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妖神记之沈越传奇 > 第一章 我永远喜欢肖凝儿
    时钟滴滴答答,一刻也不停歇地顺时针转动着,似乎是人类的死敌,奋力灭杀着一切,泯灭众生。

    莫潇焱脑袋昏沉沉地,看上去整个人恍恍惚惚地,旁人却是不知道,他的灵魂飘飘荡荡,似无处安放呢,又似乎是在契合这道年幼的躯体。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有些吵闹,令人十分烦躁,尤其是对于莫潇焱这种刚刚穿越、夺舍、需要休息之人。

    昏睡良久,他的眼睛才缓缓睁开一条缝,柔和的光线透露出,这是白天的情报。稍稍清醒了一点儿,下意识地瞄了一眼近点,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是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难道是在梦游中吗?”他一直有个不大不小的毛病,就是会在深夜里大喊大叫,梦话的那种,偶尔,所以梦游什么的,也不值得什么大惊小怪的。

    “睡梦也会觉得不舒服么……”似乎有点麻了,莫潇焱伸出手打算换个姿势继续做他的美梦去。

    可是,左手似乎触碰到了某个了不得的禁忌了,柔软顺滑的。潜意识中,人总是好逸恶劳地,既然如此舒服,那也就抓住不放了,体验一下,再体验一下下。不但不能放手,还要,还要防止它溜走,那就是紧握不放咯。

    “呀!”只见那小兔子一触就反应过激了,缩到一旁,然后……

    “啪!”清脆地声响划过,但是却没有人关注,莫潇焱的脸颊却是扎心儿疼,在他有限的光阴里,可还从来没有人打过他,更不要说打脸了。

    没想到…没想到第一次就这么…这么草率地献了出去,这个,他可是打算就给他未来妻子的呀。

    但是为什么没有人关注呢,奇怪?原来,是被另外一个更大的声音覆盖了,似乎是最后座传来的,那句“沈秀导师,我有问题”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

    没有前来凑热闹,还好,还好,没人发现他的羞耻宣言,脸还没有丢大。

    “什么,自己居然能够感受到疼痛,这不是在做梦么?”诧异了,低语中,还有更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莫潇焱发现,发现他的手变小了,皮肤似乎也更加白嫩。

    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环绕一下四周,映入眼帘的教室,再一次震惊了他。

    “这…这是一间教室!”信息无误,他确定无疑。

    “自己不是周末在B站修仙刷动漫《妖神记》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惊愕的表情出现在脸上,无一丝一毫的伪装。

    “哼!”

    寻着娇羞地怒气声,在他的左侧,一个座位上半转身、双颊微红,一脸羞愤地紫发少女瞪了过来。

    紫色的秀发披落到腰,飘逸自然;宝石般湛蓝的双眸,水灵而又充满智慧;青涩地身体已显凹凸玲珑,五官精致。

    这不就是大号手办“叶紫芸”么,那个似乎人气刚不过女二肖凝儿的妖神记女主角。

    妖神记?叶紫芸?肖凝儿?

    莫萧焱深吸一口气。

    倏然起身,抬起头来,目光越过光辉之城主女儿,视线来到那个梦寰萦绕的少女面前。

    遥遥相望,那是一个茶色秀发的单马尾。

    少女的眼睛很大,湖蓝色的双眸就像千里之外的北极南极那样寒冷;

    少女的身材苗条,胸中挺立的双峰宛若耸立于齐鲁大地的泰山那样挺拔。

    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目向末排的面部回转过来,目光交汇。

    确认过的眼神,在这一刻,他的身影,清楚明了地刻印在她的眼眸里;同样地,她的轮廓,也淌过心扉。变成记忆中的定格动画,莫潇焱希望,这一刻,是永恒。

    嘴角蠕动:“肖凝儿……”

    他微微一怔,那B站安利的台词不经大脑,似乎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一种本能,脱口而出:“我永远喜欢肖凝儿!”

    ……

    才见聂狂人,又见沈表白,今天真是个神奇的日子。

    教室里猛地安静了下来,那些还在围观口出狂言聂离的吃瓜群众,纷纷哑然望来,大家都想瞧一瞧这位色胆包天的勇者!

    回转面向只是一瞬,寂静也是一会儿,接着,便是热烈的鼓掌声、欢呼声,这些起哄的声音,轰然汇聚,严肃的教学班,立马变成欢乐的海洋!

