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星际神级佣兵 > 第八章 帝王绿
    “没事,玩玩而已!”步石满不在乎的说道。

    这件石头也就一千多星币,即便真的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对步石来说,也不是不能接受,就像他说的,仅仅是玩玩。

    不过这个时候,传来了一个令人讨厌的声音:“哈哈,哪里来的外行啊,竟然敢买蒙头料?”

    这话立刻惹得那些卖蒙头料的店主对他都是一阵怒视,你小子不买就算了,这是来砸场子了吧?

    说话的人是个油头粉面的家伙,看到这么多人都用愤怒的眼光看着他,立刻就怂了,急忙指着步石说道:“我只担心他的石头对不起他的星币。”

    这人看的出来,眼前这一老一少是佣兵,不过这可是玄天域的飞船,是严禁动手的,玄天域的规矩很严格,就算是太叔氏的人犯了错也要被惩罚!

    所以这油头粉面的年轻人才有恃无恐,敢挑衅两个佣兵,要是在辐射区或者其他秘境,没有规矩限制的地方,这货绝对是能屈能伸的典范,比谁都像孙子。

    “这可石头是不是对得起我的星币,跟你这样的人又有什么关系呢?我愿意花一千多星币买一块普通石头,不行吗?”步石没好气的说道。

    油头粉面的人立刻被呛的不行,他怀疑眼前的人不是佣兵,也是个公子哥!佣兵不都是头脑简单,武力强大么?遇到这样的挑衅,不该是勃然大怒呢?

    在油头粉面的年轻人的计划里,应该是他挑衅,两个佣兵大怒,接着两个佣兵被激怒当场解石,弄出来一堆垃圾,再遭到这里所有人的嘲笑么?

    只是剧本有些不对,现在这个佣兵这么一说,反倒是他像个笑话了,是啊,人家乐意花一千多星币买一快普通石头,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你,你……我看你也没有任何信心开出好东西来!”油头粉面的年轻人自己倒被气的不信,手都有点颤抖了,此举成功赢得了一片嘲笑。

    “你敢让人当场解石吗?”油头粉面的年轻人不甘心的再次叫了起来。

    步石把石头扔给了太叔良:“你来帮我解石吧!”

    “我?能行吗?”太叔良对自己手艺并不是很自己,疑问道。

    “有什么不行的,你不会也想这个娘们一样的人,一千多星币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步石随口说道。

    周围的人看了一眼油头粉面的人,再想想步石的描述,觉得很有道理,都哈哈大笑起来,把油头粉面的年轻人气的几欲暴走。

    “哈哈哈,刚才不说还没注意到,现在一看,真的像个女人啊!”

    “没错,头一次看到这样的男人!真是难以置信啊!”

    “你们笑什么笑,有没有点同情心啊,我笑的都快直不起腰了!啊哈哈……”

    ……

    这些嘲笑声让油头粉面的人脸色黑的像锅底,无奈嘲笑的人太多,就算是对骂,他也没有任何的胜算可言,只好用仇恨的眼神看着步石和太叔良。

    当然步石并不在乎,这样的垃圾,步石才不会放在眼里。

    太叔良找了店里的几个人帮忙,把石头固定起来,太叔良解石还是有点经验的,解石比较重要的是经验,太叔良玩的时间长,怎么也有不少的经验了。

    太叔良没有直接把石头切成两半,万一里面有翡翠,可就会造成巨大的浪费,虽然太叔良并不觉得这块小石头会有什么翡翠。

    最高明的解石师傅是将石头里面的翡翠完整的解出来,这样不管是雕琢玉石摆件还是镯子戒面都能达到最好的效果。

    太叔良对这个很有兴趣,先是围着石头看了几圈,让步石十分的不解,就这么一小块石头,有什么好看的?还用得着反复看来看去?

    太叔良看够了之后,先切了一刀,再用一台砂轮打磨机摩擦了一下石头,一些碎石被清理掉之后,露出了一些白色的丝绺。

    “雾!出雾了!”旁边的人惊呼起来,出雾代表有翡翠的可能性很大,油头粉面的年轻人顿时就是一阵难堪,不管里面有多少翡翠,显然这个幸运的佣兵都赚了,想到这里,他的脸上就感到火辣辣的……

    不过油头粉面的年轻人还是在心里强自安慰自己:不会的,有雾只是有翡翠的可能性比较大,这块石头一定不会有翡翠的!一定不会有的……

    油头粉面的年轻人在那里念叨个不停,让离他近的人都皱了皱眉,觉得这货是不是有毛病啊……

    太叔良继续解石,直到冒出一缕绿光之后,周围的人都是一片哗然,显然这个佣兵肯定赚了。

    一个穿着上好料子白袍的老头马上站了出来:“我出两万星币买这块石头!”

    油头粉面的年轻人再次嚷嚷了起来:“只是一点绿色而已,说明不了多少问题!”

    其他人都知道这货只是为了面子才这么说的,但也不算胡说了,一抹绿色确实不能代表里面有多少翡翠,太少的话,确实不怎么值钱。

    太叔良看向了步石:“还切吗?”

    现在已经赚了十倍的钱了,太叔良也不敢替步石做主,万一赔了,让他情何以堪啊!

    刚才喊话的老头也有点犹豫了,毕竟现在买了亏的可能性并不小。

    步石懒得和那货废话,挥挥手说道:“继续吧!”

    太叔良继续开切,在切了一刀打磨之后,人群沸腾了,这是帝王绿?!

    油头粉面的年轻人再次嚷嚷起来:“再切啊,说不定只有乒乓球那么大呢?”

    穿上好料子的白袍老头再次喊了出来:“我出五万星币买下这块石头!”

    另外一个蓝衫中年人开口道:“这块石头你五万星币就想买?我出六万!”

    步石看着油头粉面的年轻人,说道:“一万星币,你出一万星币,我就让他继续切一刀,出两万,我让他切两刀,你敢赌吗?”

    油头粉面的年轻人气急败坏的说道:“这是你的石头,凭什么让我出钱?这是什么道理?你当我是冤大头吗?”