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妖神记之沈越传奇 > 第10章 少女,来来来,老司机教你
    “好的!”没想到肖凝儿如此害怕,看来也是个面皮薄的女孩子。

    “接下来,我们要去的地方是魔药店,前往那里买些常见的药草!”沈越贴着肖凝儿的耳边,告知目的。

    截杀聂离,沈越几乎花光了他这些年来的所有积蓄,要不是下个月还会有五千妖灵币的零花钱,生活还有点盼头,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了。所以,挣钱什么的,还是有点儿必要的。

    不要觉得五千妖灵币少,要知道,相比于沈越,肖凝儿一个月才五百妖灵币,而聂离,就更少了,只有五十妖灵币。

    至于原作中沈越装逼,不痛不痒地就花了六万妖灵币买下风雪护手。

    那是装逼泡妞用的经费懂不懂,不能乱花的,懂不懂。装逼专用,况且花着他也很肉痛,这些钱,他也需要按照一定比例支付自己的钱,根本不是他想花就可以花的。

    现在,沈越兜里已经没有几个钱了。生活还要继续过下去,那就只有学学原著中的聂离,猎杀角羊,小小地累积一波妖灵币咯。

    “凝儿,我们这次去魔药店,购买的是黑泽草!”沈越说。

    “沈越,你买黑泽草,是打算用用它来麻醉猎物?”明显的疑问句,肖凝儿不是很相信的样子。

    黑泽草,是一种拥有轻微麻痹效果的常见药草,一般用于人类轻伤处,涂抹伤口,缓解疼痛。这点,肖凝儿知道,可是,没听说它对猎杀妖兽有效呀。

    “凝儿还请放宽心,山人自有妙计!”沈越神秘一笑,却不马上透露,这把肖凝儿气得痒痒的。

    开完笑,这可是他的杀手锏,短时间内可是透露不得的,要是让别人学了去,这很平常很普通的药草价格,还不得涨翻天啊?坑自己的事情,可是做不得的。

    “哼,什么嘛,神神秘秘的!不说就不说呗!”她都和沈越“扮演”过男女朋友了,沈越这秘密,还不马上跟她说说。真是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这一波操作,却是撩起了凝儿小姐姐不少的好奇心。

    “秘密就是秘密,说出来了,可就不灵验了,泄露出去就不好了!”沈越神秘一笑,死活就是不说。

    再买了些低级融合药剂,和其他几味常见的,便宜的药草。视线要混淆。

    可不能学聂离,大大咧咧的,轻易就让人察觉到他的目的,推测出他的药方。

    马不停蹄地,在妹子的陪同下,两人又去光辉之城旁边的小山坡上,拔了不少结缕草和其他普通野草。

    这操作,给人的一种感觉。像是什么异想天开的魔药师,妄图依靠一些常见的野草、药草,创造威力惊人的药剂。简直异想天开。

    试炼之地,新人学徒区。

    “沈越,你不会是一位魔药师吧?”看着熟练地摆弄着瓶瓶罐罐的沈越,肖凝儿忍不住开口询问。

    “哈哈,魔药师,算是吧!”沈越自嘲,拥有聂离前世记忆信息的他,确实算是魔药师了。不过他还没有制备过药剂呢,空有超级魔药师的记忆,而不会操作,只能算是个魔药师学徒吧。

    在这里,与聂离、发飙的蜗牛他们的认知不同,沈越认为,使用各种灵草炼制丹药的是炼丹师,使用各种灵草药草制备药剂的是魔药师。

    不存在所谓的炼丹师、魔药师的结合体,灵药师,如果有,那偌大的此界,也就只有他沈越一人。

    “什么算是,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谦虚什么,神气什么呀,可恶,哼!”看着同伴配置合成了药剂,肖凝儿一阵羡慕,为何他如此优秀?