    人民群众不仅仅缺少物质需求,更是缺少精神需求,毕竟,大部分童鞋,被欺压得已经够久了。

    与大家的欢乐不同,坐在另一排的肖凝儿可就没那么逍遥自在了。

    作为当事人,对于“莫潇焱”的当场告白,她先是惊讶地睁大眼睛,小嘴微张,想不到啊,想不到啊,居然还有这种人,学堂上公然示爱,她表示牛批牛批。

    随即那绝美的容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变润,就如同乙烯催熟西红柿那样,直达颈部。

    这时候还只是害羞和害臊,或许还有点儿欣喜和窃喜吧,有人喜欢毕竟是件好事。不过,最后,在老师和同学们目光的探寻下,肖凝儿赶紧脱离对视,转过头、回过身,低下头去,数羊,这次,说什么也不会抬头的。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数数地招数似乎不管用了,她在害羞和害怕中,甜甜蜜蜜的……

    看着心有不甘、有所气恼的叶紫芸,导师沈秀若有所思,这是欲擒故纵么,有那么点意思了。

    她还以为这是沈越追叶紫芸耍出的小手段呢,臭小子,终于有点儿长进了,此计不错。她嘴角微微一翘,表示赞赏,那是对后辈的关怀。

    不过,关照归关照,规则还规则,该惩罚的时候还是要惩罚的,不然何以服众?这点儿道理,作为光辉之城三大家族的神圣世家的精英子弟,还是知道的。

    “聂离!沈越!你们两个,真是反了天了,课堂上自己呼呼大睡也就罢了,大喊大叫,调戏女同学,成何体统,不知道浪费大家的时间就等于谋财害命么,都给我到最后一排去,站着反省反省!”导师沈秀演技爆发,一出场便击退主角。

    “打扰了!”

    只能做到这样了,向大家低头是不可能向大家低头的。

    不是有句话叫“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吗,这个世界,莫潇焱决定做这样的人。谁也不能背叛他,否则,顺之则昌,逆之则亡,向后排走去的时候,他下定了这个决心,做出了决定。

    “自己居然也赶上穿越了?”站着还是不太习惯,终究是太累人了,得靠在墙上,这才舒服多了。也不需要去听什么课,静下心来,眯上眼睛,大脑才会发散思维,创造创新,说白了就是胡思乱想。

    “妖神记?沈越?没想到居然穿越成了主角第一个KO的人形小怪,神圣世家的二少爷沈越。”

    “说起来这个沈越、这个神圣世家也是够悲催的,在最初的剧本,沈越的未婚妻,女一叶紫芸被聂离绿了,他哥哥沈飞的未婚妻,女二肖凝儿也被聂离绿了,完事之后整个家族都被聂离给屠了,惨啊,太惨了,真是太惨了!也没多少这样的坏蛋了。”

    对于神圣世家,莫潇焱没有特别大的恶感。当然不单单是“胜者王侯,败者贼寇”这样的马后炮。实际上,单单以结果论,聂言没有重生的初始世界,神圣世家这么做也是无可厚非的。

    实际上也确实如此,光辉之城无人能敌妖主,便选择投靠。那是知道不敌,至少能够保存一部分实力,为了家族的延续,为了人族的未来,这么做也是无可指摘的,毕竟玄幻世界,九世之仇,尤可报也嘛。敌对方不满,当然也就避轻就重,宣传自己是正确的一方落。

    不过,自己穿越到这样的家族,这样的身世,与主角聂离那是铁定的仇敌呀,血海深仇的那种。

    这聂离可了不得了,不知道活了多少年老怪物重生,重生归来才几天,就直接由废物进阶青铜妖灵师,又过了几天,就是白银……给他一个月还是几个月什么的,直接就传奇妖灵师了,光辉之城已知的最高修炼等级。

    与这样的人为敌,真的明智吗,要不就握手为和得了?

    想到这里,沈越(以后的莫潇焱,妖神世界我们就叫他沈越吧)呻然一笑,讲和,怎么可能?就算他同意了,自视清高的神圣世家也不可能是低头啊,那老子天下第一的聂离,是更加不可能放下的了。

    难啊难,看来,也只有走那条路了,瞥了一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叶紫芸的聂离,沈越冷眸一闪。

    思维如风,放飞自我后。一会儿想到如何攻略妹子,一会儿又想到抢主角资源,又一会儿想着寻找回家的路,这样东一榔头一点西一榔头一点的,太混乱了。

    一切计划也只是计划罢了,何况这还只是想法,就是连计划也算不上。想到这里,沈越赶紧罗列出那些能够想起的记忆,加密存储起来,避免遗忘,遗忘就追悔莫及了。

    课余时间很快就到了,魅惑导师沈秀轻拍沈越的肩膀,柔声说:“下次可不许这样调皮了,尽管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但也要小心过犹不及、适得其反哦!”

    这是鼓励的意思?

    我是谁?我做了什么?她啥子意思?

    沈越一脸懵逼。

    可恶的小鬼,现在还给我装,真是,真是太可恶了,“哼!”,她便出去了。

    深吸一口气,考虑到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做好心理准备,整理衣服放松放松,回到了他的座位上来。

    “现在,我莫潇焱就是沈越,沈越就是莫潇焱了!”

    “还有,我永远喜欢肖凝儿!”

    城主女儿什么的一边去吧,单马尾才是真爱,有料才是王道!这也是他为什么喜欢霞之丘诗羽、喜欢李沐子的原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