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妖神记之沈越传奇 > 第六章 惨遭搜魂的聂离
    “死,哪有那么容易?”虽然场合不对,但出手之前,敌方的情报,还是要整理好的。

    “沈少,你这也太看得起他了吧!”云华执事顿时不乐意了,难道这半桶水青铜都没到的弱鸡,还能翻盘不成,他不相信。在他的世界观里,越级反杀,不存在的。

    “砰砰砰……”现实远比还要真实,这不,fg还没立完,就立马打脸了。

    “你们…,所有人…,都得死!”在处于极度愤怒、生死危机之下,聂离小宇宙直接爆发了。

    真的,是死生危机,前世圣帝追杀,都没有那么憋屈。那时候,他好歹还能反击一下啊。现在,他只是个灵魂力20点的弱鸡,垃圾中的战斗机,一个技能也放不出来。而这边,仅仅出现在视线内的,就有三个白银级的妖灵师了,至于其他敌人,还不知道有多少呢,或许是数也数不清的那种。

    是的,也是极度愤怒,前世叶紫芸死去,他都没有那么大的火气。那时候,他好说歹说也让她尝到了女人的快乐啊。而这个时候,他今天才想要回报好基友杜泽、陆飘的。然而,暗黑三龙套一个照面,就把他俩给秒了。你说,这让志向远大、圣母心大的聂离,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什么都不用多说,后果很严重什么的,通通抛之脑后,禁忌之术直接发动,透支潜力,聂离的等级直接拔高到黄金妖灵师。

    黄色的灵魂力冲天而起,打破寂静的夜空,聂离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无比强大的力量,要变身了。

    “糟糕,那该不会是,传说中…传说中的天痕世家禁忌秘术,天之痕吧!”沈越语气很洪亮,力图让大家都能听得见。

    不过,他只是随口撒谎,扯出一个看起来很牛X的名字,实际上是什么他也不知道。不过,能达到让本方势力注意的目的就好。至于真相,大家忽略就好。

    “快…快…沈啸,快点过去打掉他……”似乎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沈越的声音变得急促起来,直接命令沈元出击。

    神圣世家继承人的面子谁敢不给,不给,就当心他成为族长之后,给你小鞋穿。

    再说,沈元也从聂离蓄势待发的技能中,感受到了一丝威胁,这次有个台阶下,就顺手吧。

    一瞬间,他的影魔之术发动,嗖的一声,宛若王者荣耀中的闪现,又如牛气冲天的瞬移,光速般移动,直扑聂离。

    “啊……”聚精会神,正准备一个大招的聂离,承受不住如此多暴涨的能量,高喊了出来。目的吗,为的就是平衡压力差。

    ‘坚持住,就要准备好了,你们所有人,都要付出……’

    代价二字还未出口,冷不防,沈元最得意的一击,极速而来,似要打断聂离的大招。

    “嘣!”

    霎时间,山崩地裂,火光直飞,方寸之内,几不可见活物。

    还好沈越早有准备,即时趴下了,再再加上,他身着的可是万年玄铁铸造的石衣,几乎毫发无伤,不过,旁边的,近处的,那几位,可就没那么好运了。

    偷袭的沈元当场消亡,骨头渣子都没留下;三个突前的狗狗龙套也是人道毁灭了;他神圣世家和黑暗公会的普通手下,也是被灭了个七七八八;沈冥断了一只手,云华执事瞎了左眼,其他人,除了沈越,就没有一个完整的人了。

    “威力倒是不错!”沈越居然还有心情在这发表感言。

    “撤退……立即撤退……”沈冥、云华执事发出信号,就要跑了。

    实在是该地动静太大,免不得有人前来调查,三十六计走为上。

    草草整理了一下现场,明示了一下黑暗公会来袭的踪迹掩人耳目后,就撤了。

    神圣世家,摘星楼。

    一群人在长吁短叹。

    “这次行动,可真的是损失惨重,伤筋动骨三百天啊!”沈冥长老首先叫起苦来。

    既然损失也不可能弥补回来了,那就索性叫个惨,让二少记得自己,等到他掌权以后,稍微漏一点,自己就心满意足了。

    “我黑暗公会亦是遭受了重创,不过,这天痕世家,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沈少,你怎么看?”天高皇帝远的黑暗公会光辉之城分部,云华执事不担心总部的惩罚。倒是,其对光辉之城豪门贵族的底蕴,又有了新的认识。

    “据说,天痕世家的天痕之体,在远古时代,很是出名,潜力不小。后来由于天地能量变化,他们才衰败了下来。”沈越倒是会艺高人胆大,忽悠无处不在。

    “是了,聂离可能是血脉返祖,或者是变异了,难怪我看他有些奇怪,有些威胁,原来是这个原因啊!”