    肖凝儿看得出来,沈越合成药剂的制备水平在提高,对方慢慢熟练,动作越来越快,合成失败的药剂也越来越少。

    “真没看出来,堂堂神圣世家的二少爷,年纪轻轻,就是魔药师了!”肖凝儿双眼炯炯有神地望着正在配置魔药的沈越,佩服极了,她除了会修炼,可就没有多少才能了。

    这时候的沈越,聚精会神地配置着魔药,没有留意周围的肖凝儿。

    不过,单单以他这幅足以媲美宇智波佐助的容貌,相信都很多光辉之城的女孩子,都愿意把她们自己乖乖奉上,任君采撷,更不要说认真工作起来的沈越了。

    肖凝儿感觉,她快要被沈越俘虏了。

    “没什么,也就是大家族中,有人教授,有这样的知识罢了!”沈越谦逊道。

    “如果你想学,我也可以传授给你的,毕竟,你不是外人,是我神圣世家,是我沈越的童养媳嘛!我跟你,谁跟谁呀!”沈越转头,凝望肖凝儿,恬不知耻地童养媳了。

    “哼!谁是你家童养媳啊?”想让她肖凝儿承认这个婚约的,可没那么容易。

    “谁反对就谁呗!”沈越的智商还是可以的,情商什么的,需要补补。

    肖凝儿不理会沈越的这个说辞。

    “对了,沈越,你制备的这种药剂,有什么作用?叫什么名字呀?”

    沈老师教学1.0。

    “这魔药的名字是麻醉药剂,融合加强版的,加强黑泽草的。”对于他的作品,沈越一脸得意,满是自豪。

    “至于它的作用,等会儿,就知道了!”不是沈越故作神秘,而是要留点念想,神秘应当屈从于更高的神秘。

    “不说就不说,小气鬼沈越!你不想说,我还不想听咧,哼!”赌气起来,女孩子还会怕男孩子?

    抬头,仔细端详撅起嘴巴,一脸不屑的肖凝儿,赌气的她还真是好看,凝儿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最漂亮的。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肖凝儿感受到沈越那炙热的目光,脸色微红,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当然是看我天真烂漫、活泼可爱,美丽漂亮的童养媳啊!”沈越无耻起来,他自己都感到害怕。

    “德性!”肖凝儿脸上燥热,心里却是不自信,言不由衷道:“人家哪有你说得那么好!”

    “哈哈,在我的眼里,凝儿永远的都是是独一无二的!”一脸深情藏不住,含情脉脉地望着凝儿,拉过她的手:“走吧,我去演示给你看,我药剂的真正威力。”

