈越危言耸听,反正原著聂离大概也是这个意思。

    言语及此,肖凝儿几近奔溃。她扑倒在沈越的怀里,无助地抽泣:“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感慨命运的不公,肖凝儿十分无助。

    “你的这个病叫做极寒之症,比较罕见的一种病,我在学院的图书馆就有看过,而恰好,我神圣世家恰好有医治之法。”

    沈越给出解决之法,宛若给于大漠中奄奄一息之人一汪清泉,清新沁脾。

    “真的么?”肖凝儿两眼汪汪,一种名为希望的东西在脑海里缓缓升起。

    “该怎么治疗呢?”

    “采用引导之术,按摩,化解淤青,一种特殊的温养气脉的方法。每天再辅以天銮草、金线钱等药草配置的丹药,一个月以内,应该就能康复了!”沈越略一思索,就给出了医治之法。

    “导引之术,那是什么?”这些医药知识,很高端的样子,肖凝儿听得头昏脑涨的,也没听懂。

    “还有,你必须保证,以后不要在晚上修炼灵魂力了。晚间时候修炼灵魂力,尤其是半夜修炼,这是造成你发病的罪魁祸首!”沈越强调,他可舍不得凝儿生病。

    “哦哦,知道了!”肖凝儿有些讪讪,泪水不争气地流了下来,从来没有人,像沈越这样关心她过。

    她发誓,今生今世,她非沈越不嫁。

    “别哭了,这不是在有我在么?没人,也没有什么病痛,能够伤害凝儿的!”轻声安慰怀里的妹子。

    “嗯!”还在抽泣的凝儿妹子破涕为笑。

    “傻孩子,别哭了,来,我们一起来疗伤吧!”沈越出言,让人无从拒绝。

    “好。”肖凝儿乖巧地点点头。

    “淤青在哪儿,我来施展引导之术!”沈越开口询问肖凝儿。

    “这儿有一处!”清冷的脸颊闪过一丝羞涩的红晕,肖凝儿指了指脚背。

    “哦,那里吗,我看看!”沈越低头望去,果然有一片淤青,而且青得发紫了。

    这么严重,看得沈越都心疼极了。

    “这么严重的伤势,你早就应该和我说了的,我不是你的童养夫么!以后可不许你这么倔强了!”沈越关心心切,说话也很严厉。

    “嗯…嗯…”肖凝儿也没想反驳,那时候的沈越眼里可是没有她肖凝儿。只要是现在沈越的,她都会听从。

    “还好是长在脚背,要是长在其他地方,那可就麻烦了。脚背也比较好操作!”沈越抬起肖凝儿的玉足,仔细查看。

    随即说道:“凝儿,你先忍忍,我用引导之术给你按摩,消炎去淤,很快就好了的!”

    “凝儿不怕,有越儿在身边!”看着认真给她治疗的沈越,肖凝儿顿时就不感觉到痛了,她心里在想,母亲,你的在天之灵,会保佑我和沈越的吧。

    盘坐在地上,沈越手指缓缓地按在那出淤青,运转灵魂力,发动引导之术,将灵魂慢慢注入其中。

    “诶呀!”肖凝儿感觉脚跟很是疼痛,不经意地,就轻哼了出来。

    “稍微忍耐一下,毕竟淤青已经侵入经脉了,有点严重!”沈越解释说。

    “嗯,好的!”肖凝儿抬头仰望星空,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就这样,放松心情,很快就好的!”沈越心中一动,细细地按摩,消去其中的淤青。

    “嗯,还是很有用的,刚开始时候是钻心地疼,现在好多了!我感受到了一股清凉沁入脚跟,是不是快好了!”肖凝儿满是期待。

    “有效果就好,不过,想要跟治,可没有那么容易哦!”沈越出言解释。

    “嗯,我听越儿的!”肖凝儿淡淡一笑,一颗芳心早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