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妖神记之沈越传奇 > 第九章 沈越、紫芸之肖凝儿争夺战
    说罢,沈越便继续拉着肖凝儿,走向坊市武器区。

    “来一来,看一看啊,全新的青铜战甲,刻印了风雪铭文……”一个灰袍胖子热情地招呼着生意。不过以他那副尊容,出来做生意,纯粹就是吓跑人啊。

    “刚进货的青钢利剑,青铜剑客的最爱,先来先得,数量有限!”一黑衣瘦子玩命在吆喝。可惜是对于量产盗版青钢剑,沈越的兴趣不怎么大。

    “超长红缨枪,你捅得到别人,别人捅不到你,低调谨慎者的最爱!你人生中不可缺少的三件武器之一!”棕衣小伙满脸猥琐,极力推荐他这款长枪。可是除了弄钱,沈越一贯喜欢正面刚,至于红缨枪捅角羊什么的,就别开玩笑了。

    就如同进入了现代社会的电脑城,那种实体店,才容易被忽悠,乃至被人狠宰。至于这异世坊市,和我们现代的电脑城比起来,那还真是小巫见大巫了。沈越心里这么想,面上却是不曾流露出来。

    颇有一种“不管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的味道。现在,这个阶段,除了弩箭,什么武器也别想,让他破费,让他大出血。

    只有坚持道心,才不会被骗。

    “沈越,这里的武器那么好,为什么你一件也不买呢?”显然,肖凝儿就被忽悠了,这些武器,都很强大的样子耶,都想买下来。

    只能说,小家伙们的脑瓜子实在是太单纯了,难怪前世的光辉之城,轻易就被妖兽联军攻破了,原来是有他们这样的领导者啊。

    “我已经有目标了!”没有直接揭穿这些假冒伪劣产品,沈越走向一个专精弓弩的手艺人摊位。

    那一看就是个技艺高超的手艺人,这些摆在摊位上的弓箭和弩箭,标准不一,相对来说比较丑,一看就知道了,这是手工制作的。

    “老板,这把轻弩多少钱?”指了指一把中庸的轻弩,那是看起来比较扎实的一把,道。

    “那把轻弩我用了上好的硬木,一百八十妖灵币,不二价!”摊主报了个价钱。

    “啊?这么贵,别人的才一百五十妖灵币,怎么到你你这就变得这么贵了?”沈越不理解,就这卖相,卖不了多少钱的啊。

    “这位少爷有所不知,我这把轻弩虽然中庸,但比起其他地方的,那威力可强多了,甚至是远超其他同价位的,就是卖相差了些,但对其敌来,绝对是一把好手!”手工艺人口吐飞沫,一提起他的得意之作,那是滔滔不绝,可惜就是没人买。

    “好是好,就是太贵了。那这把卖相良好的轻弩几多钱?”指了指另外一边的一把弩,算是比较标准的一把了。

    “别啊,这位少爷,刚才那把才是男人的武器!”意识到他太主动了,吓坏了孩子,补救道:“这把轻弩工艺标准,材料标准,威力还可以,要是小少爷的话,一百四十五妖灵币你就带走吧!”

    “给点折扣吧,总价三百妖灵币的话,这两把轻弩我就买下了!”沈越指了指刚才那把扎实的轻弩和这把标准的轻弩,出价。

    “三百一十吧,好歹给点人工费啊!”小贩叫苦,一句他已经血亏了的样子。

    “就三百,不二价,老板你不卖的话,我就去别家了!”沈越语气坚定,作势要走。他可不想被人当做冤大头,被人宰的滋味可不好受,虽然也没有多少钱,但终归是不爽的。

    “好吧好吧,这位少爷,就三百妖灵币,亏本卖给你了!”终究是一天没卖出几把弩的摊子,小贩也急了。少赚点就少赚点吧,总好过不赚钱的。

    “喏,三百妖灵币给你!”握了握轻弩,手感还不错,便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了。

    “少爷,你要来几打弩箭么?”尽管不怎么怀希望,但他还是自觉招揽生意。

    “不用啦,大叔,规则我都知道了,坊市最好的轻弩是在你这,但最好的弩箭,却是城主府大规模批量制备的!”沈越也是直率。“你这手工制作的,效果还差了那么一点点!”

    “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厉害了么?”小贩大叔苦笑道。

    买了两筒弩箭,每筒一百五十的只弩箭的那一种,沈越和肖凝儿各背一把轻弩,一筒弩箭。

    两人走在大街上,像极了弩箭侠侣,成双成对的那种,黄昏十分,夕阳西下,走过的路上,印刻出他们的身影,老长老长。

    走在这样唯美的落叶地上,咯吱咯吱地,声音好听极了,宛若一幅画卷,而沈越,就是要把这一刻,这夕阳,这街道,这人影,深深地记忆在脑海里,永世不忘。

    “凝儿、沈越,你们打扮成这幅模样,全副武装地,是要去哪里呀?”陷入唯美意境的沈越,正感怀着,冷不防,耳边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

    “是叶紫芸!”沈越大感约会氛围被破坏,心情大坏,对叶紫芸的感官也变得更为不善起来。

    “糟糕,她和沈越同在一起的消息让熟人发现了!”当听见熟人的声音,肖凝儿立即变得震惊与慌乱。她的头脑一片混乱,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糟糕,糟糕,她一句路小心翼翼,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叶紫芸,这次又有什么事?没见我在和凝儿小姐姐约会呢,你这样明显的灯泡,很是讨人厌呢!”冷漠地视线只扫得叶紫芸浑身上下不舒服。