    试炼之地,又称为圣兰学院试炼之地,是由叶墨以及院长,两位大人物设立的,是只允许新人学徒进入的试炼场所。

    其目的旨在为妖灵师学徒、武者学徒提供一个良好的试炼场所,低级学员们既可以其中修炼、历练,又可以猎杀妖兽卖钱,是新人学员们最喜爱的地点之一。

    话虽如此,但这试炼之地,也不是百分百安全的。里边存在的妖兽虽然说低阶的,但也存在一定的危险。

    比如说,某只妖兽偷偷晋级青铜啦,又比如说,某只青铜妖兽掩饰修为潜入啊。

    这种事情,总是难以避免的,只要不是大规模恶**件,就不会采取强制措施。

    试炼之地嘛,可是每年都有一定数量的死亡名额的。没有死亡,和和平平地历练,那是武装游行,不是真正的试炼,是达不到试炼目的的。

    根据长时间的探索,新人学员们也用生命的代价,总结了不少有用的经验。

    其中之一就是,有三种很恶心的妖兽最好不要去招惹,招惹了也要尽快脱离,否则,得不偿失。

    沈越这次前去对付的就是这三种最恶心的妖兽之一,角羊。

    角羊区域,是试炼之地最恶心的区域,没有之一。

    妖兽角羊虽是食草妖兽,但攻击力却是贼强,对于入侵它们领域的人类,不到重伤而不得动弹,攻击就不会停止。

    你想啊,如果你涉足其中,每进入一个角羊区域,都打得你重伤濒死,不得动弹,嫣命何在?尤其是独行侠,万一遭受群攻,那就是死定了。

    由是,角羊是试炼之地妖兽最庞大的种族之一,虽然角羊的皮毛、妖晶、妖灵和角都卖得不错,却没什么人敢打它们的主意。

    沈越这次招惹的对象竟是传说的角羊,肖凝儿很是担心。

    看着自信满满的沈越,肖凝儿出口提醒道:“沈越,你确定是要去对付角羊?它们可不好惹,可别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了!”

    “凝儿,别担心,一切有我。区区角羊,还奈何不了我。再说,我也只是在角羊区边缘探探底,并不危险的!”示意肖凝儿无需担心,他知道他在做什么的。

    “那就好,希望没什么危险!”肖凝儿还是放心不下,总感觉将要有什么事件发生。

    “你瞧好了,看我的。”沈越自信满满。他和肖凝儿都快达到青铜妖灵师了,区区角羊,就是徒手也能干掉几只,无非就是麻烦一些罢了。

    角羊区边缘。

    稀疏的树木间,满是草地,这里是角羊最喜爱的栖息地。

    草地上,不时会出现几只角羊,它们一边品尝鲜嫩可口的小草,一边慢慢踱步守卫领地,很是悠闲自得。

    悄悄入侵的沈越和肖凝儿,终于引起了远处一只角羊的注意。

    多久没有人类胆敢打扰它进食了!这只角羊怒极,它发出低吼之声,向着异动所在,发起了绝死冲锋。

    “把麻痹药剂涂到箭头,我们用弩箭攻击它们!”沈越对肖凝儿隔空喊话。

    策羊崩腾的声音由远及近,沈越和肖凝儿对视一眼,点点头,一跃而上,跳跃到草地两旁的树上,对前方草地形成夹击之势。

    不断的发出声响,引导角羊的冲锋。

    近了,近了,更近了。

    上弩箭,拉弓弩。摆起姿势,瞄准角羊就是一箭过去。

    没中,两人的弩箭都射偏了。一击不中,上弩箭,再次射击。

    轻弩就是这点好,便宜而且速度快,是狩猎的一把好手。

    “就当是练箭了!”沈越对着肖凝儿说,反正弩箭可以回收利用,不怕。

    虽然这只角羊稍微有点儿躲避危险的警觉,但在沈越和肖凝儿,这对男女搭配的弓弩手的迅猛攻击下,十来箭,总算是射中它了。

    迷晕角羊?这可是强力麻醉药剂,专门对付角羊的那种,击中就是强力麻痹,立即晕去的那种。

    这只角羊可是遭了殃,死得一点儿也不爽利,遇上才出新手村的沈越。

    毕竟,沈越的解剖技术,让人实在是不敢恭维。这点,肖凝儿也看得出来。

    不过,作为死亡在沈越手上的第一只妖兽,它的名字,必将随着沈越绝起的名号,传诵万界。而作为将角羊一族的名气能传递如此远的它,也足以自傲了!

    眼见沈越如此简单就猎杀了一只角羊,而且还是很难杀的那种,肖凝儿疑惑了:“沈越,为何你的麻醉药剂威力如此大,我从来没有见过?”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说起这个,沈越就是一阵得意。

    “相必你也知道,单单黑泽草,可没有这样的功效。但是正如你所见,加上结缕草,这麻醉药剂的效果,可就不得了了。”一说起这个,沈越就是兴致勃勃,再没有什么有比给肖凝儿讲课更有趣的事情了。

    “我也是平时观察到角羊不吃结缕草,有些疑惑,自己亲身实验一下,这才发现这个秘密的!”谈及发现之旅,沈越感慨万千。

    “大自然还真是相生相克,魅力无穷啊!”肖凝儿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