    “也是啊,天才哪有那么多!”面上如此,但对于刚和死亡擦肩而过、差点死去的人来说,小命才是最要紧的。

    心中却是下定决心,这些光辉之城的贵族世家,要好好探查一番了。

    看得云华执事和沈冥如此和谐共处,沈越松了口气,没有吵起来,没有指责他的过错就好。

    神圣世家,议会厅。

    “这次是长老大意了,少爷以后还请多家注意安全,对付这些破败子弟,还请要小心。尤其是那些心怀叵测的没落家族少男少女。”沈冥这时候就是个话叨,似乎拥有说不完的话,这样,才能减轻一点心中的恐惧。

    ‘无论二少犯了什么错,他都不会受到太严重的惩罚,谁让他是潜力无限的嫡系预备继承人呢!换做沈冥,犯了这样的错,可就不是那么容易饶恕的了!’

    一次行动,家族的战力就给削了个五分之一,想想这败家的速度,家主沈鸣出来,还不要砍死他啊。

    好在沈越愿意承担责任,好歹也是干掉了他未来的竞争对手,最强的对手呢,而且还是千年老阴比的那种。

    这么看的话,这次损失惨重还是值得的。

    话虽如此,但身为行动的策划人,沈冥铁定好过不了了,说不得就会被发配去执行那些九死一生的任务了。

    看着长吁短叹、用生命压注沈越的沈冥长老,他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只有拍拍他肩膀。他以后好好表现,接班继承家产喽。

    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又或者那个不恰当的比喻:和申跌倒,嘉庆吃饱。说的就是沈越干翻聂离这一票。

    聂离啥子身份?转世的大能,空冥之书传承者,前世最强的妖灵师,这种头衔,随便放一个出来就吓坏小朋友的那种。

    沈越这样混吃等死的家伙,略施小计,居然就抓到了这个家伙,你说,牛不牛,运气好不好。

    没有错,你没有看错,是沈越抓住了聂离,确切的说,是刚刚转世的聂离的灵魂体。

    原来,自感不可能逃脱的聂离(毕竟那是黑金妖灵师),无奈之下,还未成型的大招爆裂,再加上本人自爆,威力那自然是杠杠的,不见死了那么多人么。

    可惜了能量估计不足,没能全部炸死去。多想无益,他的灵魂趁机躲到空间戒指里。留待有缘人,无论是做个无所不能的灵魂体老爷爷,还是化身咬死好心农夫的毒蛇夺舍宿主,都是可以的。

    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千算万算,没算到他自己是学渣,上课不认真听讲,所以数学很差。计算伤害的误差过大,直接导致其不得不寄宿,以及寄宿之戒被封印,被沈越所获。

    玄幻世界没有如果,只有结果和后果。

    聂离万万没想到,没有最惨,只有更惨,重生不到一天,就让人给爆了一地装备,等级清零还给关了起来,说不得还有生命危险,你说这有多气人。

    眼见戒指给封印了,聂离急了,他赶紧拿出干货:“少年,我看你骨骼清奇,我这有一本混沌圣灵诀,很适合你,修炼它,一月白银,两月黄金,三月传奇不是梦,小子,你还在等什么,还不快放我出来……”

    “聂离,你就不要在里边装神弄鬼了,你一个没落世家的废物,能有什么好的功法,还想糊弄我,傻了吧你!”沈越故作不屑,还是有些怕聂言又出什么妖禾子,再来个灵魂自爆什么的,那他可就亏大了。

    “我发誓,我所说的都是真的,如果这话有假,我愿意接受天打五雷轰鼎之苦!”聂言无法,只有先忽悠住这小子了。

    “是嘛,谁管你真的假的,我要开始做实验了,如果你能挨得住,说不定我心情一好就放了你。不然,再惹我,就把你丢到男茅厕里,镇压一万年,哼!”稳住他,沈越你一定能行的。

    “嘎,什么鬼,什么实验,你要做什么,好痛苦,停停停……”

    随着沈越的消神药水注入,聂离的灵魂活力立马下降,很快就没有了声音,不对,是没有了能量,一下子就进入了睡眠模式。

    “好了,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希望它是对的!”

    调整好心态,打开了封印,实验开始,秘术开启。

    “圣灵密典-搜魂秘术,发动!”随着口诀和能量注入空间戒指,传说中,残忍霸道的搜魂**运行起来。

    居然还有点儿舒服的感觉,宛若进入一个世界,开始新一轮的生活。无数记忆飘过,清晰的不清晰的,重要的不重要的,详细的不详细的,汇聚成一条条源代码,记录到沈越的大脑深处……

    就像是生物芯片植入一样,沈越感觉到无比的充实,喜怒哀乐,仿佛过完了一生。

    好久好久,沈越这才从秘术中恢复过来,封印好、收好、藏好,拍拍灰尘,出去了。

    他需要走走,他需要静静,如此多的记忆,他得好好消化一下。即便有的理解不了,但记录下来,将来必定受益无穷。

    可以说,再搜魂几次,加深记忆,他沈越就是个加强版的“重生聂离”了。如果运气也能叠加,那究极体说的就是他沈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