    “什么嘛,凶巴巴地,我又没有跟踪你这个家伙,凝儿平时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的,我只是怕她有危险罢了。”慌乱中,叶紫芸口齿不清,表述乱七八糟的。

    “对,就是这样的,她今天一个人和你走在一起,你一个男孩子,她就更加危险了。”

    对,就是这样的。

    为了肖凝儿,叶紫芸暗暗给自己打气,我可是城主的女儿,肖凝儿是我的,谁也不能抢走,即便是沈越也不行,不行就是不行。

    “你这话里的意思,是承认没有跟踪我,跟踪的是凝儿咯!那么,你说说吧,有什么不良企图?接近我的凝儿呢?”明明知道是为什么,却不能说出来。保守秘密什么的,这实在是太刺激太有意思了。

    “哼,我都说啦,我那是保护凝儿,不是跟踪,也不是偷窥,你还想怎么样,以为吃定我了么?”是人还有三分泥捏的呢,叶紫芸也不甘示弱,要是沈越敢威胁她,她就来个鱼死网破。

    眼见剧情如此展开,肖凝儿大跌眼镜。这样的情境下,难道不是叶紫芸抓住她俩小辫子后威胁她两么。

    怎么角色倒转,反而是沈越步步紧逼,叶紫芸有点招架不住呢。

    那是你不知道城主女儿叶紫芸她对你的爱,沈越语录。

    “哼,算你识相,你跟踪我凝儿这件事,我就既往不咎了。但是,接下来,你就必须放弃凝儿,以后不许悄骚扰她、跟踪她了,明不明白?”沈越划下道来,那叶紫芸只得接招应招了。

    “凭什么啊,凝儿是我的,是我的就是我的,永远都是属于我的,你这家伙,凭什么跟我抢,你关系有我与凝儿铁吗?”叶紫芸明显急了,不服气地大声质疑。

    “什么你的,我女朋友难道不是我的,你就这一自称的‘好朋友’怎么回事,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紫芸又和你交过朋友!况且还是好朋友!”沈越毫不犹豫地戳穿她这种臆想中的论调。

    “我和肖凝儿早就是好朋友了,自我们被评为“圣兰学院双美”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了,虽然我两从没说过话,但早已神交良久。好朋友,我们这难道还不算是好朋友么?”叶紫芸表示不服气,反驳沈越,她们怎么就不是好朋友了。

    “你是不是对好朋友有什么误解?只有在一起,吃喝玩乐的朋友,才算是好朋友哦,你这种情况,只能算是熟悉的陌生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好朋友!”沈越比划了一下叶紫芸的身高,回击。

    “凝儿,你说对不对?”千言万语,敌不过当事人一句话呀。

    “我觉得叶紫芸说的很不错,沈越,我哪里是你的女朋友了?”肖凝儿语。

    瞬间遭受亿万暴击伤害,单身狗有木有,没想到,刚开始浑水摸鱼的小聪明、小心思,

    居然会变成绞死自己的最后一根稻草。

    “耶,我赢了!”叶紫芸兴奋得大喊大叫,引得路人纷纷驻足观看,一男两女,伤风败俗啊,肯定是男的脚踏两条船被正宫发现了。

    不过叶紫芸丝毫没有在意路人的观感,她鼓起勇气,正面向着肖凝儿,道:“凝儿,你可以做我的好朋友吗?”

    “不行!”肖凝儿脸色冷淡了不少,刺骨的寒意惹得叶紫芸、沈越战战兢兢。

    “你们把我当什么了,一个可以随意抢夺的物品吗?哼,我讨厌你们!”

    “呜呜…呜呜,还是不行么……”肖凝儿如此不给面子,叶紫芸垂头丧气地,孤零零地一个人走了,就返回城主府舔伤口去了。

    女孩子,心里承受力就是差,沈越心想。

    目送叶紫芸离开,沈越又把目光投向了肖凝儿,只见她站姿端正,眉头紧皱,还是气愤而又嫌弃所有人的的样子,沈越暗自好笑。

    “得啦,别玩啦,叶紫芸都走啦,你这么演,给谁看呢?”沈越又是一阵调笑。

    青色的肖凝儿毕竟不太善于扮演恶人,沈越这么一说,她便招架不住,气势溃败,绷紧的神经松了下来。

    恢复正常的肖凝儿很是不快,沈越怎么能这样呢,她可是角色扮演得很辛苦的耶。

    “说什么呢你,沈越!不过,总算是糊弄过去了!”肖凝儿明显开朗多了,都和男孩子沈越有了一起保守秘密了,话能不多么?

    “哈哈,哈哈!”听肖凝儿说起这个,沈越就是觉得好笑,怎么也忍不住。

    “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位大小姐居然是个拉拉,喜欢女孩子,还是喜欢的你,凝儿,现在什么感受啊?”沈越觉得很有意思,忍不住了,“哈哈,哈哈!”

    “你还说…你还说…都怪你,都怪你,你还笑…你还笑…”一想起这样荒谬罕见的事情发生在她自己身上,肖凝儿就是一阵脸红,好尴尬呀,好气!

    呕了一会儿气,终于消停了下来。

    “沈越,我们还是快点买好东西,就立即出发吧!万一再来点意外事件,可就是会受不了的!”肖凝儿又又又担心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